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湖區之憶(方舒眉)

世上總有一處地方,令你魂牽夢縈,令你傾心醉倒。這感覺很奇怪,雖初來甫到,但總覺無比眼熟。好沒來由,無可解釋,也許只能歸類為玄之又玄的前世記憶?少呷了半口孟婆湯?在英國蘭開斯特大學攻讀碩士,造就這一生難忘的回憶。此處有一令我傾注深情的地方,正是離我們大學一小時不到的英國湖區Windermere(溫德米爾)。在親睹湖光山色之前,早已久聞其名。 當年,我與同學在趕好論文後,立即來此風景怡人之地獎勵自己,

更多

河海不擇細流 故能就其深──新加坡藝術大師陳瑞獻的文化長旅(下)(方桂香)

那麼「他往何處去呢?」中華文化是他強大的根本,深植於新加坡這個東西文化薈萃的國際都會的土壤,而那茂盛的枝葉則伸展向包圍全人類最優秀的文化的天空,吸收來自四面八方的豐沛的陽光雨露營養,而茁壯長成一棵世界性的大樹。這種價值取向和精神表現,早在二○○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就已經為陳瑞獻贏得了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的崇高榮譽「水晶獎」(Crystal Award),同時

更多

生活創作的家園與血脈文化根本的原鄉──新加坡藝術大師陳瑞獻的文化長旅(中)(方桂香)

一九八八年九月十日,當新加坡建國外交部長拉惹勒南(S. Rajaratnam)把「新加坡印度純美術協會」的最高榮譽「藝術瑰寶獎」(Kala Ratna Award)的金線藍絲大披肩披在陳瑞獻的肩上時,協會的主席那塔勒佔(D. Natarajan)在長篇頌辭中,除了讚頌陳瑞獻作為第一位榮獲印度文化圈最高榮譽的非印裔人士那不可思議的多元成就外,也肯定他在推廣印度文化方面的貢獻:「陳先生也把印度偉人如泰

更多

陳瑞獻在別處──新加坡藝術大師的文化長旅(上)(方桂香)

新加坡國土小,歷史短,立國只有五十四年,文化的發展自然不可能像其他文化古國那樣「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但具體的歷史事實在人間的層面來說,總是充滿各種偶然,包括天賦予個人非凡才智的偶然,天才的誕生跟國土大小沒有一定的關係。天才如何誕生只有天知道,從來不可能像理論邏輯那樣,可以讓人從A到B那樣,條理分明去理解,反之,只能讓人用心去感知天心,了知天意有時會憐小土,比如在政治的範疇,無端降下了

更多

旅日畫家盧思──岩彩畫綻放滿園春色(方舒眉)

繁花似錦的三月天,遇到了一位擅長岩彩畫的旅日畫家盧思,她將傳統中國花鳥元素,還有自己與女兒的生活點滴,完美融入日本岩彩繪畫藝術中。在香港集古齋的《遊園驚夢.原來紫嫣紅開遍─旅日畫家盧思岩彩畫展》上,欣賞一幅幅充滿色彩與美麗花鳥的作品,令人彷彿來到滿園春色之境。畫展當天,盧思的母親和小女兒也一起出席,祖孫三代喜盈盈來到她於香港的第二次畫展。慮思出生京劇世家,外祖父是著名京劇大師張君秋,她來唱一曲表

更多

得字的妙用 (方梓勳)

漢語的「得」字有很多妙用,根據字典的說法,「得」屬會意,金文字形,右邊是「貝」加「手」,左邊是「彳」,表示行有所得,手裏拿着財貨,自然是有所得。「得」大部分都是積極的意思,例如:可以、滿意、實現、完成、獲取、適合、必須。我做人以至待人接物也很喜歡這個「得」字,有兩句話,就是:「過得人,過得自己」,以及「放不下,也得放下。」這樣的人生哲學,才可以得到快樂。你最精明,我最笨拙,得了。控制狂、小心眼、鑽

更多

沈漢武的紅衛兵油畫 (方毓仁)

《紅牆騎士》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我就讀北京育英小學(人稱共和國第一紅校)。校內有劇院式的豪華禮堂、室內外操場、果園、動物園,甚至自己的醫院。學生全體住宿,與平民百姓隔絕。毛澤東、劉少奇的子姪與我同校;將軍、部長子弟比比皆是。同學們衣着樸素,暗地裏互比父輩官職高低。中學六年我在北京八中度過。八中有三分之一的學生來自高級幹部家庭。高幹子弟崇尚體育運動,尤其是部隊大院的孩子,籃球打得好。他們談天說地,不是

更多

知識分子在政治大潮中的宿命  記父親舒蕪 (方竹)

  中國左翼文化代表人、作家胡風,在新中國成立後,因文藝思想與主政者不同而遭到整肅,並掀起了一場涉及面巨大的政治批判運動。一般人都以為,胡風的入罪,和舒蕪「交出」胡風信件有關。胡風派的文友,都因此無法諒解舒蕪。方竹是舒蕪女兒,她分析波譎雲詭的政治大潮,挖掘父親的內心想法,為歷史作注。--編者

更多

知識分子在政治大潮中的宿命  記父親舒蕪 (方竹)

  中國左翼文化代表人、作家胡風,在新中國成立後,因文藝思想與主政者不同而遭到整肅,並掀起一場涉及面巨大的政治批判運動。一般人都以為,胡風的入罪,和舒蕪「交出」胡風信件有關。胡風派的文友,都因此無法諒解舒蕪。方竹是舒蕪女兒,她冷靜分析波譎雲詭的政治大潮,挖掘父親的內心想法,為歷史作注。——編者

更多

有教無類 (方 正)

有教無類  教育猶如船上的桅帆,又如定海的南針,它叫人明白學習是生命的長途鍛煉,只要朝正確的方向全力以赴,必能成就堅毅的人格。一旦揚起知識的帆,各人的視野豁然開朗,欣然邁進另一思想的境界。它也時刻提醒你,教育即生活,各種活學活用的科目均值得虛心學習。大學的辦學精神,應具備終身學習、有教無類的理念,作為其推動力。

更多

周永康案雜議  ——訪問杜導正  (方劍)

  二○一四年歲末,本刊專訪杜導正,他從周永康案談起,比較了建國初期的「三反」、「五反」,認為現在習近平推行的是「半運動式反腐」雖然並不是理想的方法,但卻是一種不得已的做法。現在是過渡階段,長遠而言國家應以推行法治、建立法治社會為目標。——編者

更多

拯救《炎黃春秋》  收編風波傳聞後訪問杜導正 (方劍)

  北京盛傳《炎黃春秋》接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限令,在六十天內更換主管主辦單位,劃歸中國文化部屬下的中國藝術研究院管轄。本刊專訪《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他細談《炎黃春秋》的歷史和方針、與中宣部的恩怨,以及對習近平、對國家的寄望。——編者

更多

萬茂里的歲月 (方舒眉)

  歲月無聲,物換星移。腦海中某個角落,總有不因流光而忘卻的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影像。港島皇后大道東近金鐘依靠山邊的那幾條小街,其中有一「萬茂里」,就是一個我腦海中特別的所在。八十年代初的灣仔,尚未有太古廣場,星街前後也沒有豪宅和高檔食肆。一切都是那麼質樸、自然。  有四年歲月,我幾乎每天都來到這裏,沿着斜路往上走,過了陳樹渠中學,再走一段路,很快就來到那幢數層高的樓房,我的大專母校——樹仁學院。  這時的我閉上眼睛,腦海中的影像更加清晰,萬茂里的早上,許多時會看見一對夫婦在學校門前迎接我們這些莘莘學子。  他們正是創建這所學院的嚴母慈父——鍾期榮校長和胡鴻烈校監。    在萬茂里的歲月,是忙碌又愉快的,我念新聞系,大一時就深覺幸運,這裏雖然規模不大,卻有鴻鵠之志,課程水準高,聘請的老師皆是一時之選……國學老師是宋郁文、中國文學司馬長風、教翻譯及新聞系主任是張同老師,還有教新聞採訪的陸鏗和電台廣播的吳瑞卿、大眾傳播的葉特生、戲劇的李援華……  萬茂里之外,有些日子我們也會在跑馬地一座小別墅上課,三層樓的舊房子,房間非常大,外邊的小花園有兩張乒乓桌,課餘還會在這裏乒乒乓乓的玩一陣子。後來才知道別墅原是校長的家。  那時有些同學在背後說校長的閒話,說她很惡,又專制又獨裁等等。我因這些道聽塗說,遇見她就感到幾分緊張。當然,對世情還不甚了解的我們,又怎能明白她為了辦好樹仁而付出的辛勞與奔波?「大家要守護這個名!」  要興辦一所大學,談何容易?既要有強大資金建設校園、購買設備,也需極大魄力策劃完善的課程安排與銜接,還需聘得願意效力的良師助陣,一起構建學院精神,此外,更要為即將畢業的學生鋪路,尋找實習及就職的機會,凡此種種,我們這位「樹仁之母」鍾期榮博士一直孜孜不倦,無私奉獻。  而為了堅持大學四年制,她更拒絕了政府資助,獨排眾議,特立獨行,她不欲樹仁偏離世界主流,也深恐影響學生之未來……  古今成就大事業或大學問者,莫不如王國維《人間詞話》之所言:「『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為伊消得人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  鍾期榮博士有見當年香港大學學位之嚴重短缺,毅然興辦樹仁,凡四十餘年之辛勤灌溉,由大無畏開拓者,到守護大學成長,她放棄安逸的生活,耗盡家財,還要「仆心仆命」的保住院校。「樹仁」得以正名那天,電視台訪問時,她說:「大家要守護這個名!」  「樹德立仁」正正是賢者伉儷二人數十載來以身作則,樹立起來的典範。感恩於前人的努力提攜,造就無數學子的美好前途,期望生命影響生命,學生們與後來者自不能稍忘其宗旨與偉大之教育使命。  (作者是香港作家、世紀文化出版人及總編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