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緣  (舒 非)

  人有人緣,花有花緣,信焉。那年三月底,計劃到九州賞櫻,結果只看到滿樹蓓蕾,失望而歸。今年復活節,答應帶女兒去日本玩,事先並沒想非看櫻花不可,結果不期而遇,意外驚喜。  我們第一站是「北上展勝地」,這個地方是日本賞櫻百所之選。一條大道,兩旁都是高大粗壯的櫻花樹,樹幹一人合抱不成。可惜迎接我們的還是層層疊疊的花蕾,每一棵樹上,都綴着數不清的蓓蕾,但就是一朵花也看不到——櫻花的奇特之處就是要嘛大家都不開,要嘛大家一起開,她們不願獨領風騷,而願齊心協力。站在花蕾重重的櫻花樹下,想像櫻花盛放的情形,開始勾起渴望。車一路走,道旁不時閃過櫻花的倩影,賞櫻的欲望愈來愈強烈。終於來到福島的花見山公園。  這是一個清爽的早晨,拂面的春風有點涼意,人到山腳,遠遠就看到滿山都是花樹,好像半空中有一巨大的花海,隨着風來,花海起伏像浪潮。我們都不禁「哇」了一聲,然後迫不及待朝花的山花的海走去。  原來盛放的櫻花樹是見不到葉子的。花見山上最多的是白色單瓣櫻花,幾棵相連的話,「白茫茫一片真乾淨」,因為花形和顏色,單瓣櫻花使人有清純簡約的感覺,像不諳世事的清純少女。有單瓣櫻花,自然就有複瓣櫻花。我見到的複瓣櫻花有粉紅或桃紅的。複瓣櫻感覺華麗,像身世複雜的女子,有深不可測的神秘。還看到一種奇妙的花,一棵樹上,既開白花,也開紅花,有時是一條長樹枝,樹枝上紅白花相間,是混種的,我稱他「奧巴馬」。  上山的路蜿蜿蜒蜒,我們在花樹花海裏登高,花跟人融在一起了,恍恍然「不似人間」。空氣中花的淡淡清香,一陣風來,花如雨下,腳下的石板路早已鋪滿落花,行走花上花下,不知人間何世。  努力想那詠春詠花的有名詩句:「竹外桃花三兩枝,春江水暖鴨先知」;「綠楊烟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桃花一簇開無主,可愛深紅與淺紅」;「黃四娘家花滿蹊,千朵萬朵壓枝低,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好像有點像,好像又都不像。好像講到了,好像又都沒講。  我們拍下許多櫻花倩影,各種顏色,各種姿態,有遠景,有特寫,有正面,有側影。回來之後在電腦上一次次地看,忽然想到,真是一種緣分:我們今年看到的,明年就看不到了。即使是同一棵樹,明年開的也不是同一朵花。我們看到的、相遇的,我們拍下來的,留下倩影的,就只是這一朵。跟我結緣的這個時節,這株樹,這朵花。  信是有緣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