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金庸先生一次密談(陳 墨)

我與金庸先生也算有緣,只不過緣分不深,見面次數屈指可數。第一次見到先生,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在雲南大理的金庸小說研討會期間,因《雲南日報》女記者熱情引薦,得先生接見,鞠躬握手,行禮如儀。同年五月,在美國大石城科羅拉多大學的「金庸小說與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國際研討會」上,金庸先生不住會,時來時不來,來時則有太多人簇擁,擠不上前,只能遠處仰望。同年十一月,台北金庸小說研討會會場走廊中,先生還是被人簇擁,仍沒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