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屋主公──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英國倫敦西部U路28X號,寄在T君的籬下數日後,屋主W君出現,我和W君一見如故。他在牛津大學念物理學。大概因為有由香港抵達的住客,進住他的房子,他需回來辦租約。28X號是單邊、獨立、三層,如附近整區千篇一律的平房。因為它是單邊,所以有停車位,由旁路出入,往中區要先乘巴士到地鐵站,再乘中線地鐵到商業牛津街和唐人街,是中等階層的住宅區。我和屋主交談甚健的原因是我讀建築學而喜愛音樂、文學和繪畫,他讀物理

更多

亞洲小姐--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意大利船務公司來往歐亞有兩艘新船:一是《維多利亞》號,另一便是我們乘搭的《亞洲》號。不出數天,那位姓「E」的「靚女」便很自然地得到「亞洲小姐」的美譽。她舉止談吐、文有禮。對這麼多的男士追求,應付自如,可能在港已習慣了。台灣「神行太保」對亞洲小姐殷勤,無微不至,因而與我們旁觀者也打上交道。他說某晚上看書,同房的美國人走過來,一言不發,把他的床頭燈關掉。在黑暗中思索,繼續再亮燈?還是接受委屈?結果是

更多

第一桶金--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第二天,印度人先上岸,經過檢查;一是護照,二是行李。到我們時,檢查行李的關口已收工,只看護照。出到關外,對街的印度友人在守候,帶我到一間餐館,走進一個房子裏,已有幾十個男女老少的家人在等候,我把一包包金飾拿出來,他們各自認領後,一同鼓掌,同聲道謝。這一頓咖哩比船上的好吃得多。一位同船人說:「如果你不上岸,那便是你第一桶金!」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笑一笑 十年少──《笑文匯抄》出版漫談(鍾華楠)

一般香港人生活愈來愈緊張、枯燥、苦悶。這與我的人生哲理不大和合。我認為人生不如意的事佔十之八九,世界上最有權勢、富有的人也要妥協,否則便要做革命者或殉道者。不願意做革命者或殉道者便要接受現實,接受一個盡量輕鬆、自然可承受的現實。所以我日常生活中,如午膳、晚飯,甚至在某些工作會議中,常常說一兩句笑話,令場合輕鬆一些。這個習慣可能是源於母親。蘇東坡說自己是「二毛人」,我母親是「二盲人」:一是盲婚;二是

更多

舉目無親—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上世紀五十年代赴英留學,有錢人的子弟乘飛機,一般中產家庭子弟坐船,票價不但便宜一些,行李重量不限。一人乘船往英國留學,成村人送船。除了家人親朋同學,還有父親公司全體職工,輪流拍照、握手、道別。正在高潮時,汽笛拉兩次長嘯,送船人五分鐘內便要離開。母親叮囑不要忘記添衣寫信……泛微紅眼睛的她,站在那裏,默默地忍受離情,我真想過去擁抱她和吻她的淺渦,這是生離,不是死別。但那年代不便在人多場面流露半點男

更多

橫水渡:又一章 (鍾華楠文、馬星原圖)

鄉間小河水淺而無橋,船夫用竹竿撐小艇載客往來兩岸,名為「橫水渡」。香港有類近者稱之為「街渡」。話說一橫水渡幾乎滿座,尚餘一空位,坐滿即可開船。等了半個時辰,突然來了三人,三人爭上。一個是雄赳赳的武夫,一個是文縐縐的書生,另一個是年紀老邁的村婦。雄赳赳的武夫曰:「本人不欺文弱書生、年老婦人,故不武鬥,文鬥如何?」書生曰:「正合吾意。」二人望老婦。老婦曰:「少數服從多數。」武夫率先吟道: 箭嘴尖尖,

更多

十誡: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話說摩西剛蒙上帝召見後,從聖山下來,兩手各捧著一片石塊。有一族人見摩西容光煥發,非常莊嚴,便問他:「你手中拿著的是什麼東西?」摩西說:「上帝剛剛交十誡給我。」族人問:「什麼是十誡?」摩西說是上帝給我們做人的誡條: 第一誡:欽崇一天主在萬有之上。第二誡:毋呼天主聖名以發虛誓。第三誡:守瞻禮主日。第四誡:尊敬父母。第五誡:毋殺人。第六誡:毋行邪淫。第七誡:毋偷盜。第八誡:毋妄證。第九誡:毋願他人妻。第

更多

緘默是寶: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輝仔只有六歲,正是童言無忌的時候。有一次到姨媽家吃飯,輝仔說了些不吉利的話,後來姨媽小產,都歸咎於他。輝仔媽媽很不好意思,除了教導外,亦盡量避免帶他到姨媽家。 過了一年,姨媽請母子二人吃飯。媽媽對輝仔說:「姨媽又懷孕了,這次不要亂說話,最好別出聲。」果然,輝仔整頓飯保持緘默。直到姨媽送客時也一言不發。臨別時,姨媽問:「輝仔,為什麼你整晚沒有出聲呢?」 輝仔說:「如果我出聲,到你小產時,又會歸咎於我

更多

喜拉你  --又一章 (鍾華楠 文、馬星原 圖)

  話說黑林遁當了總統後,全國人都知道是他的太太喜拉你在幕後策劃,因為她的政治智慧比丈夫高百倍。  有一次黑林遁駕車,回喜拉你老家一遊,讓她在鎮民面前風光一下。剛要入鎮時,汽油就要完了,便駛進油站。一位英俊的油站服務員上前正要問入什麼汽油?喜拉你飛奔下車,忘形地叫「彼得」,兩人便擁抱狂吻,幾分鐘後分開,喜拉你整理衣服、頭髮後,再回到車上。付了油錢,黑林遁馳車離開油站,並問剛才那個男人是誰?  「他是我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彼得。」喜拉你回答。  「幸好你嫁了我,否則你會是入油服務員的妻子了。」黑林遁揚揚自得地說。  喜拉你淡然回應:「如果我嫁了彼得,他便會是美國總統。」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