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孟小冬,有些文章講得太離譜了(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杜月笙的「五房」孟小冬,與家母「四房」姚玉蘭在性格上是兩條路子。孟小冬喜歡老派,特別是衣著飲食、生活習慣和禮節行為。每逢過年,我們兄弟姐妹、還有我們的子女,也就是兒孫輩,都要向家母和孟小冬拜年,並給他們叩頭行禮。叩頭以後,她們一定會給紅包,這是老禮節。所以,有的演員拜家母為師的時候,也要行叩頭禮,而家母也一定會給紅包,這是規矩,亦好像成了台灣戲曲界人人皆知的事情。家母與電影界的人也比較熟,而孟

更多

大年初一給杜月笙叩頭拜年(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我們以前過年很熱鬧。抗戰勝利前在上海的時候,我們兄弟姐妹每逢年初一,一定要到老公館,不是去過年,而是向家父拜年。我從來沒住過老公館,家母住在十八層樓七○六號房,前樓太太、二樓太太、三樓太太都住在老公館,而我和我弟弟、阿姨則住在老公館對面的奚家。 一定要喝蓮心湯那時候拜年,一定要叩頭的。家父坐在那裏,我們兄弟姐妹就叩頭,叩頭拜完年,家父會給每人一封紅包。抗戰勝利以後,家父不住老公館,老公館是二樓、三

更多

杜月笙最恨日本人(杜維善 口述、董存發 整理)

家父不喜歡外國人,不管是美國人、英國人、法國人都不喜歡,最恨日本人。他有這種仇視外國人的心理,不單是因為在租界裏看到了很多外國人欺負中國人的事情,還有就是章士釗(行老)常常跟家父談歷史,尤其是談到鴉片戰爭、英法聯軍做的那些壞事。所以家父很恨英國人,是行老給他「洗腦」了,他非常相信行老說的話。國民黨軍統局的戴笠很清楚,行老跟毛主席要好。那個時候行老在汪山,戴笠常常來汪山找家父,他們談話的時候,就有意

更多

杜月笙簽名書法都是代筆的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從未發表過的照片現在外面的雜誌、報紙還有網路,有很多家父(杜月笙)的照片,有的不是他來的,甚至有合成的。這張照片(見下圖),是家父第一次去香港辦護照時拍攝,那時候去香港要用護照,應該是他的第一張標準照吧!外面的人都沒有看過這張照片,看來很年輕,但什麼時候照的,就不曉得了。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家父的耳朵很大,所以外國人叫他Big Ear Doo,即大耳杜,老話兒講耳朵大,有福氣。照片背面有家父的名字「

更多

「刀切豆腐兩面光」:杜月笙晚年客居香港 (董存發)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六日,海上第一聞人、舊上海灘皇帝杜月笙,在香港撒手人寰,距離他六十四歲生日還不到二十四小時。他臨終前留下兩句耐人尋味的話:「大家有希望!」「死後不葬在香港,落葬在高橋。」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杜月笙的靈柩運抵台灣,次日,安厝在台北縣汐止鎮。自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七日離開上海,暫居香港。這期間,台灣的國民政府和大陸的新政權,都頻頻向他招手呼喚。去台灣,還是回上海?在台灣,他已經安置了

更多

杜月笙參與香港淪陷區抗日營救 (董存發)

  董存發訪問目前唯一健在的杜月笙兒子杜維善先生,講述一段歷史: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杜月笙與錢新之離開香港飛赴重慶。香港淪陷後,國民政府利用杜月笙的特殊勢力,動用飛機和輪船,營救困在香港的杜家親眷朋友和一些重要的抗日愛國人士。訪談中亦論及杜維善生母姚玉蘭事迹。——編者

更多

于右任與吳家元李裁法之命案  杜維善先生訪談錄 (董存發)

  六十年代曾經轟動台灣、香港的吳家元、李裁法命案,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沸沸揚揚、眾說紛紜,後來又波及國民黨元老于右任,而涉及此案的三位當事人都曾與當年的杜月笙家有深厚的淵源,特別是吳家元和李裁法。作者帶着疑問,多次走訪杜月笙第七子杜維善先生。杜先生根據自己經歷,提出了不同見解。——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