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山聽禪 (金嘉倩)

我的一位在香港中文大學當心理系教授的學生,在研究臨床腦神經心理學之餘,十數年前開始對佛教的禪武醫發生興趣,進而研究、實踐、推廣之。二○○七年時在香港創立了禪武醫基金會,推廣的範疇包括修心、飲食、改善內養功和通竅。其中也包括以音樂幫助身心療法。由於嵩山禪院是禪武醫的發祥地,這位科學家常常上山學藝,並在那兒會合同道者,互相切磋。其中有洞簫大師譚寶碩先生。在寧謐、超然物外的嵩山氛圍中,他創作了無數優美的

更多

三個女人和一頓午餐(金嘉倩)

上英文作文課時,中一學生美琪對她的同學說:「點算吖!老師要我哋寫一百字,但係我諗極都諗唔到一百字!英文作文真係麻煩死了!」英文老師Miss Chan聽到美琪如此說,就對她說:“Think! Just try to put in more information!”但是對美琪來說,這more information究竟是些什麼東西,仍是茫茫然毫無頭緖。我們到美琪學校做專業培訓時,Miss Chan

更多

譯者的選擇 (金嘉倩)

放暑假了,暫且拋開工作時在各學校中所出現的中英語文互為影響的問題,只想談談近來極感興趣的詩詞翻譯的各種取捨。 在此,謹以在二篇英詩中譯的過程中,談談譯者的取捨。雖然未至於如嚴復所說的「一名之立,旬月踟躕」,但是也夠傷腦筋的了。不過另一方面來說,倒也是一個令人興味盎然的遊戲。這二篇英詩如下: 1. Green 1 by Michael Bullock 2. Athens by Bette King

更多

To translate or not to translate, That is the question (金嘉倩)

自從教育局在二○○九年頒布了教學語言微調政策之後,從二○一○年/二○一一年學年開始,香港的中學已不須分為英文中學或中文中學。學校在選擇以英文或中文為教學語言方面有了更大的自主權,於是各學校的教學語言安排按其校情各適其式,實施模式可謂五花八門。各類模式大致按照師生英文程度的高低粗分如下:一、除了中國語文及中國歴史,其他各科都可以英文教學,就如以前的英中模式。此類學校必須附合下列三個條件: 全校有百分

更多

香港人都愛寫詩嗎?(上) (金嘉倩)

七月時去美加走了一遭,並參加了由Rocky Mountaineer主辦的火車之旅,由溫哥華出發東行至 Lake Louise。旅程中主持者給我們念了一首關於三文魚的詩,念完後提議大家也寫一首火車之旅的詩篇。全車五十餘位旅客約有十分之一是亞裔,其餘來自英國、澳洲、歐洲、美加等地。旅程將近尾聲時,主持者詢問可有作品念給大家聽,結果只有我這香港人戲作一首,主持者念給大家聽後,大家都很喜歡。事後好幾個旅伴

更多

中英教學語言同時並進? (金嘉倩)

前幾天有一位生物老師向我訴苦:「我的生物課班上,大約一半學生以中文學習,一半以英文學習。我上課時,先以一半時間用中文授課,另一半時間用英文授課。很難呀!」我說:「那是當然的。你是生物老師,又不是翻譯老師!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安排呢?」她說:「在教育局所推行的微調教學語言政策中,主要精神之一是學校可以彈性處理教學語言安排。我校為了落實這個精神,就讓學生在某些課程中選擇以中文或英文學習。結果在同一班中,有

更多

中學雙語教學何去何從? (金嘉倩)

多年前送兩歲的小女兒到家居附近的幼稚園上學。本人並非怪獸家長(當年還未有此可怕的概念及詞語),此私立幼稚園也不是什麼名牌幼稚園,送她到那兒也只是為了讓她習慣一下群體生活。那校長大約急於招徠顧客,看到有足夠的家長聚集在校中,趕快大力推介他的「教育機構」,說什麼「本校悉心培養學生的雙語能力,學生在本校讀書,無論中譯英或英譯中都絕無問題!」哎呀!兩歲的小人兒,居然可以中譯英、英譯中,笑得我!不過,可惜的

更多

雜談翻譯心得 (金嘉倩)

大半生在教育界任職,開始時教英文及英國文學,閱盡學生在運用英語時的優、缺點。其間又歷任考試局的各類英文試卷的擬題員、閱卷員及主考官。擬題時必須仔細考慮如何準確、公平的測試出學生的英語水準,當然同時也必須兼顧到學生當時的英文程度。任閱卷員時可以較為廣泛的認識到全港學生的英語水準,同時也可反思所出的題目是否恰當。當英文口試的主考官時間最長,有苦有樂,苦的是在考試期間奔波於各試場,評估各考試員的評分標準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