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舊書店 (鄭培凱)

復旦大學附近有好些書店,過去經常去買書,近幾年來行程匆匆,像打游擊戰似的,打一槍挪一個窩,根本沒有閒暇,也就不能悠悠閒閒逛書店,帶幾本心儀的書回家。還有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家裏的書已經堆成了災,連落腳之地都沒有,就像撿了頭流浪的聖伯納狗,怎麼帶進家門呢?你想,抱一摞書回到家,打開門之後,徘徊踟躕,無放書之處,豈不是給自己出了個大難題?客廳、飯廳與書房都是書架,臥室裏疊架屋都是書。書桌上放着電腦,旁

更多

香港的「非遺」 (鄭培凱)

香港特區政府最近公布首份「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涵蓋了二十個項目,其中有十項是新增的,另外十項是原本已經列為國家級非遺的項目。大家可能會問,聽起來似乎有問題,不合邏輯啊?說是「首份」香港非遺名錄,也就是以前沒有,這是第一次公布,怎麼「首份」之前,已經有了十項「原本」的項目呢?而且還是「國家級」的,聽起來不同凡響,應該是從香港地方非遺名單挑選晉級的重要項目,怎麼反而倒過來,先進了國家級名錄

更多

英千里老師 (鄭培凱)

我在台大讀書的時候,上過英千里老師的兩門課,一是「西洋文學概論」,其實就是西方古典文學概論,講的是希臘羅馬文學,二是「英國浪漫詩」,教的是十九世紀英國詩歌。英老師身體羸弱,講課卻很認真,中氣雖然稍顯不足,聲音倒是挺大的,而且一口「國王英語」﹙King’s English﹚,咬字明澈清楚,十分動聽。老師上課的時候,乘坐一輛私家三輪車而來,穿一身筆挺而稍微老舊的西裝,打着領帶,有點沒落貴族

更多

陸羽的姓名 (鄭培凱)

問陸羽姓什名誰,似乎是個無厘頭的問題。陸羽姓什麼名叫什麼,不是明擺嗎?茶神陸羽,姓陸名羽,寫過《茶經》,創製茶具二十四事,規劃發明飲茶儀式,是茶道的創始人,肇始了飲茶有精神境界的文化意義。且慢,事實卻沒有你想得那麼簡單,陸羽姓不姓陸,還真是個問題。《文苑英華》卷七九三《陸文學自傳》,極可能是陸羽本人寫的自傳,其中對自己的姓名、相貌與性格,刻畫入微,帶有一種旁人難以窺測的自嘲,外人很難描繪得如此傳

更多

暮春時節 (鄭培凱)

暮春時節是大自然的青春期,大地充滿了滋養,生命力充沛,好像每一塊石頭都有可能開花,每一片牆後都可能閃出令人驚艷的麗人。空氣中瀰漫着詩人的氣息,隨着柳絮飄飛,每一縷陽光從清晨開始,都散放出迷人的詩句。湯顯祖寫《牡丹亭·驚夢》,杜麗娘小姐晨起慵懶,披着晨褸走進庭院,看到的情景就是暮春的嫵媚:「裊晴絲吹來閒庭院,搖漾春如線。」深閨小姐因遊園而驚夢,多少也跟暮春的美景有關,花飛花落,牽動了少女的春心。杜麗

更多

早春西湖 (鄭培凱)

遠遠的,望見西湖葛嶺的方向,晨曦逐漸轉為明朗的天光雲影,保俶塔裊娜的身影也就益發的動人。保俶塔建於北宋初年,與雷峰塔遙遙相望,一千年來共同守護着西湖風光,直到民國期間雷峰塔倒掉,只剩下形隻影單的保俶塔,依然佇立在寶石山上,悵望着曾經鎮壓過白娘子的南山,不知何年何月還會再度出現遊湖借傘的風流韻事。十多年前杭州政府重建雷峰塔,恢復「雷峰夕照」的舊日風景,卻為了方便偷懶的觀光客,擴建了塔身,置備了直通塔

更多

有一種茫然的希望 (鄭培凱)

剛才大家提到文革始於一九六六年,同年,《明報月刊》和《盤古》在香港誕生,一九七二年,我在美國參與《抖擻》雜誌,這也是香港辦的雜誌。文革時期,不論在香港和海外,文化人對於整個中國文化以及中國前景,都感到十分焦慮。可文化人不懂做其他事,只能辦報刊發表意見。文革,實際上是中國近百年來激進向前發展的歷程中,最極端的展現,也是一個終結。從晚清發展到五四,文化人試圖突破傳統文化的封閉結構,其間受到西方文化的衝

更多

常州大麻糕 (鄭培凱)

到常州考察非物質文化遺產,當地的負責人老季說,一定要品嘗常州小吃,而小吃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大麻糕,其中浸潤了常州地方的市井文化,是地地道道的非物質文化傳承,已經名列江蘇省非遺名錄了。於是,晚宴之後,他就三令五申,告訴我們這批來自世界各地的考察團隊,明天早上千萬不要在酒店吃早飯,八點半他安排巴士,帶我們去品嘗常州小吃。來自美國與加拿大的民俗學家沒聽懂,頻頻回頭問我,明天早上不吃早飯?酒店不供應早餐?

更多

湯顯祖與莎士比亞 (鄭培凱)

一般人都知道,湯顯祖(一五五○—一六一六)是明代最傑出的戲劇家、文學家,甚至作為中國文化的一面光燦奪目的旗幟,比擬英國的莎士比亞(一五六四—一六一六)。一六一六年,東西方這兩位同為編劇的大文豪,連同西班牙的塞萬提斯(一五四七—一六一六),在同一年逝世,當屬歷史的偶然。然而,這個歷史偶然性,還是留給後人無限的想像空間,使我們在四百年後帶景仰的心情,共同紀念他們對人類文化的貢獻。湯顯祖的《臨川四夢》

更多

目中無人 (鄭培凱)

乘地鐵在九龍塘下車,跟著人潮往前,朝著出口走去。突然,前面慢下腳步,幾乎停了下來,後面的人潮繼續前湧,擠成一團,幾乎在月台上出現跌撞事故。那情況就像高速公路上突然有車拋錨,後面剎車不及,馬上就會發生連環車禍的慘劇。好在是人行在月台上,速度再快也有限,緊急停下腳步,還不至於人仰馬翻,造成事故。我屬於頭一二波的湧浪,走在前頭,好在是身手機靈,剎車及時,不曾浪濤拍岸,激起千堆雪(血)。這就發現禍端的起因

更多

神交湯顯祖 (鄭培凱)

二○一六年元旦一過,我就得趕到上海,去參加紀念湯顯祖逝世四百周年的學術研討會,同時還有一本我的新書《湯顯祖:戲夢人生與文化求索》出版,配合新版的《湯顯祖全集》問世,舉行隆重的發布儀式。這兩個月還收到好些邀請,都要在二○一六年紀念湯顯祖,有的在他家鄉江西撫州臨川,有的在他遭貶當縣令的浙江遂昌,有的在北京,有的在南京,有的在蘇州,有的在巴黎,有的在莎士比亞的故鄉,怎麼回事?為什麼全世界都如此大張旗鼓,

更多

日月潭涵碧樓 (鄭培凱)

  好友老高邀我去日月潭遊湖,遊覽之後到涵碧樓午餐,盛情難卻,就跟着他從台中出發。記得從前去日月潭,要經過魚池鄉與埔里鄉,在山間公路盤旋,總得在曲折的期望中折騰上三四個小時,才能望見群山環抱中的碧波蕩漾。「九二一」大地震之後,重建災區,建了一條直通日月潭的高速公路,只要五十分鐘就到,朋友說,真是方便了從大陸來台觀光的旅客。

更多

文化傳承之必要 (鄭培凱)

  接到一封電郵,是位中五學生寄來的,大意是說,他現在正修讀通識科的課程,要進行一項獨立專題探究,題目是中秋節商品化現象對傳統文化傳承的影響。希望通過這項研究,推而廣之,探索一條傳統節日可以持續發展的道路。聽說我對中國傳統文化承傳素有研究,希望能透過訪談得到指點,讓他的研究更為「充實及具權威性」。電郵還說,為儘快完成探究,希望我能在本周五前安排交流,如果無法抽空親身對談,也希望能夠透過電郵指教。電郵的末了,倒是很客氣,感謝我抽空閱讀這封電郵,敬希早日賜覆,不勝感激,云云。  我偶爾會收到類似的電郵,大多數是大學生寄來的,經常都跟中國文化或文化遺產的議題有關,這一次是中學生,倒是讓我受寵若驚。不過,我總是覺得有點奇怪。因課業要求而研究一個專題,產生了疑惑,想進一步解決問題,找自己的老師問問,不是更容易得到答案,或是得到搜索資料的指點嗎?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問一個毫不相識的「權威」呢?不禁遐想,若是饒宗頤先生也使用電郵,他是否天天接到中學生來電,問他一些中國文化課業所遭遇的疑難問題呢?他是否會循循善誘,一一作答呢?  收到電郵是星期二晚上,急急忙忙要跟我在星期五前進行訪談交流,大概是作業有限期,下個星期得交差。給我兩三天時間的寬限,算是相當體諒老教授了,不像我們有些博士生,在論文答辯前兩天,才把論文交到你手上,逼着你開夜車,還滿懷愧疚,不敢讀得太認真,生怕看出個大毛病。看到電郵,雖然有心幫助這位中學生,可惜一連幾天特別忙,實在抽不出時間。第二天早上要寫一篇論文提要,中午要給個演講,下午要開會,晚上還有個重要的應酬。星期四有事得飛到台灣,星期五在台北,代表香港的港台文化交流委員會,宣傳二○一五年香港周的節目。於是,沒能打定主意,也就沒有即時回覆電郵。  沒想到,第二天下午這位同學居然打電話到學校,問我能否接受訪問,能否回答他關於文化傳承的問題。看他如此鍥而不捨,我只好說,你把問題寄來,我趕飛機的時候抽個空,盡量一一作答吧。  問題很快就寄來了,一共有七條:一、根據您對傳統文化承傳的研究,文化承傳有何要素? 二、創新和推廣對文化承傳而言有多重要?三、文化承傳是否應以大眾為先?四、商品化能否讓文化承傳走上可持續之路?文化是否必須完整地承傳?因為商業考慮而犧牲部分習俗是否可取?五、對於承傳傳統文化,政府應否扮演更主動的角色?六、除了商品化,還有什麼方法有助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承傳?七、現代的中秋節有商品化趨勢,是成功的文化傳承嗎?  我覺得同學的問題,雖然稍嫌糾纏,但是問得很好,關鍵是困惑於節日傳承與商品化的衝突。他顯然知道文化傳承有其必要,而且希望文化傳統能夠推廣,可以持續發展,不要因時代變遷而斷絕。但是,如何讓傳承得以延續,則令他感到困擾。要延續與推廣,是否就要創新,要大眾化?要大眾化,是否就得商品化?假如不把文化傳承變成商品,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傳統在現代社會承傳下去?  我告訴同學,文化傳承頗複雜,是多面多元的,有精英層次的,也有通俗層次的,兩者都值得傳承。因時代變化而產生變異,甚至只能部分傳承,是無可奈何的歷史現象。但是,因為商業考慮,為了賺錢,而犧牲文化傳統習俗,是殺雞取卵的手段,絕對不可取。所有人都應該認識,文化有其承續性,人類文明才有意義。我們要尊重前人的創造,不可抹殺前人對文化的貢獻,這才是文化傳承的真諦。時代在變化,文化傳承也會發生變化,但是絕對不能為了賺錢而扭曲傳承。因此,要尊重文化傳承,要通過人文教育來認識,讓我們清楚了解,文化傳承是人類追求真善美的具體展現,也是人類生存意義的必要。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