翻譯千古事,得失寸心知(白立平)

金聖華教授有多部談論「譯道」的著作,如《譯道行》(二○○二年湖北教育出版社出版)、《齊向譯道行》(二○一一年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等;二○二○年伊始,金教授又出版了《譯道無疆》(浙江大學出版社),該書是浙江大學中華譯學館《中華翻譯研究文庫》叢書之一,分為「翻譯與語文」、「論名家翻譯」、「翻譯家訪談錄」、「附錄」等四輯。其中的「論名家翻譯」一輯收錄了六篇文章,金教授從「傅雷翻譯巴爾扎克的心路歷程」談到

更多

學術著作英譯之難(白立平)

近年來,中國政府積極鼓勵中國文化及文學走出去,以增強中國文化的軟實力。在這樣的背景下,不少中國學術著作也得以引介到海外。中國學術著作外譯的目標讀者主要是海外學者,譯作也理應是有參考價值的學術著作。不過由於以往中國學者從事學術研究的條件所限,加之當時中國學術著作的寫作規範與現今西方學術規範不同,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會遇到諸多難題和挑戰。《中國救荒史》這部學術著作的英譯者高劍嫵博士在翻譯中就遇到了諸多困難

更多

梁譯莎劇的上演(白立平)

梁實秋先生(一九○三─一九八七)是著名的文學家、翻譯家,曾用三十七年時間(一九三○─一九六七)譯完了《莎士比亞全集》,是第一位完成莎翁全集中譯的中國人。不過,梁譯莎劇上演的記錄並不多。 梁實秋自一九三六年完成了《威尼斯商人》、《奧賽羅》、《丹麥王子哈姆雷特之悲劇》(商務印書館出版)等譯本。時任國立戲劇學校校長的余上沅先生(一八九七─一九七○)於次年在南京導演了梁譯《威尼斯商人》,一九三八年又於重慶

更多

吳宓的翻譯觀(白立平)

一百年前的五四新文化運動倡導者主張白話文、西式標點符號,並抨擊以儒家思想為代表的中國傳統文化,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然而這些主張並不是得到了所有人的擁護,吳宓(一八九四─一九七八)先生就是一位提出了不同觀點的學者,其翻譯觀與文藝思想一脈相承。吳宓是《學衡》雜誌創辦人之一,長期擔任該雜誌的主編,在該刊發表了大量的論著及譯作,是「學衡派」的重要代表。《學衡》雜誌於一九二二年一月在南京東南大學(今南京大

更多

從《彩夢世界》談英詩中譯(白立平)

拙文〈詩詞翻譯之難〉在去年《明報月刊》十一月號發表後,一位愛好詩歌的讀者給筆者寄送了自己喜愛的詩詞譯作,還在信中說希望能繼續讀到有關詩歌翻譯的文章。承蒙這位熱心讀者的支持和鼓勵,筆者在此繼續討論詩歌翻譯的問題。上次談的是中詩英譯,這次就以金聖華教授翻譯的《彩夢世界》(Colours: Poems and Drawing)(二○○八年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為例說說英詩中譯。詩歌與其他文體相比,一個重要

更多

詩詞翻譯之難(白立平)

詩詞是最難翻譯的一種文體,這是因為詩詞不僅講求內容的美,還講求形式的美,而中英兩種語言和文化有巨大的差異,要將內容和形式的美在中英兩種語言間轉換,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正如美國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Robert Frost)所說:「詩歌就是翻譯中失去的東西」(Poetry is what gets lost in translation)。英詩中譯已經困難重重了,對於母語不是英文的中國譯者來說,中詩英

更多

「但得蜜成甘眾口,一身雖苦又何妨」──金聖華教授《披着蝶衣的蜜蜂》評介(白立平)

宋人姚勉有這樣讚美蜜蜂的詩句:「百花頭上選群芳,收拾香腴入洞房。但得蜜成甘眾口,一身雖苦又何妨。」《披蝶衣的蜜蜂》這部著作正是金聖華教授在文學和翻譯園地「百花頭上選群芳」的結晶,「但得蜜成甘眾口,一身雖苦又何妨」更是她幾十年如一日辛勤勞作的真實寫照。 成長過程中的親情與友誼本書分為「成長」、「親情」、「友誼」、「文藝活動」、「著作序言」五部分。在「成長」部分,金教授憶述了自己從童年起就與文學和翻譯

更多

翻譯與中國文化「走出去」 (白立平)

中國歷史上有幾次重要的翻譯大潮,比如從東漢到宋朝時期的佛經翻譯、明末清初的科技翻譯、以及清末民初時期的文學與社會科學著作的翻譯,主要是以外譯中,即把外來文化翻譯為中文為主。在中國翻譯史上當然也有翻譯中國文化到海外的情況,比如理雅各(James Legge)、亞瑟.偉利(Arthur Waley)等人翻譯了不少的中國經典著作,但與外譯中相比,中譯外所佔的分量非常少。隨經濟的飛速發展和國力的不斷增強

更多

港鐵內的廣告翻譯 (白立平)

香港是商業城市,每天乘搭港鐵,我都會看到林林總總的廣告及廣告翻譯。每當見到精彩或有趣的廣告翻譯,我都會順手用手機拍下來。去年聖誕節期間我在東鐵線的一節車廂內拍到一則宣傳支付寶的有趣的廣告(圖一):「用咩俾錢好 Let’s支付寶」。這則廣告用了廣東話的「咩」和「俾」,有着濃厚的香港味,「Let’s」 是英文,因而還夾雜有一點洋味。另外,「好」與「寶」押韻,讀來也比較上口。雖然

更多

為君難與為譯難 (白立平)

自雍正皇帝開始,紫禁城的養心殿成了清朝處理國家政務的場所,也成了皇帝冬天的寢宮,相繼有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等八位皇帝居住於此。「八代帝居:故宮養心殿文物展」去年曾在香港文化博物館舉行,香港市民不用去北京就可以置身於大清皇帝曾經辦公和生活過的宮殿,目睹他們曾經使用過的物品。故宮雖已去過兩次,這次機會我也不願錯過,不過,由於「職業病」之故,除了欣賞文物之外,我也會格外留意博物

更多

法蘭克福機場的「神翻譯」 (白立平)

首先要解釋一下,題目中的「神翻譯」是一個網絡用語,字面意思是「神一樣的翻譯」,可以指不符合規範的「雷人」的翻譯,不過在這篇文章裏,「神翻譯」不含貶義,「神」甚至有神來之筆之意。 今年暑期去波蘭的克拉科夫(Crakow)參加研討會,途中在德國法蘭克福機場轉機時,見到機場候機處有無數廣告,令人大開眼界。首先讓人感到新奇的是,在這個德國機場,絕大多數的廣告牌上居然沒有德文,而只有中文和英文。廣告多是推銷

更多

字幕組的翻譯 (白立平)

在這個網絡時代,浩如煙海的資訊每天都通過不同媒體,以不同語言、不同形式呈現在我們面前,譯者發揮着愈發重要的作用,也面臨着前所未有的挑戰。嚴復說︰「一名之立,旬月躑躅。」毋庸置疑,這樣的翻譯態度在今日依然非常重要,翻譯一些重要著作時依然要字斟句酌。但對於大量的並不會像莎士比亞著作那樣流傳千古的文字,我們的目的也只是了解其大概意思,就難以做到(也沒有必要)用「旬月」的時間來推敲「一名之立」;而能夠在保

更多

銜接與翻譯 (白立平)

記得上大學時選修了一門課,名為「話語分析」(Discourse Analysis),推薦書目裏有一本是《英語的銜接》(Cohesion in English, 1976, Longman Group Ltd.),作者是著名的語言學家韓禮德(M. A. K. Halliday)與哈桑(Ruqaiya Hasan)。那時覺得這本書十分枯燥,味如嚼蠟,難怪教授打趣說,最好在晚上睡不着覺的時候拿來看,因為

更多

「利是」的英譯 (白立平)

翻譯不僅可以輸入外來文化,也可以豐富譯入語的詞彙。在中文,有大量通過翻譯而輸入的外來詞,比如「博客」(blogger)、谷歌(google)等。中文如此,英文亦然。本文就談談「利是」一詞的英譯及其接受的情況。 逢年過節「派利是」是中國人的傳統習俗。「利是」又稱「利事」或「利市」,是中國文化特有的詞彙,屬於文化特有詞(culture-specific term)。《辭源》對「利市」的解釋為:「一、貿

更多

「化」與「訛」 (白立平)

錢鍾書先生在《林紓的翻譯》一文中對翻譯標準有非常精闢的闡述,他認為文學翻譯的最高境界是「化境」——譯文「能不因語文習慣的差異而露出生硬牽強的痕,又能完全保存原有的風味」,這樣的譯文「對原作應該忠實得以至於讀起來不像譯本,因為作品在原文裏決不會讀起來像經過翻譯似的」。臻於「化境」的譯文實為「信達雅」三者兼具的最理想的譯文。但要達到「化」談何容易,實際的情況往往是「化」無法企及,「訛」卻不期而至。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