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文學前途無限  ——記第十三屆花蹤文學獎 (鄧雁霞)

  第十三屆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七月十八日在吉隆坡城中城會展中心盛大舉行,作家、學者兼翻譯家余光中先生榮獲世界華文文學獎,而在台馬華作家黃錦樹獲得馬華文學大獎!  被譽為「馬華文學奧斯卡」的花蹤文學獎頒獎典禮頒發了各項文學獎,包括世界華文文學獎、馬華文學大獎、馬華散文獎、馬華小說獎、馬華新詩獎和報告文學獎,並邀請了海內外文學家、各受邀嘉賓以及文學愛好者共赴一場結合文學、音樂及舞蹈的宴饗。  當頒獎典禮上宣布余光中獲得本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時,全場響起了熱烈掌聲。已屆八十七歲高齡的余光中遠道而來,從世界華文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張曉卿爵士手上,接過花蹤文學獎銅雕,並獲得一萬美元獎金。於二○○一年增設的世界華文文學獎是花蹤文學獎的最高榮譽。過去的得獎者包括王安憶、陳映真、西西、楊牧、王文興、聶華苓和閻連科。  明報月刊總編輯潘耀明在贊詞中說:  余先生自稱擁有寫作的「四度空間」——新詩、散文、批評、翻譯,他自述:「以樂為詩,以詩為文,以文為批評,以創作為翻譯。」  余先生是一棵文學大樹,枝繁葉茂、亭亭如蓋,詩、散文、批評、翻譯,樣樣能,件件精,在各個領域結下纍纍的果實。  …………  余先生獲得本屆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可謂實至名歸。余先生曾說過:「我們有責任來維持中文的活力。」相信,這也是創辦花蹤世界華文文學獎的旨意。  花蹤世界華文文學大獎從本屆花蹤文學獎開始,結合世界華文媒體集團的力量,由旗下星洲日報、中國報、南洋商報、光明日報、香港明報、明報月刊、亞洲週刊和網絡媒體星洲網聯合主辦,推選出在華人世界裏最有影響力及廣受認同的文學大師得獎。余光中:「花蹤」倒過來讀就是中華  第六次來馬來西亞的余光中說,他與馬來亞十分有緣,他的父親余超英也曾在一九一七年從家鄉福建省泉州市永春縣來馬來西亞麻坡定居,從事馬華中文的教育。「我們歷年來一直說兩岸三地,可是現在馬華的文學越來越上升,或許我們可以說三岸四地,三岸就是馬來西亞加上東馬,四地就是加上馬來西亞。馬華文學是前途無限的。」  余光中在致辭得獎感言時提及花蹤主題曲:海水到處有華人,華人到處有花蹤,「花蹤」倒過來讀就是中華。  「世界上有三大語系,一個是英語,一個是西班牙語,可是人口都不如中文為母語或第二母語的人口多,人口之多,使用之廣,實在值得我們驕傲。一個人如果把華文學好,再學好英文,就走遍天涯無往不利。」  而榮獲馬華文學大獎得主黃錦樹雖然缺席,也在預錄短片道出得獎感言。「花蹤文學獎對我來說特別有意義,它讓我獲得馬華文學身份的認可,所以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黃錦樹憑作品《火,與危險事物——黃錦樹馬共小說選》、《南洋人民共和國備忘錄》及《猶見扶餘》獲獎,「這些系列小說被定為所謂的馬共小說,其實馬共小說也只是一個很寬泛的稱法,裏頭有兩個基本元素,一個是馬共,另一個是小說。馬共是屬於馬來亞一個不可忽視的歷史,我一直投入在華人歷史中,所以其實是比較大規範的反思及清理,更重要的是小說本身,小說本身必須成立,也就是說小說必須達到小說自身的高度。」除了各項文學獎頒獎儀式外,更有一系列精彩的藝術表演,包括以敲擊樂為主軸的表演團體——手集團呈現多個表演,包括與斯塔琴的結合呈現,在花蹤舞台上為觀眾展現出不同音樂互相融合,十分美妙。同時也融入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文化的音樂演出,讓國內外與會者大開眼界,紛紛讚好。  (作者是星洲日報副刊記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