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伯特最後一首奏鳴曲瑣記(陳廣琛)

當舒伯特完成他的最後一首鋼琴奏鳴曲(降B大調,編號D. 960)時,是一八二八年秋天,距離他逝世大概只有不到兩個月。這個剛過三十歲的人,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了解這個背景,對於欣賞這首作品而言,是一個陷阱:聽者固然可以把它理解成一曲天鵝之歌,在裏面找到各種與死亡有關的暗示;但是這種思路,也有「後見之明」之虞,彷彿作曲家的生平,可以很容易與作品的細節做對應。 相反,如果我們忽略這個背景,聽到的東西會豐富

更多

貝多芬《費德里奧》新解(陳廣琛)

《費德里奧》是貝多芬唯一一部歌劇,幾經刪改,花費了他巨大的心血。它的劇情如下:弗洛倫斯坦因揭發皮札羅的罪行,淪為政治犯,被秘密關押在監獄地牢裏。弗洛倫斯坦的妻子利奧諾拉女扮男裝,化名費德里奧,借在監獄工作之機,希望找到並營救無辜的丈夫。一天,皮札羅來到監獄,準備殺死弗洛倫斯坦,以絕後患。幸好利奧諾拉在關鍵時刻出現,舉起手槍,救了丈夫一命。而此時欽差大臣到來,終結獨裁統治,逮捕皮札羅,釋放弗洛倫斯坦

更多

巴赫的《聖經》(陳廣琛)

德國作曲家約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在西方音樂史上擁有崇高的地位。他是歐洲幾百年來音樂傳統的集大成者,也對後世的作曲家產生了持續深遠的影響。巴赫生活於十七與十八世紀之交的德國,畢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更在生命最後近三十年的時間裏,出任萊比錫聖托馬斯學校(Thomasschule zu Leipzig)的樂長,負責這座名城的禮拜音樂演出。在這種氛圍裏,巴赫的音樂與基督教自然密不可分。事實上,他在大部分作

更多

論馬勒第六交響樂的樂章順序(陳廣琛)

尊重作者對自己作品的想法,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尤其如果作者是天才,那其定稿更是「不刊之論」。只不過,具體的情況常常沒有那麼簡單。如果作者反覆修改自己的作品,有時候出於各種原因,會把本來好的改壞了;又或作者改變想法,要傳達另一個意思。我們作為「消費者」,是否有權作出選擇?本文要討論的,是馬勒的第六交響樂的兩個「版本」。它的副標題為「悲劇」,是一部極具虛無主義味道的作品。全曲約八十分鐘,瀰漫了暴力、

更多

斯特拉文斯基的夜鶯(陳廣琛)

到過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遊客,或許會遊覽一個名為「蒂符里」(Tivoli)的遊樂場。這座號稱世界第二古老的主題公園,於一八四三年首度開放,是十九世紀的夢幻樂園,自然少不了運用當時流行的各種文化元素,其中就包括中國風的亭台樓閣。而它迎接的賓客裏,包括了大名鼎鼎的童話作家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在蒂符里的異國風情啟發下,安徒生創作了《夜鶯》。這個故事講述一個中國皇帝,很

更多

玄學與聲學(陳廣琛)

我沉迷音樂,已經超過二十年。二十年的時間,足以消解一個人很多方面的欲望。幸好我對音樂的需求,不減反增。這期間,對作曲家、演奏家、甚至某個具體錄音的看法,也經歷了各種的變化。而近期我的聽樂經驗發生的一個主要變化,就是對於音響器材的態度。在很長一段時間裏,我都滿足於戴着廉價的耳機,聽普通的CD。如果有錢,我一定會買唱片或者聽音樂會,從不會想到改善器材,因為我一直覺得,唱片和音樂會都是實實在在的音樂,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