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李後主教坊二重奏(韓中旋)

清初大詩人王阮亭寫過一組《秦淮雜詩》,共十四首,其中一首云: 舊院風流數頓楊,梨園往事淚沾裳。樽前白髮談天寶,零落人間脫十娘。 頓即頓文,楊即楊玉香,皆當時名妓也。頓脫皆元人後沒及入教坊者。頓文幾歲大時就出入秦淮,其父為老琴師,拖着女兒挨門逐戶求傳琴藝,女兒耳濡目染,幼即通琴藝。長大後淪為花街,以琴藝會客,不意琴音起處,客似雲來,頓文遂成教坊紅牌阿姑矣。第三句之「天寶」,是唐明皇年號,與開元一樣,

更多

西施魂歸濁泥中(韓中旋)

李義山寫一組無題律詩,風格統一,文字色彩燦爛,音節和諧鏗鏘,古今傳誦。能者無所不能,他的七言絕句,原來也是令人拍案叫絕。他有一首〈景陽井〉,寥寥廿八字云: 景陽宮井剩堪悲,不盡龍鸞誓死期。腸斷吳王宮外水,濁泥猶得葬西施。 明朝狀元楊慎解讀此詩,批定西施之浸死可信矣。又說杜牧所云逐鴟夷考,安知不是沉江殉子胥乎?清初大詩人吳梅村云: 西施亦有弓藏懼,不獨鴟夷變姓名。 吳亡之後,范大夫改名換姓,與西施出

更多

錦袍勉學傳佳話(韓中旋)

明末有兩位江湖異人,名滿天下。一個是說書人柳敬亭,另一個是南曲第一的蘇崑生。大詩人吳梅村為賦〈楚兩生行〉,聲價無兩。其時天下大亂,柳蘇二人同為左寧南幕客。左擁重兵,揚言下金陵就食。金陵一夕數驚,幸得侯朝宗寫一封信給左,一紙出能止十萬兵,金陵得保平安。當此之時,柳蘇先期東下,柳奔華亭依馬進寶。蘇赴西湖依汪然明。汪為西湖座主,多位名士美人高僧,都是他的食客。他何以咁架勢?原來他的春星堂牌匾,經由洪享九

更多

報壇之星(韓中旋)

韓老總在《成報》主持編務廿一年,及其老也,榮休時間已到,報社特別舉行簡單而隆重的送別儀會,致送一面斤重金牌,上刻四字:報壇之星。筆者恭逢其盛,見到全部過程。金牌送出後,司儀又送上一杯溝熱水的威士忌。時此有人大呼:「有酒無詩,唔得。」眾人附和,韓老總問:「真要獻醜?」眾謂:「獻醜好過藏拙。」老總想一想,即話:「不如題四句啦,不成詩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

更多

千面尤物李師師(韓中旋)

宋代大詞人周美成寫過一首〈少年遊〉,詞云: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 纖手破新橙。錦幄初溫,獸煙不斷,相對坐調笙。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此詞寫得柔情萬縷,相傳周美成訪李師師,適值道君皇帝(宋徽宗)自複道來師師處,便將周美成趕入床下底,周便寫出此詞。這種講法,簡直一派胡言,蓋詞中絲毫不見驚惶失措狀也。同是寫李師師,則梁山一哥宋江顯然率直坦白得多。  

更多

胡棣周與姬達(韓中旋)

胡棣周是《香港夜報》創辦人、社長,姬達是港英高官。在他主政期間(一九六七年,任副布政司),三報被封(《香港夜報》、《田豐日報》、《新午報》),胡被捕,以造謠入罪,判入獄。胡出獄後從商,在西門子系統工作,與大亞灣核電頗有聯繫,及到核電廠,才知姬達負責行政工作,二人相見,胡氏即說:「廣東人有句俗語,不是冤家不聚頭。」經略一解釋,二人相顧大笑。姬達還說:「希望大家合作得更好。」其後,胡才有機會,同姬達講

更多

君臣遇合沐佛恩(韓中旋)

清初大詩人王阮亭寫真州五首絕句,第二首云:「江鄉春事最堪憐,寒食清明欲禁煙。殘月曉風仙掌路,何人為弔柳屯田。」柳屯田即柳永,宋人,工詞,他在真州遺事甚多,散見同期人筆記,就說永死京口,及葬仙人掌,其地在儀徵之西。寥寥數語,柳永墓在儀徵便成定格。與王阮亭同期人徐電發,亦淹博人也,他的隨筆亦經考察,他說柳永墓在襄陽,每到寒食清明,鄉人便攜果品茶品,到墓前聚眾傾讀柳永生平詞作,名為「柳七會」。王阮亭熟知

更多

金庸喜聽陳霞子講收買佬(韓中旋)

金庸於一九五九年創辦《明報》。我亦於同年參加《明報》做「記者仔」。金庸久在報社工作,對於編務工作,十分在行。但對於辦報,還屬初哥,因此在開張之前,還是十分虛心,特別邀請《晶報》創辦人陳霞子在陸羽共同閒話一番,細聽霞公的經歷。霞公是省港名報人,他的文章與閒談,一樣生鬼。他說,成功的報人都是出色的收買佬。收買佬的重要使命就是化死寶為活財。將收買回來的陳舊東西,揀其可取的加以翻新,並予新包裝推廣。倘新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