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回看劉以鬯──文學中的電影故事 (黃勁輝)

劉以鬯先生逝世,宣示香港文學巨星殞落,張愛玲、徐訏、葉靈鳳等一脈的海派南來文人之曲,將近終結了(一九三三年出生的馬朗,幾乎是現時碩果僅存的南來作家之一,據聞身不在香港)。回首劉以鬯百年人生,很多人只注意到他的代表作《酒徒》是學術界推崇的華文首部意識流長篇小說,又或是他扶持香港戰後第一代至今,幾代文學家的貢獻。但是較少人注意的是,劉以鬯其實是一位超然於政治的藝術家。據廣州學者許翼心教授透露,曾有人提

更多

齋戒與齋戒牌 (許曉東)

清代時齋戒牌為參與祭祀人員佩帶於胸前的牌式小物件,質地有玉、翡翠、琥珀、金、織物、金屬胎畫琺瑯、瓷胎畫琺瑯、木等等。形式多樣,見有蝠桃式、葫蘆式、橢圓形、長方形、香袋形等,大小約在四至九厘米之間。兩面分別裝飾滿文及漢文「齋戒」二字。 齋戒牌的出現,與齋戒活動相關。所謂國之大事在戎與祀,祭祀是古代國家大事之一。古人在祭祀之前,通常需要沐浴齋戒,以示對鬼神的尊敬。明洪武三年(一三七○年),制定祭祀之制

更多

解碼李小龍──寫在李小龍逝世四十五周年 (馮應標)

李小龍是香港人,他是香港歷史、文化的一部分,是這兩三代港人的集體回憶;他亦是海外華人一分子。他在美國三藩市出生,在香港長大,十八歲時返美求學,在彼邦生活十多年、擇西婦為妻、洋人為友。在荷李活打拼了五六年後,卅歲時回流返港發展,成為舉世矚目的天王巨星。李小龍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返港時,絕對有一個典型美國人的思維、生活習慣和處事方式。解讀李小龍,必須從他的港人和美國華人雙重身份入手。 為什麼能與毛澤東相提

更多

杜月笙簽名書法都是代筆的 (杜維善口述、董存發整理)

從未發表過的照片現在外面的雜誌、報紙還有網路,有很多家父(杜月笙)的照片,有的不是他來的,甚至有合成的。這張照片(見下圖),是家父第一次去香港辦護照時拍攝,那時候去香港要用護照,應該是他的第一張標準照吧!外面的人都沒有看過這張照片,看來很年輕,但什麼時候照的,就不曉得了。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出家父的耳朵很大,所以外國人叫他Big Ear Doo,即大耳杜,老話兒講耳朵大,有福氣。照片背面有家父的名字「

更多

徘徊在意識形態之間的官方歷史教育--從殖民地走到特區時代 (張 往)

八九民運作為影響歷史走向的轉捩點,對香港歷史教育也有深遠影響。「六四」事件發生後,外交政治形勢劇變,隨着《基本法》落實,彭定康被委任為港督,中英雙方在回歸前的政治角力變得激烈。到了回歸前夕,教育局分別頒布新版本的中史科及歷史科課程綱要,中史課程加入「建立對民族、國家的認同感及歸屬感,達致民族團結,共同建設國家」的原則,開始加添國民教育的色彩。而歷史科則維持強調公民精神,但無着墨於對英國的認同或政治

更多

我所知道的《青年樂園》 (梁慕嫻)

《青年樂園》又名《青樂》,是香港的一份周報,創刊於一九五六年四月,在「六七暴動」期間被英國當局控以煽動罪,勒令於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停刊,共出版十一年半。筆者早已慢慢地忘記了這個「戰友組織」,直至二○一四年八月朋友傳來左丁山文章,文中提起因他另有一篇關於《青年樂園》拿北京資助的文章,金文泰中學學生、《青年樂園》派報員石中英給他電郵說:「誤解往往由不溝通開始,偏頗往往來自事實了解不足」,並附上他於二○一

更多

從學生時代談起—專訪林青霞 (張惠珊)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林青霞出席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的高桌晚宴,並接受書院委任成為書院的榮譽院務委員。晚宴前,林青霞接受書院專訪,分享學生時代的回憶、從影前後的挑戰、執筆為文的緣由。回想學生時代,林青霞憶述︰「剛升上高中時,我長得又矮又瘦。步入教室那天,我比其他同學晚了進去,同學見到我,還以為有人走錯教室,原來他們把我看作初中生呢。」高一時,她身形瘦小,坐教室第一排,三年之後,倒長高不少,遷往最

更多

我的「右派」生涯 (陳 震)

我今年八十四歲,二十四歲那年被打成右派,「花樣年華,正待綻放,卻已凋零……」我要感謝親人和喜歡過我的人。也感謝那些欺侮我,折磨過我的人。前者在精神上支持我歷盡坎坷。後者用獄火焙燒錘煉了我,使我擁有極大的財富—運動員般的體魄和頑強不屈的毅力。我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在重慶出生,取名陳訓能。父親陳肇虞,字學池,母親王幼茗。我有個大我三歲的同父母哥哥陳訓明,還有一位大我十五歲的異母姐姐陳訓方。我出生三個月

更多

李敖的棒子,你接不接? (陳學祈)

李敖走了,一個曾站在時代波濤頂端、笑傲古今的文化人,如今走入歷史,成了歷史的一部分。有人說李敖是大師,也有人說李敖是「文化頑童」,但筆者寧可用「文化梟雄」來稱呼他。說李敖是大師的人,可能不了解中國近現代學術史發展(怎樣才算大師?不妨看看胡文輝的《現代學林點將錄》)。認為李敖是文化頑童的人,大概只看到他的文章,沒注意他的言行,因為李敖早已超過「頑童」的程度了。眾人皆知李敖打官司的功力一流,不論是年輕

更多

漂木歸根 漂木不朽—沉痛悼念洛夫先生  (陳浩泉)

溫哥華時間三月十八日傍晚,驚聞洛夫先生辭世,極感哀傷,心情沉重!在這之前,已得知洛夫先生患上肺腺癌,正延醫服藥,治療之中,但沒想到病魔竟如此凶狠,這麼快就擊倒原本看來體型魁梧、健康狀況甚佳的「詩魔」,一下子就奪去了他的生命!據知,洛夫先生於三月十日因氣喘不適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兩天後進加護病房,最後於十八日(台灣時間十九日凌晨三時許)離世。三月上旬,我打電話到台北,與洛夫太太談了一陣,她說洛夫先生

更多

重讀王滬寧舊文兼憶往事 (賀越明)

儘管之前已有海外媒體提前披露,當王滬寧﹙圖﹚作為以習近平總書記為首的政治局常委之一,在中共第十九屆一中全會閉幕後登場亮相時,仍被視為爆冷的黑馬,海內外為之驚訝者不在少數,更有人感到好奇:由滬上一介書生、知名學者,到高層智囊、核心幕僚,直至入列位極人臣的正國級領導人,王滬寧究竟有怎樣的人生經歷?具備何種過人之處?不僅各種華文媒體接連刊文探究,西方主流媒體和智庫也予以重點關注,美國《紐約時報》兩年多

更多

菁莪毓士度金針--饒公與浸大饒宗頤國學院 (陳 致)

二○○○年來香港之前,當然飫聞饒先生之盛名,也讀了不少先生的著作。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的時候就知道,饒先生是這裏中文系的創系系主任。但第一次見饒先生,是在二○○二年。當時先生在中文大學有個演講,是關於古史中玄鳥的傳說。講座中,聽者如雲,坐滿了中文大學的大講堂;饒先生則舉凡甲骨、金文、器物、文獻,縱橫出入,令人折服。特別是舉證甲骨文中「玄鳥」的合文,是此前我未曾注意到的。其後,二○一○年,陳新滋校長

更多

沙田山居 情繫中大—記余光中手稿及藏品捐贈典禮 (黃秀蓮)

余光中教授於二○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早上離世,離世前最後的禮物,是送給香港中文大學、送給香港,為沙田山居寫下完美句號。這份最後的禮物是什麼?何以送給中大?又何以相贈之物剛剛在離世前夕抵達香港?這一切一切,似是偶然,又似必然,其中綢繆山環水繞的情分。余教授與香港的緣分始於一九四九年,他隨父母住在銅鑼灣道的板間房,是個失學青年,一年後渡台,升讀台灣大學。二十五年後,由一九七四至八五年,他成為中文大學中

更多

從歲月軌跡看蔣經國與台灣(黃肇松)

蔣經國先生辭世三十周年,是海峽兩岸和平接觸三十周年,當然也是兩岸新聞交流三十周年。一九八八年(民國七十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台灣實施了三十多年的「報禁」開放之後的十三天,台灣《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忠先生在辦公室召集編輯部主體人員,討論報紙進一步改版事宜。下午四點左右,秘書悄悄進來報告余先生:「中央黨部電話,說有急事。」余先生拿起辦公室桌上電話聽筒,聽了二十秒許,只回一句:「我立刻到。」隨之起身到角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