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滴在心頭(金聖華)

一九九八年出世的孩子,到今年正好二十一歲—成人的年紀,此後應享的權利都會享,應盡的義務也該盡了。一個仍然在學,即將進入社會的年輕人,身處如今科技發展一日千里的世界,在「言而無信」(從此只傳短訊,不再寫信了),「機不可失」(手機傍身,須臾不離)的時代,日常生活中穿梭街頭,旁若無人,俯首甘為「低頭族」,誰還會有耐性去翻詞典,看書本?地鐵裏,火車上,只見他們拇指左右開弓,在手機上傳情達意,撥動如飛,端的

更多

都是《小酒館》的緣故──記一部翻譯小說牽起的緣分(金聖華)

浙江大學紫金港劇場的舞台上,正在展開作家蘇童與翻譯家許鈞的對談。這場以「文學創作與譯介」為題的公開講座吸引力很強,偌大的講堂,人頭湧湧,座無虛席。坐在觀眾席上的我,剛為講座前一場學生表演的Hip Hop給弄得有點好奇,原來如今國內的大學生這麼前衛?聽演講前得先看場活力充沛的舞蹈表演來熱熱身?也對,誰規定聽演講一定得正經八百,正襟危坐的?只要講座內容新鮮有趣就行了。形式?當然可以多姿多采,靈活多變啦

更多

等到了,終於等到了──記浙江大學中華譯學館的成立(金聖華)

去了一次杭州,沒有踏足西湖。前後三天,要抽時間,總是抽得出來的,只是這次心中另有所繫,連重訪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湖,也兼顧不暇了。明知道這隔閡已久的美景,就靜靜展現在六七里外;明知道雖不是桃紅柳綠春濃時,總也有霜菊繞潭開,紅葉沿湖飄的秋色可賞,但是,有什麼比望眼欲穿,期待已久的中華譯學館的成立,更讓人振奮莫名,為之激動呢?於是,十一月九日去杭州,十一月十一日回香港,來去匆匆,就為了參與盛事,親歷其境

更多

從無味中尋味(金聖華)

又是一位謙謙君子!怎麼有人把自己的作品稱為《無味集》的呢?作者自稱畢生度過的是「無為,無怨,無悔的教書匠人生」,他在短短的〈跋〉裏敍述:「《無味集》源自『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的名句。」又謂自己在退休之後才有了三尺書齋,戲稱之為「無味齋」,在此閒來執筆,撰文成集。「但願讀者在『無味』中,還能品出些味道來」,黃晉凱如是說。認識黃晉凱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說起來,先是認識他的書,後才認識他的人。那時

更多

恬淡自適見本色(金聖華)

「傅譯傳人」羅新璋文筆出色,無論譯論譯文,都是上乘之品,為什麼他不在譯餘多事創作?哪怕不寫小說、詩歌,連散文也不多見,曾經好幾次問過他,每次都讓他把問題輕輕帶過,不是「我很少寫這樣的文章」,就是「我不會寫這樣的文章」,說時,面帶笑容,真摯誠懇而又襟懷坦然,既不自矜自誇,也不自貶自抑,看來那麼適如其份,淡泊自在,真是一個謙謙君子內心坦蕩蕩而形諸外的表現!《艾爾勃夫一日》,這是個什麼樣的書名?看來是個

更多

水中浮想曲(金聖華)

音樂響了,醉人的旋律,強勁的節拍,讓人聽得興起。都是些耳熟能詳的老歌,不知道為什麼老歌的曲調特別悠揚動聽,不像現在的流行新歌,咿咿嗚嗚不知所云。音樂聲中,一個個換上泳裝的學員魚貫下水,肥的瘦的,高的矮的,身型各有不同,唯一相似的就是個個都上了年紀,青春不再了。室內,偌大的游泳池水淺見底,可以站立直行,這會兒,用紅藍白膠鏈隔開,闢出一行行水道,便於學員習泳。最右的水道最寬,那是專門開闢來上「水中健體

更多

從「獎金瓜分」到 「雞皮疙瘩」(金聖華)

香港人喜歡買六合彩,尤其是有「金多寶」的時候。兩年前,六合彩四十周年,「金多寶」高達一億元,投注站人頭湧湧,投注額打破記錄。開彩後頭獎共有五注中,第二天坊間三份免費報紙紛紛以醒目版面刊載消息:「1.3億六合彩,五注瓜分」(《頭條日報》,二○一六年三月二日);「橫財夢揭盅,五注瓜分$1.3億」(《晴報》,二○一六年三月二日);「一億六合彩,五幸運兒瓜分」(《am730》,二○一六年三月二日)。三份報

更多

「分享」「成功」的故事 (金聖華)

「分享成功的故事」?請大家千萬不要誤會,在此並非要講述有關成功人士之所以發跡的緣由,而是想談談目前中文裏氾用、濫用,甚至亂用「分享」 、「成功」等詞彙而產生的一種可笑復可悲的現象。歷來不少專家學者曾經紛紛討論過有關簡體字與繁體字利弊的問題,這問題涉及的內涵可大了,此處暫時不贅。這裏想說的卻是目前流行的一種文體,一切簡化,褒貶不分,姑且稱之為「簡體文」。什麼叫做「簡體文」?那就是落筆時以心扉閉塞、腦

更多

緣,原來是圓的 (金聖華)

中國人相信緣,人有人緣,書有書緣,地也有地緣。緣到底是怎樣的?這事玄妙而難解,只可意會,不能言傳。但是最近,因為種種機遇,使我深信,緣,原來是圓的—起於一線相牽,飄飄渺渺,兜兜轉轉,似有若無,欲斷還連,縱使相隔千山萬水,歷經長年累月,終會在冥冥中,穿過雲,穿過霧,又回到源頭,畫出一個滿滿的圓!早在幾個月前,上海浦東傅雷文化研究中心主任王樹華先生就盛情來信,說是〈傅雷誕辰一百一十周年紀念大會〉即將來

更多

奼紫嫣紅遍地開 (金聖華)

這一回,白老師可真樂透了!劇場裏,坐在我身旁的他,整晚都興高采烈,開心得合不攏嘴。〈遊園〉、〈驚夢〉那兩折,杜麗娘柳夢梅上場,扮相俊俏,身段優美,他笑了;小春香嬌俏活潑,他笑了;花神翩翩起舞,他笑了;〈冥判〉一折,判官噴火有模有樣,小鬼翻跟斗乾淨利落,他也笑了!前後兩個多鐘頭,這位推廣崑曲大旗手、《青春版牡丹亭》總製作人白先勇,一直樂融融、喜滋滋,深深沉醉於校園傳承版的演出,正如他自己所說,「整個

更多

過來人語 (金聖華)

那天,打開手機,看到那則訊息,一下子呆住了!在我們那志同道合的群組裏,每天通訊頻繁,一向最喜歡看到W的留言,他發來的不是幽默小品,就是風趣畫面,還有瑰麗的珠寶,絢爛的設計,誰叫他是城裏的「鑽石王子」!當年讀了專業獲得博士學位,如今在珠寶業中獨領風騷,讓一眾友人欽羨不已。但是這一則訊息,雖寥寥數語,卻字字錐心。W寫道:「今天去了威爾斯醫院看腫瘤科,醫生說我只剩下一個星期的時間,真不幸!」難道是自己眼

更多

現在我都明白了 (金聖華)

很多年前,老爸老媽年邁的時候,還有興致去旅遊,但是畢竟行動不夠利索了,總得出門前靠子女去張羅,出門後讓小輩去扶持。那年代,正值自己在工作上忙得風風火火,經常東奔西跑,不能時時刻刻陪伴在父母身旁。每當媽媽說起「日本很好玩,上回去,跟錯了旅行團,行色匆匆的,啥也沒看清楚」;或爸爸提到「五大洲:亞洲、美洲、歐洲、非洲都算是去過了,就是澳洲還沒有踏足過」,就會感到有點歉意,總想在忙中偷閒,抽個時間出來陪他

更多

郵輪同枱客(金聖華)

「你們願意跟人同枱嗎?」每次在郵輪上走進飯廳,總是在門口聽見這樣的問話。同枱?在香港那可是茶餐廳的做法,生意好了,客人多了,座位不夠了,那就不得不跟陌生人擠在一起,同坐一枱叫做「搭枱」,原本不是什麼舒服的體驗。這邊廂叫了叉燒飯,那邊廂叫了魚蛋粉,兩幫人自顧自,唏哩呼嚕埋頭苦幹一番,填飽了肚子就起身走人,誰也不會跟誰瞎搭訕。在郵輪上當然不同。以前坐郵輪是種高級享受,客人全都彬彬有禮,衣履整齊,上船前

更多

一斛晶瑩念詩翁 (金聖華)

船行水上,海闊天空,一片汪洋伸展無涯,平靜如鏡,此時腦海中卻波濤起伏,風急浪高;心底裏一直惦記着,懸掛着,憂慮着,不知遠在高雄的詩翁,此刻是否已度難關,安然無恙?赴澳旅遊,出發前駭然得知余光中先生抱恙入院的消息,不由得心急如焚,忐忑不安。才一個多月前剛赴高雄參加中山大學為余先生慶生的盛會,當時他精神矍鑠,言笑晏晏。明明記得他應邀上台,不肯坐在大會為他準備的座椅上,偏要站着演講,一講半小時有多,一貫

更多

《披著蝶衣的蜜蜂》序言 (金聖華)

根據傳統觀念,男主外,女主內,男性為了養家餬口,在工作上力爭上游,有所表現,是理所當然的;女性卻完全不同,在事業上哪怕全心全意,努力拚搏,總有人會不以為然,不是質疑你的能力,就是譏諷你的動機,冷不防來一句;「這麼拚命幹嘛?還不是賺錢買花戴! 」女性在職場上悉心投入,鞠躬盡瘁之餘,最安全的做法是打扮中性,面目模糊,讓人一時不記得你的性別,置身西裝革履群中毫不顯眼;萬一儀容出眾,個性鮮明,這就不免會招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