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片南瓜的滋味(馮 戈)

二月下旬,法國著名餐廳業家族Troisgros的第三代舵手米修(Michel) 帶同幼子里奧(Leo) 及數名助手到港, 在米芝蓮一星餐廳Épure 客席演出, 餐廳主人請他們到我家, 試試我無師自通的另類菜式。Troisgros 祖籍布根地(Burgundy),自一九三○年在法國東部小鎮羅阿訥(Roanne)經營餐廳,一九五五年獲米芝蓮一星,到一九六五年獲二星,自一九六八年至今連續五十年獲三星。

更多

拾華遺絮(馮 戈)

九歲左右,一家八口蝸居百多平方呎,自己的空間是雙層床的上格,寬三、四呎,一邊貼牆。只有一扇窗,就是林太乙主編的《讀者文摘》中文版,每月一本,看完了都捨不得丟棄,向屋內的雜貨店討來一對裝罐頭用的扁平舊木箱,放在床上靠牆豎立,成了書架,把每一期保存下來。架上滿了,就把最舊的移到床底下的大皮箱裏,次序不亂。這是我最早的收藏經驗,留下與文學的一世因緣。 八十年代末,生平第一次買一整箱十二瓶的葡萄酒,是一

更多

造物的巧手何價?(馮 戈)

羅伯特.派克(Robert M. Parker, Jr.)的一百分評酒制聲名大噪、橫掃市場時,來自英國約克郡的邁克爾.博品(Michael Broadbent)眼瞼不稍抬,安於他的五星制。博品一直用這個評級辦法,至今已經過了半個世紀:最上品者五顆星,叫人失望者一、二顆星,把出色和平庸區分了,而鑑賞不至淪為斗量。葡萄酒如佳人,少了點想像和浪漫就不是味道。偶然走運,碰上了明眸皓齒,纖指如蔥,遐思難免:

更多

《秋水伊人》值多少分?(馮 戈)

葡萄酒從果子而來,但果味之餘氣韻無邊無際:香料、胡椒、皮革、泥土……當年在Domaine Comte Georges de Vogüé(布根地(Burgundy)一家著名酒莊)初嘗仍在木桶的一九九三年出品,Bonnes Mares(布根地其中一幅一級酒田)散發濃烈的罐頭午餐肉味,仍歷歷在目。兼且,每一瓶酒都走過生、老、病、死,而色、香、味亦隨之演化不息。一杯在手有四樂:鑑色、辨香、嘗味,而樂中之

更多

重訪波爾多之二(馮 戈)

走進Latour的葡萄田,正中一條水泥車道,兩旁一行行橫向葡萄枝,像一排排長木椅,澄天如穹,不正是一座大教堂?果子近全熟了,太陽太猛,它們都閉眼,在默禱。風起,纖柔如指,把葡萄枝撫成弦,送一聲詠歎出地平線。耳中只剩自己的呼吸、自己的血在流動,流入泥土,看見葡萄穿過石層的根在吸吮乳汁,人不可能離上天更近了。二○一八年的收成快要開始,是近世第三最熱的年份,僅次於二○○三年和二○一七年,氣候暖化無處躲

更多

重訪波爾多(馮 戈)

離開巴黎,僅兩小時的火車,穿越了二十三年(筆者於一九九五年初訪波爾多),回到波爾多。第二天早上出發,到城外的酒莊。天幕無痕,碧藍如冰,在地平線接上葡萄田,綿綿如海,和一九九五年的九月是完全一樣。這種地方就是不會老,如果躲得過鏡裏自己的倒影,時間就在二十三年前凝着了。路經一級酒莊Margaux,忍不住停下來,在門外看看它有沒有改變。還是那一重十多呎高的黑鐵枝大閘,緊閉着。閘後是六七十米筆直碎石車道,

更多

緣 起(馮 戈)

九月 ,重遊波爾多(Bordeaux),路經的巴黎正躲在橫空的灰帳裏。塞納河如她的一彎裸臂,一不小心,露了出來。夏裝已老,在更衣?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玉年開始與在法國的畫家合作,就跟着她常訪巴黎。每次都住在畫廊林立的馬提翁大道(Avenue Matignon)附近一家小旅館,它只有一部可載三人的升降機,放入行李之後,再無方寸可容身,只好拉上閘,沿樓梯跑上三、四層樓,接回行李。另一個必到的地區是聖日耳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