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子樹 (尤 今)

杏子樹土耳其這家民宿的庭院裏,娉娉婷婷地立着一棵杏子樹。瘦瘦的枝椏上,鋪天蓋地的綴滿了層層疊疊的白花,一簇簇、一串串,沸沸揚揚地開得熱熱烈烈,像頑皮的雲絮玩得盡興而失足掉落在樹上,一團團沉甸甸的,我從來不曾見過如此豐厚如此潔亮而又如斯瘋狂如斯放肆的白色,不由得看得癡了。問經營民宿那女子:「這杏子樹,一年只開一次花嗎?」她聳聳肩,漠然應道:「不知道,一直都是我老爸照顧的。」 我又問:「花期多久?」她神情更冷淡了:「我沒注意啦!」 大美近在身邊,居然麻木如斯。眼中無它,心中也無它。杏子樹呢,不在意。它兀自努力、兀自開花。花開之後,沒人瞅它,它便和陽光快樂地戲耍。繽紛的花信過後,滿樹肥碩的杏子,便是它閃亮的語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