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山中尋猛虎 原來此地有神仙(李志清)

一一九九○年與好友麥天傑兩人在巴黎羅浮宮附近的街頭,跟流浪漢一樣睡了一夜,世界上種種熱愛藝術的人,永遠都渴望在巴黎做夢!那夜兩個香港來的年輕人,拖着疲憊的身軀,馱着背囊,來到宏偉的羅浮宮前,天已入黑。一半原因是未有訂好住宿的酒店,一半原因或許是太癡!年輕人互望一眼:「就在這裏吧!」名副其實五體投地,要在巴黎的土地上匍匐膜拜繁星一樣偉大的藝術!十月下旬,寒風刺骨瑟縮在睡袋裏,背脊緊貼巴黎地上堅硬的石

更多

一壺濁酒喜相逢(李志清)

一 接到好友厲河電話:「有時間說幾句嗎?」嗯!我感到有點不尋常!「松岡先生已經記不起我們了……」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我第一次與松岡博治先生見面, 是一九八九年吧!與松岡先生會面前,他的下屬在港,在報攤上尋尋覓覓,看到了我的一本漫畫,待把漫畫交給松岡先生後,這位先生那又長又鬈的頭髮搭在肩膊上的背影,飄然遠去,連名字我也記不起。 松岡先生總是穿着西裝、白襯衫、結領帶, 拿一個手提包,

更多

正在阿堵(李志清)

顧愷之說:「傳神寫照, 正在阿堵中!」一句說話影響了過千年的中國畫,其意大概是通過形相表達內在精神,而眼睛更是傳神的關鍵。近代大畫家關良的戲曲人物就深得其箇中三昧。 《射鵰英雄傳》中有一段情節,寫黃藥師與周伯通比賽打石彈,為愛妻騙閱《九陰真經》。那時黃藥師新婚不久,春風滿面,東邪驕傲自負。因新婚黃太要看經書,當然不會出手去搶,於是比起孩子們的玩意,也切合老頑童的性子。 此等玩意,小時候我們叫「射波

更多

明月!明月!(李志清)

今天剛好是己亥年中秋節。昔日一入秋,夜涼如水,四季分明得多,今天仍酷熱如暑,在街上走一走,就出得一身大汗,想到地球暖化,也想到今年香港沸沸揚揚的問題……去年金庸先生過身,《明報月刊》找我寫一些紀念查先生的圖畫,也寫了一篇紀念短文,幾個月前總編潘耀明先生與編輯張志豪先生相約,希望在《明月》開一專欄寫點東西,可惜一直忙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金庸筆下十大英雄(李志清)

  編按:為紀念金庸先生,二○一八年十二月號本刊誠邀香港著名畫家李志清先生繪下精美拉頁畫作,讓金庸群俠送別金庸先生,回響熱烈。今期難得再獲李先生提供金庸武俠小說中十位男主人公的畫作,予本刊獨家刊載,以會各方知音。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更多

金庸武俠作品的畫緣(李志清)

一晃眼,二十多年,大約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接到一通電話,找我為金庸小說日本版繪畫封面及插畫。小時候,跟許多讀者一樣,無數個夜晚在被窩裏追讀金庸小說。八十年代,我居住沙田,上班乘火車轉渡輪,亦成為了追讀小說的美好時光,多少個笑傲江湖夢,多少次俠客行,在那個年頭魂牽夢繫,大俠的影子,遙遠得像天上的星星,不可攀及! 難以置信的合作機會接到那通電話,可以想像,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如何雀躍。不久之後,日本德間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