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建築師夢與一個環保夢──專訪環保建築師葉頌文(葉國威)

約了葉頌文下午二時,我早了十分鐘到,心想即使他午飯未回,也會有員工開門給我吧。豈料大門打開,嚇了我一跳:開放辦公室有一張長枱,葉頌文坐在主席位,其他同事分坐兩側,他們不是開會,是在吃午飯—不是外賣,長枱的正中間有碟有煲,家常小菜。「你的招聘條件,是否一定要有廚藝?」我們到九龍灣建造業零碳天地(CIC-ZCP,下稱「零碳天地」)做訪問,沿路閒談時,我這樣問。「也不是。」葉頌文笑說:「我們輪席每人負責

更多

用遊記打開國際關係之門──訪問沈旭暉(葉國威)

「我很喜歡去旅行,但未至於非常沉迷,可是我也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希望能環遊全世界的所有國家,到現在就去了大概一百二十個。」如果要在「字遊天地」專欄中介紹沈旭暉所有去過的地方,要花十年時間。「字遊天地」,是「寫作x旅遊」,「字遊天地」加上沈旭暉,就是「寫作x旅遊x國際關係」,在沈旭暉告訴大家這一百二十個是什麼地方之前,我們從遊記閱讀說起。 從集郵開始人人都喜愛旅行,但未必個個都喜歡寫遊記;會寫遊記的

更多

關於金庸──倪匡、潘耀明對談(葉國威 整理)

日 期:二○一八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地 點:倪匡北角寓所人 物:倪 匡、潘耀明 潘耀明(下稱「潘」):你是什麼時候認識查生的?倪匡(下稱「倪」)﹕我認識查生是董千里等人介紹的。他們很早就認識查生了,一九五五年查生寫《書劍恩仇錄》時已經認識的了。我就是一九五七年來香港,那時還沒有認識他,大概在一九五九年左右吧……潘:這一年《明報》創報了。倪:沒錯,他辦《明報》,一九六○年又辦了《武俠與歷史》,《武俠與歷

更多

特輯:「波友」高錕(余濟美 口述、葉國威 筆錄)

我第一次跟高錕校長見面,是在二十五年前的一九九三年。當時我還在美國教書,適逢休假,就決定到香港中文大學做訪問學人。大概在開學時,他邀請新上任的教授到他的家「漢園」飲茶。當時我想,第一次見校長,想當然地,不是在辦公室就是公眾場合吧,哪會想到是在他的家?所以,高錕校長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很親切。我們一行大約二十人,有專車接送,那是一個小型的下午茶聚,氣氛輕鬆。席間,高錕很關心研究,問大家的研究項目是什麼

更多

孜孜不倦的藝術家──悼念沙葉新(高志森 口述、葉國威 筆錄、整理)

人們認識的沙葉新,有很多面向。但我跟沙葉新之間的溝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藝術,是戲劇。認識沙葉新,始於一九九三、九四年左右。那時我剛做完《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舞台劇,由鄭黎明女士介紹我們相識的。她是吳綺莉的母親,當時我找吳綺莉演出《南海十三郎》,從而認識了鄭黎明,之後她就介紹沙葉新和我認識。我當然一早知道沙葉新是誰,他的《假如我是真的》很有名,《尋找男子漢》也有香港的劇團做過。我還記得第一次見面,

更多

特輯:諷刺與同情──專訪《中英街1號》導演趙崇基(葉國威)

「我知道拍這題材很冒險。」趙崇基導演這樣說。電影《中英街1號》,上半部分以一九六七年發生的「六七風暴」為時代背景,下半部分則發生在未來的二○一九年,描寫香港歷經雨傘運動之後。無論「六七」還是「雨傘」,都是電影創作的禁區,多套相關題材的電影都未能在戲院上映,但趙導演仍然無畏無懼。「對我來說,故事打動我就可以了。我純粹用說故事的人的心態去寫。」 立場先行電影上映後,坊間出現不少爭議,都是有關電影的立場

更多

「南方」與「主權」 (葉國威)

有關中國歷史科,近日在香港亦引起了不少爭議。事緣《有線新聞》得到一份教育局的課本評審報告,報告要求今年歷史課本修改部分一向沿用的字眼,如「香港位於中國南方」、「中國收回香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內地」和「中國堅持收回香港主權」,被評為「措辭不恰當」;「中共一黨專政」則評為「用字不當,概念不清」;「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則被指為上下兩句沒有因果關係,易招錯誤理解。修改自然引來政

更多

笑靨生輝撼宇宙—專訪丘成桐談霍金 (葉國威)

記者(下稱「記」):您是怎樣得知霍金教授逝世的消息?有什麼感受?丘成桐(下稱「丘」):我是在三月十四日中午,媒體問及才得知這個消息的。我與霍金教授經常合作的同事佩里教授(Malcolm Perry)和楚明格教授(Andrew Strominger)十分熟悉,經常跟他們談及工作,所以這個消息對我來說非常震驚,也十分傷感。記:您跟霍金從什麼時候開始認識?丘:第一次見面在一九七八年九月一日,他邀請我到劍

更多

大浪淘沙,只見真金:專訪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 (葉國威)

「全世界很多地方都覺得一國兩制成功,如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二十三年評香港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標準普爾把香港的評級仍然維持『AAA』的最高級別,可是有些香港人卻覺得一國兩制失敗了。」香港特區首任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對此不無慨歎。回歸二十年,梁愛詩跟十年前一樣,認為一國兩制已經成功落實了。可是,國教風波、佔領運動、政改觸礁、港獨思潮,香港近十年歷經的風浪更大,一國兩制何言成功?「任何新事物都會受到挑戰,有

更多

中國與中國夢:專訪歷史學家章立凡 (陳 芳、葉國威 訪問、梁世杰 整理)

去年十一月,章立凡來香港出席本刊五十周年誌慶酒會與座談會,之後我們相約在香港中文大學做了一個詳盡專訪。章先生對中國問題、香港問題、國際形勢侃侃而談,觀點獨到、清晰,現整理成文。--編者 問:最近六中全會談「習核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您在一個訪問中說,習總的任期會超過十年,何出此言?章:因為已經沒有退路,所以才走至這一步。大家時常將習先生與毛澤東作比較,認為二人很相似,我則覺得習先

更多

記慶祝酒會與晚宴 (葉國威)

十一月一日.酒會《明報月刊》五十周年慶祝酒會,香港文化中心,二○一六年十一月一日,傍晚。酒會在四樓,嘉賓都要在大堂乘升降機。當升降機門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幅長長的布景板,上面除了「《明報月刊》五十周年慶祝酒會」的大字,還有數不清的《明報月刊》封面圖,整齊排列。「五十年的封面都在?」「這裏只有最近十年以及今年一至十月號,共一百三十個。」「冰山一角啊。」封面圖背後,代表着深深的文化底蘊,從一九六六年

更多

從中國如何走向現代文明談起:專訪金耀基教授(葉國威、陳芳訪問,苗曉霞記錄)

陳芳:以金教授當年寫有關香港回歸的文章為例,身為作者,希望作品向讀者傳達什麼信息?金耀基教授(下簡稱「金」):關於香港回歸,我當年寫了很多文章。當時大概是一九八四年,中國與英國政府開始談判,我就寫了《有十三年,才有五十年》一文──假如這十三年過渡得不好,那以後的五十年就不樂觀了。陳芳:面對與香港市民息息相關的事,一個雜誌應該怎樣才能辦得好?金:在香港辦雜誌跟在其他地方沒有什麼不同,都很辛苦很艱難。

更多

編者的話

回憶總是美好的(彭潔明) 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一日入職明報出版社兼《明報月刊》,除了行政,也兼顧編輯工作。至今已二十年光景。二○一六年即將完結之際,一本在香港出版的綜合性文化雜誌《明報月刊》迎來創刊五十周年。此時此刻,才真真正正感受到時間匆匆。 與李天命結緣日月星河滿載着人生的喜怒哀樂。回首走過的日子,撣去記憶的灰塵,總有那麼多難以忘懷的人和事。當中有歡樂,有悲傷;有高潮,有低落;有衝勁,也有頹喪!

更多

「特首不能單純是公務員或商人」:立法會選舉後專訪葉劉淑儀 (葉國威 訪問、甄樸楦 整理)

二○一一年一月創黨的新民黨,在本屆立法會選舉中成績彪炳,三張競逐地區直選議席的名單:港島區葉劉淑儀、新界西田北辰、新界東容海恩,結果分別以得票六萬零七百六十、七萬零六百四十六和三萬六千一百八十三全部當選。新民黨所得票數,在建制派得票比例上,由二○一二年大概佔百分之十,上升至二○一六年的百分之二十。短短幾年,新民黨交出了亮麗成績表。人稱「葉太」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在辦公室接受本刊專訪,回顧這次選舉,

更多

只做新聞 不講假話:獨家專訪《文匯報》前社長張國良 (潘耀明、葉國威訪問、甄樸愃整理)

網絡上對《文匯報》前社長張國良簡介只有寥寥一百七十字,因為他從不接受傳媒專訪,外間對他知之甚少。是次應本刊邀請接受訪問,以「一些涉及政治和其他人的事情不好說」為底線,對歷史,對未來,對香港傳媒的看法,暢所欲言。已經退休的他,回望五十載新聞從業員生涯,將經歷分為三個階段,充滿精彩的人生經驗:例如擔任戰地記者時,兩次與死神擦肩而過;在新華社工作時期,頂住「六四」後「清查清理」的秋後算賬以致仕途不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