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Yp2BtA' (OS errno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usr/local/lsws/wwwroot/mingpaomonthly/mp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 Can't create/write to file '/tmp/MYwtjSct' (OS errno 28 - No space left on device) in /usr/local/lsws/wwwroot/mingpaomonthly/mp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877
金庸紀念專號新作者 – 明報月刊

何必山中尋猛虎 原來此地有神仙(李志清)

一一九九○年與好友麥天傑兩人在巴黎羅浮宮附近的街頭,跟流浪漢一樣睡了一夜,世界上種種熱愛藝術的人,永遠都渴望在巴黎做夢!那夜兩個香港來的年輕人,拖着疲憊的身軀,馱着背囊,來到宏偉的羅浮宮前,天已入黑。一半原因是未有訂好住宿的酒店,一半原因或許是太癡!年輕人互望一眼:「就在這裏吧!」名副其實五體投地,要在巴黎的土地上匍匐膜拜繁星一樣偉大的藝術!十月下旬,寒風刺骨瑟縮在睡袋裏,背脊緊貼巴黎地上堅硬的石

更多

一壺濁酒喜相逢(李志清)

一 接到好友厲河電話:「有時間說幾句嗎?」嗯!我感到有點不尋常!「松岡先生已經記不起我們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我第一次與松岡博治先生見面, 是一九八九年吧!與松岡先生會面前,他的下屬在港,在報攤上尋尋覓覓,看到了我的一本漫畫,待把漫畫交給松岡先生後,這位先生那又長又鬈的頭髮搭在肩膊上的背影,飄然遠去,連名字我也記不起。 松岡先生總是穿着西裝、白襯衫、結領帶, 拿一個手提包,

更多

特輯:翻譯金庸作品的越南譯者回顧(阮麗芝)

金庸小說一九六三年開始在越南連續出版,掀起了金庸熱,歷久不衰至今,實在值得回顧越南譯者翻譯金庸作品的情況。我會以一九七五年為界,此前,即從越南共產黨一九四五年打敗法國殖民統治北方的時期;此後則是越南解放,統一國家,結束越南南方在二十五多年被美國侵略的時期。不同的政治氣候,影響金庸小說的翻譯情況。 一九七五年之前翻譯金庸的譯者一九七五年以前,金庸翻譯可說百花齊放。第一位翻譯金庸作品的越南譯者是先鋒徐

更多

特輯:金庸小說日文版的嘗試(岡崎由美)

金庸武俠小說集日文版五十五卷從一九九六年十月到二○○四年三月下了七年半的工夫,由德間書店出版的。在日本翻譯介紹金庸小說,這是第一次,也是介紹中國武俠小說的開端。還沒介紹金庸以前,除了一些會懂漢語的人以外,日本讀者幾乎都不知道金庸和中國武俠小說。 武俠專語釋義助日本人理解通俗小說每種類型都有獨特的世界形象與文學表現手法,例如武俠小說的俠義精神、武林門派、武功體系;科幻小說的文明史觀、未來社會、科學技

更多

正在阿堵(李志清)

顧愷之說:「傳神寫照, 正在阿堵中!」一句說話影響了過千年的中國畫,其意大概是通過形相表達內在精神,而眼睛更是傳神的關鍵。近代大畫家關良的戲曲人物就深得其箇中三昧。 《射鵰英雄傳》中有一段情節,寫黃藥師與周伯通比賽打石彈,為愛妻騙閱《九陰真經》。那時黃藥師新婚不久,春風滿面,東邪驕傲自負。因新婚黃太要看經書,當然不會出手去搶,於是比起孩子們的玩意,也切合老頑童的性子。 此等玩意,小時候我們叫「射波

更多

明月!明月!(李志清)

今天剛好是己亥年中秋節。昔日一入秋,夜涼如水,四季分明得多,今天仍酷熱如暑,在街上走一走,就出得一身大汗,想到地球暖化,也想到今年香港沸沸揚揚的問題……去年金庸先生過身,《明報月刊》找我寫一些紀念查先生的圖畫,也寫了一篇紀念短文,幾個月前總編潘耀明先生與編輯張志豪先生相約,希望在《明月》開一專欄寫點東西,可惜一直忙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心注南開四十年──三位一身的葉嘉瑩教授(鄺龑子)

二○一九年九月十日,南開大學為當代詩詞學大宗師、教育家及詩人葉嘉瑩教授,舉辦「歸國執教四十周年暨中華詩教國際學術研討會」;己亥亦為嘉瑩老師九十五華誕之年。古語謂人生七十古來稀,到今天或應改作一百,然而不管如何量度,四十載總佔去成年生命一半或以上。浮生中可以持久如斯的物事,大概不會很多。何況這段緣分,並非預先能規劃出來。身在香港,本來打算出席慶典。不料近月社會動亂,每周交通堵塞,鐵路設施被毀,機場不

更多

特輯:「期望香港有更多優秀作家出現」──專訪余禮禧談香港網絡文學(劉潤豪 訪問、整理)

現今都市人生活與網絡環環相扣,每人一機在手,足不出戶便瞬間閱遍古今中外興衰之事。文藝創作與傳播不再停留於案頭紙張上,創作主體另闢新徑轉戰各大網路平台,試圖將創作搬上無邊際、無界限的互聯網大千世界。當網絡與文學相互融合後,能否有效推動文藝創作生生不息持續發展,且為各方作者、讀者以至媒體出版業重覓出路?本刊專訪點子出版總編輯余禮禧先生,與我們共探香港網絡文學現況。余先生曾參與編輯出版《一路向西》、《那

更多

特輯:紅塵奔波負重任──專訪白先勇、姚煒(潘耀明 訪問、劉潤豪 整理)

日 期:二○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地 點:香港沙田凱悅酒店訪問人物:白先勇、姚 煒 「白老師現在寫作習慣仍堅持用六百字的稿紙嗎?」白先勇笑着回答:「用五百字方格就寫不出來,感覺不太對,所以我買了一大箱放在家裏備用。」被問及是否還堅持用黑筆寫作,白笑言:「對,你比我記得更清楚,藍筆寫起來也不太對。」三月春,小城乍暖還寒,晴雨不定,查良鏞學術基金文化講座﹕「從小說到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蛻變」舉行前

更多

喝下遺忘 吐出記憶

《香港.人》羅國洪、朱少璋 編香港:匯智出版2018年7月 「香港人」與「香港‧人」有何分別?此書編者特意採用後者命名,把香港與身處此地的人相互連結,而非單單只為訴說一個香港人的身份。此書最初的構思源自匯智出版有限公司成立二十周年紀念作,編者期盼全書內容集中「寫人」為主,以「香港人物」為主題,並邀約二十七位香港作家集體執筆,刻畫不同年代、階層下的人物故事,如小巴司機、畫家、填詞人、髮型師以至抹車工

更多

金庸筆下十大英雄(李志清)

  編按:為紀念金庸先生,二○一八年十二月號本刊誠邀香港著名畫家李志清先生繪下精美拉頁畫作,讓金庸群俠送別金庸先生,回響熱烈。今期難得再獲李先生提供金庸武俠小說中十位男主人公的畫作,予本刊獨家刊載,以會各方知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特輯:憶查良鏞先生(李國寶)

能夠認識查良鏞先生,是我的榮幸。與查良鏞先生相知、相交,不經不覺已三十多載。查先生堪稱香港本世紀的神話,是香港極具代表性的作家,他所創作的武俠小說,膾炙人口,風靡全球,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一定有金庸的武俠小說。早年我在英國留學時,已看其報章連載武俠小說。到了一九八五年,我與查良鏞先生出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從此結下悠久的情誼。回想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成立時,查先生所創辦的《明報》,十

更多

特輯:金庸與菩薩道(潘宗光)

金庸先生乃當今武俠小說泰斗,亦為我多年摯友;去年十月離世,令人深感惋惜之餘,亦慨歎人生無常。但我相信作為佛教徒的他,早已參透無常、無我的佛理,往生淨土。我和金庸先生的學佛路向雖然稍有不同,但並沒有阻礙我倆交流對佛理的體會。我一直努力嘗試從科學角度理解佛法的奧妙,注重念佛實修和人間實踐。而先生受到妙法蓮華經啟發,深明大乘的方便要義,洞悉般若空理。他鑽研的佛學領域廣博,理解精妙,造詣高深,能與他交流佛

更多

特輯:金庸與我的小故事(劉天梅)

《明報月刊》老總潘耀明先生邀我寫對金庸先生印象的文章;寫查先生的大文章可多了,那我寫寫與查先生接觸的瑣碎小故事吧。查良鏞先生是先父先母在《新晚報》的同事,在我剛出生不久時,大家同屋共住在報館提供的宿舍,查叔叔住在走廊後面的一間房,而我們在前面的一間;查叔叔曾說他第一次抱我的時候,我還撒了一泡尿在他身上!真不好意思,查叔叔,不好意思極了!後來查叔叔與我父母各有各的謀生計,雖不常見面,但再見時感覺還是

更多

特輯:金庸VS梁羽生(林浩雨)

《明報月刊》上期的「金庸紀念專號」大賣,據總編潘耀明兄透露,要加印到第三版應市,說明金庸在讀者心中的地位是何等厚重。金庸先生終於二○一八年十月三十日。在大家悼念這位武俠小說大家、泰斗、宗師的同時,很自然地也會緬懷與之齊名的另一位新派武俠小說開山鼻祖梁羽生先生。梁羽生於二○○九年一月二十二日病逝澳洲悉尼,今年(二○一九年)剛好是他逝世十周年紀念。梁羽生原名陳文統,熟悉他的人,多呼他的原名,而少稱其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