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三角」都是舊電池? (王友金)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辛棄疾《清玉案》  吳康民四月二十三日獲溫家寶接見,會面一個半小時,席間吳老向溫總談及下屆特首人選問題,溫總「笑而不答」。五月十一日,吳老在《明報》發表《二〇一二來個「鐵三角」又如何?》一文,提出以三位熱門行政長官人選范徐麗泰、唐英年、梁振英組成的「鐵三角」政府,由范擔任行政長官,唐繼續做政務司司長,梁振英為財政司司長。從此,有關行政長官的話題便活躍起來了。有多少能耐和本事都已表露無遺  有道是﹕內行看門道、外行湊熱鬧,行政長官選舉關係到七百萬港人的前途,也影響到十三億中國人民的穩定。筆者作為一名草根學者,關注行政長官選舉的政事,搜集了不少資料,經過多年探索和研究,自有個人觀點和看法,現加以整理編著,期以一系列論述,探討來屆行政長官的資格、學識、承擔和使命。  本來,吳康民轉述溫家寶「笑而不答」回應記者有關新行政長官的詢問,是一次很好的契機,把這個問題置於未知數的迷霧中,以增加香港論壇的氣氛。殊不知,吳老過於性急,一下子又把底牌揭出來,使人摸不透吳老到底掌握了多少中央內幕。中央對新行政長官的構想難道就如此明確簡單嗎?或吳老是在幫中央製造選舉行政長官的氣氛?  竊以為,中央今日對新行政長官的揀選是需要也應該深思熟慮的,決不是一個現成的「鐵三角」就可以草草收兵。這是一場持久戰,因為﹕一、中央決不會也不應該起用舊人擔任新行政長官;二、中央正在物色和培養新的行政長官;三、新行政長官需要具備更全面、更理想的條件。至少有兩三個人影在晃動  香港特別行政區已經成立了十四年,行政長官也經歷了三屆,兩位行政長官董建華和曾蔭權任期內總算能滿足中央「維持穩定」的要求,也可以把香港經濟打造成基本上滿足港人的需要。但總體評價,港人大多數還是不滿意行政長官的施政,對政府官員的評價也是貶多褒少,令香港人不時緬懷過去的優勢如五六十年代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成績。再加上第四屆行政長官正面臨中共十八大的召開、新領導層上台,以及政治體制改革何去何從的局面,香港新政府必然深受未來中央新形勢的左右。在這雙重的背景下,香港新行政長官需要有新思維、新活力、新理念與中央打交道。因此,如果再沿用過去十年港英舊官員那一套,決無法應對具有五千年中國悠久文化傳統,六十年革命鬥爭經驗、三十年改革開放所取得輝煌經濟成就和一個擁有八十萬黨員、組織嚴密、思想基本一致的中國共產黨的挑戰和博弈。職是之故,現在浮出水面的「鐵三角」都是舊官員,在過去兩屆政府經過考驗,有多少能耐和本事也都表露無遺,如再蕭規曹隨,委以新行政長官重任,還不是「舊電池」?決發揮不出新能量。筆者認為,他們遲早要退出歷史舞台。  那麼,舊電池不能用,新行政長官在哪裏?  倘留意香港政壇的微妙發展,當可隱約見到在燈火闌珊處,至少有兩三個人影在晃動。你或許可以看出,他們年約五十多歲,近幾年的政治生涯升遷得很快,由某種專業轉為政府官員,過去並且與中央各界交往密切,關係良好。轉為政府官之後,不擔任實質要務,但工作都很踏實,民望極高,又廣交商界,還組織了智囊團,替政府研究政策。有人甚至無端端辭退要職,退隱讀書;甘做教書匠,進入學習培訓圈子。更加重要的是,這幾位朦朧可見的人選,都是香港永久居民、通曉中英文、清廉正直、愛國愛港,雖非頂尖專才,但卻是行政長官好材料。總之,中央心知肚明,他們也心領神會。有一天,黑馬出現,大家也許會大吃一驚。  筆者已說,在歷史時代大背景下,新行政長官自然需要具備新思維、新理念、新條件,才可以與新中央打交道,才能夠承擔得起香港未來新形勢、新任務。所以,香港需要一個新的行政長官,也正是中國面臨一次大轉變前夕,香港遇到的新挑戰、新變局。下期開始,筆者會將新行政長官所應具備的新條件、新理念寫成「新行政長官論」。第一論是行政長官當選的資格和條件。  透過一系列論述,希望新行政長官能略通每個條件精神。孰是舊電池?孰是新電池?無論白貓黑貓,鄧小平說過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新舊電池爭論,茲擺下擂台,請來比試比試。  (「新行政長官論」之一。作者是中國政法大學客座教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