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血案的反思(苗延琼)

二○一七年九月十七日星期六下午,我應邀出席了小西灣社區會堂的一個講座,主講「身心健康、快樂城市」的精神健康內容。講座完畢,我乘搭小巴打算回到柴灣地鐵站。路經柴灣公園時,小巴剛好在紅燈前停下,想不到我近距離目睹了驚人的一幕:一位臉孔發紫、長髮披面、滿身鮮血、奄奄一息的妙齡女子被抬上救護車!救護人員正趕緊替她做人工心外壓。我滿懷疑惑:究竟這女子是因為車禍而身受重傷,還是自殺,應該不是被人襲擊吧?到家看

更多

宅男宅女 (苗延琼)

說實話,我家正正就是有一個「宅男」。我的大兒子除了上學和工作之外,就是躲在家玩電玩和上網。兒子已經是一個成人,父母不容易去改變他。不過最近發覺他放工後天天去游泳。「你好像改變了生活習慣!」我好奇地問他。「是啊!很多人都說我最近肥胖了不少,我自己也覺得很容易疲倦,之前一整年我都不願外出,原來人是有惰性的。我感到晚上雖然很疲倦,但腦袋緊張靜不下來,晚上也睡得不好,影響日間工作,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兒子

更多

人格障礙與形態 (苗延琼)

一個人的「性格」,包括了他的思想、感受及行為。大部分人在十多二十歲時,已經因為先天遺傳加上成長經歷,形成自己的性格。性格在我們往後的人生中,成為思想、感受及行為的基調。有些人的性格會令他們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難以跟別人相處。為此他們自己和跟他們相處的人,都會充滿困擾。若然是那樣子,他們便可能有人格障礙。根據美國一份大型的統計,社會裏大約有十分之一的人患有人格障礙。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精神疾病診

更多

玉梅的困局 (苗延琼)

張玉梅今年四十多歲,結了婚十多年,幾年前跟丈夫離婚,他們沒有孩子,丈夫是專業人士,而玉梅只有高中程度,婚前她也做過幾年文職工作,婚後就放棄了工作,做家庭主婦。二人的想法越來越不同,影響了夫妻感情。玉梅一直懷疑丈夫有外遇,她經常為了芝麻綠豆的事跟丈夫吵架。事實上丈夫根本沒有空找女朋友,因為他的工作很忙,放了工後又要趕回家做家務。至於玉梅,她整天只是懶洋洋地上網、看電視和睡覺。丈夫忍不住找玉梅的大姊訴

更多

正視抑鬱症 (苗延琼)

二○一六年八月的一個早上,微信的同學群組傳來噩耗:女外科醫生張睿珊在家墮樓身亡。張睿珊留下遺書,內容透露工作壓力、情緒低落等。我本身不認識張睿珊,但我有不少同學同事都認識她,讚揚她是一個醫術精湛,與同事和病人關係良好的醫生。張睿珊仕途一帆風順,大家不明白為何她會尋死。其實抑鬱症是一種漸趨普遍的情緒病。據統計,本港已有超過三十萬人患上抑鬱症。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顯示,全球抑鬱症患者超過一億人,但只有

更多

「小燈泡」事件的反思 (苗延琼)

四月份台北的「小燈泡」被斬頭事件(一名年約四歲的劉姓女童──人稱「小燈泡」,在環山路騎單車玩耍時,慘遭三十三歲無業男子王景玉揮刀狂斬,當場身首異處慘死)令人感到十分驚震。兇徒無業,有吸毒前科,曾住過醫院,最近沒有複診紀錄。據報兇徒事後胡言亂語,甚至自稱皇帝。至於目擊事件的劉媽媽,她說兇徒沒有理性,所以立什麼法,如何處置也不能確保案件不會發生,她反而把焦點放在教育和家庭上。家庭和教育一定是根本重要的

更多

自我應驗預言 (苗延琼)

自我應驗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sy),這名詞是社會學家羅伯特.默頓提出的一種社會心理學現象。這個現象的定義是,人們主觀的預言期望,就算是沒有客觀事實的根據,都會影響人的行為,以至預言期望最後得以實現。預言期望和行為之間產生的各種正反作用,就是應驗預言成真的關鍵。 小玲今年二十多歲,樣子清純,留著一頭長髮。她中學畢業後,就在政府部門任文職工作。小玲有哥哥和姊姊,她是家中老

更多

醫生,你能醫好我嗎? (苗延琼)

  最近,跟一個腫瘤科的同事餐敍,談到一個共同病人。那位中年男人既患上肺癌,又患上抑鬱症。我問同事:「你對病人的情況樂觀嗎?究竟醫生如何斷定病人能活多久?」同事回答:「病人能否痊癒,能活多久,一般根據以下四個條件決定:第一,癌症的診斷——是什麼部位、什麼種類的癌,是屬於第幾期;第二,病人對治療的反應;第三,時間的觀察,看看病症的發展走勢;第四,病人自己的體質和精神狀態。」  有些癌病的治癒率很高,尤其是發現得早,例如甲狀腺癌和鼻咽癌;有些則很低,例如胰臟癌。其實同事所根據的四個條件,也能應用到精神科上。  第一,病症的診斷。假如病人患的是驚恐症、抑鬱症,一般都有頗高的治癒率。病人若患了思覺失調、躁鬱症等,治癒率就各有分別,但可以算是中等。病人若患上強迫症、廣泛焦慮症、創傷後壓力後遺症、酗酒等,治癒率一般就屬於低至中等。若病人患的是性別取向或認同問題,可能就根本無法改變情況。  為什麼不同診斷,會有這樣大差距的治癒率呢?首先,這牽涉精神問題的「深度」。「表面」的問題很容易用藥物或心理治療改變,甚至治癒。不過若問題牽涉很強的生物性,而不僅僅是因後天環境因素而導致大腦的功能失調,或因過度學習而得的習性,就不容易改變。其次,是問題背後的信念,那個信念越容易被證實,就越難反證。例如強迫症的病人怕細菌感染而生病,要不斷洗手才能安心,所以永遠不會知道不這樣洗手也不會生病。  第二,病人對治療的反應。有一些病人,就算是患了思覺失調,也能「藥到病除」,經過一段短期治療,就沉痾頓癒,重投學校和工作崗位。相反,有一些抑鬱症的病人,卻「藥石無靈」,背後的原因當然很多,但有些情況卻真的令人費解。  第三,時間的觀察。有些病人早期對治療的反應很好,但復發後病況就變得棘手,甚至惡化,變成痼疾或慢性病。此外,有一些情緒病,會「轉症」。根據統計,大約有十分之一的單向情緒病會變成雙向情緒病,青少年中,有六分之一患抑鬱症的後來演變成躁鬱症。  第四,病人的體質和精神狀態。好的家庭支援和社交網絡,對患者能否痊癒所起的作用是舉足輕重的。此外,病人若積極樂觀,有良好的生活習慣,例如經常運動,勇敢並耐心地面對壓力,那麼他的治癒率就十分高,就算不是完全痊癒,也能與疾病「和平共處」。  人是萬物之靈,治療過程當然也包括了人的靈性向度。人生的信念是什麼?正如Dr. Viktor Frankl說,人若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受苦,苦難的意義是什麼,就幾乎能忍受所有的痛苦。所以,病人深層的信仰與信念,也是治療的關鍵。  所以,當病人問「你能醫好我嗎」,這其實是不容易回答的問題。有時候,當病人對治療失望時,不只病人不好受,連醫生都會感到無助。病人可能對治療抱有太高或不設實際的期望,醫生知道有些情況,病人的配合對治療十分重要。有些病人的情況可以輕易改變,「藥一上腦,病就會好」,有些則不是那麼輕而易舉。   經驗累積的智慧,使醫生能找出對應的良方,努力幫助病人積極改變,並且康復;同時,也懂得分辨哪些情況是屬於深層甚至是靈魂上的問題。就如《寧靜禱文》中所說:上帝啊,求你賜我勇氣去改變我們可以改變的,有胸襟去接受我們不可改變的,並有智慧知道兩者的分別。  (本欄由黃岐、苗延琼、楊日華、尹浩鏐撰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