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談《魯拜集》第一首的迻譯(傅正明)

波斯大詩人奧瑪.珈音(Omar Khayyam)四行詩集《魯拜集》(Rubaiyat),由於英國詩人和翻譯家愛德華.費茲傑羅(Edward FitzGerald)不拘原文的英譯而成為英詩經典,不斷再版,蜚聲國際詩壇。百多年來,中譯迭出,至今熱潮不退。費譯一八五九年第一版第一首與修改後的第四版第一首,措辭立意均有所不同,兩首四行詩與珈音波斯文原作都不貼近。此文只談更為流行的費譯第四版第一首的詩意和中

更多

陳省身精神的特色──從題詞「老馬識途」談起(葉 豐)

上世紀八十年代,筆者以中年在德州超導中心(Texas Center for Superconductivity in University of Houston)屬下研究所再學習,自當倍加努力;因而常「沉浸」於實驗室與圖書館而「不能自拔」。有一次查閱文獻着實乏了,就隨意瀏覽書刊放鬆一下;當翻閱到一大冊《數學群英》(Mathematical People)時忽見「老馬識途」幾個蒼勁的毛筆字赫然嵌在一

更多

子平不平凡──我所認識的香港黃子平(陳國球)

黃子平,名字早已在香港上世紀八十年代一本重要文藝刊物《八方》上見過。對其人其說有比較具體的認識,還是從閱讀陳平原送我的一冊小書《二十世紀中國文學三人談》開始。這本一九八八年出版的小冊子,也是我個人與國內現當代文學學人接觸的標記之一。另一個有「個人史」意義的標記是九十年代初北京和香港兩地合編的《文學史》集刊,由北京大學出版社以書號方式出版了三輯。集刊的國內編委是陳平原、錢理群和葛兆光;香港是我和陳清

更多

一封寄自香港旅人的信函──外國人看香港示威活動(Filip Mazurkiewicz 撰、達 太 譯)

我一生中從未見過路障,直至二○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那路障是黃色的,你可以看到許多穿着黑衣的示威者,黑色的點以黃色的牆壁為背景,像蜜蜂一般的顏色。除此之外,雨傘的黑色形態,磚塊和石頭排列成有規律的小塔陣,就像馬賽克一樣。 波蘭文學中的示威敍述我是來自波蘭的文學評論家。波蘭文學在各種場合都有現成的陳詞濫調,特別是在起義、示威、戰爭和政治動蕩,其中也有關於路障的。例如,安娜.斯威爾(Anna Swir)

更多

陳文芬的信(陳文芬)

親愛的耀明兄: 我的丈夫馬悅然已於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整在家仙逝,享年九十五。悅然自從三年前害病,很少跟朋友聯絡,他珍惜最後在書桌前奮鬥的時光,努力讀書,翻譯《莊子》。他堅持到了最後一刻「活着死」的生存狀態,在家裏圓寂而去,我們的大孫子、曾孫女得以搭乘當天的夜車從南方到首都,在第二天早晨到我的公寓全家人喝了咖啡,送悅然的大體離家時,太陽出來。我們遵從中國的古禮,請四十歲的大孫子打了一把黑傘,護送爺

更多

特輯:佛緣九一九──馬悅然訂婚與離世之日(曹乃謙)

腦血栓後遺症使得我經常頭暈,兩年了不能寫作。今年秋天我就來到山東龍口高爾夫壹號養病,為的是這裏海邊的氧氣足。這天上午接到一個女孩的電話,可我耳聾,聽不清她說什麼,讓她給我寫短信。一會兒短信來了,先說是成都《華西都市報》文化記者張傑,可後面的話讓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她問我可知道馬悅然先生有不幸的消息嗎?我趕快簡單回覆問﹕「什麼不幸消息?」她說﹕「你和馬悅然先生是好朋友,你也不知道這事,那但願是誤傳吧。

更多

特輯:漢學家最後的時光(陳文芬)

十月十七日下午悅然在我們平常吃飯的座椅上,像一個老和尚圓寂一般升天了。我的情緒還處於頓失依靠的深淵。深夜裏我感覺我聽到悅然的呼吸,白天我穿他的毛衣呼吸他餘留的體味,讓我有安全感。潘耀明極力的約稿,我決定用客觀陳述的方法,描述悅然的最後生活。 「悅然真的救了瑞典學院」我的摯愛,瑞典漢學家馬悅然已於十月十七日下午三點半在家中平靜過世。我在第二天,十八日上午九點多電話通知瑞典學院前任常務秘書(現任諾貝爾

更多

特輯:評朵卡萩小說──從夢境、神話和內心生活到政治議題的轉向(彭礪青)

由於受「#Metoo」運動的影響,二○一八年度瑞典學院有評審因為性醜聞而辭職,令去年諾貝爾文學獎懸空至今,終於在二○一九年十月份,瑞典學院才宣布去年和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分別是波蘭女小說家朵卡萩(Olga Tokarczuk)和奧地利劇作家漢德克(Peter Handke)。與漢德克相比,朵卡萩更像一個默默創作的作家。然而華文讀者對波蘭作家所知甚少,在她的小說中,只有《太古和其他的時間》和《收

更多

特輯:三代人的生命記憶──兩岸七十年對台灣的影響(葉國豪)

時光荏苒,兩岸分治已屆七十年。這七十個年頭可能是尋常人的一生,也可以直接地影響三代人的生命記憶。在大時代中,國際局勢的張力、政權與意識形態的對抗,當下個人未必明白與掌握、也不盡有充分的選擇,但是就這樣被捲入大江大海之中,回首已是一生。 祖父輩在省籍和族群觀念的掙扎「他」早於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與殘部約計一百萬人敗走台灣前,來到了這個陌生的島嶼。經歷了日軍侵華,躲過一次又一次的空襲轟炸,那個年代的人似

更多

十分情一分話柄──任白歌聲朗如月(黃秀蓮)

我從舊香港的月色走過來,維港月色,年年依舊。人事變遷,哪堪重認?不覺間,我也步進月色朦朧的年紀了。幼時,市民娛樂主要是聽收音機,粵曲音波,永晝長夜,都飄盪於空氣中,許多曲子聽來只嫌太長,唯獨任白歌聲,一飄來,就滿室荷香。一個孩子,得姑婆疼愛,自然愛姑婆所愛,迷上任白,起初純粹是愛的延伸。這種愛,愛得單純,溢滿童真。儘管日子過得相當儉省,幸而戲票不貴,要是黃牛黨不來炒票,一張票,一元多,可容一大一小

更多

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記我所認識的幾位數學家(陳方正)

費茲傑羅(Scott Fitzgerald)有名言:「讓我告訴你那些真正有錢的人是怎樣的吧。他們和你或我都不一樣。」這話的巧妙在於直言不韙,卻似是而非。但倘若把它移用於數學家身上,那就確切不移了,這我到大學三年級才有點悟到。那時我已經修畢高等微積分和複變函數論,都沒有碰到困難,但擱在書架多時的拓撲學卻猶如天書,最後無奈拋開──心想幸好這不是我的主修。但令我真正體會這道理的,則是三位同窗的經歷。特拉

更多

不可取消聆聽及說話考核──有關修訂中文科課程(無 崖)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早於本年六月曾就本地課程改革製作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就高中課程的改革提出方向。諮詢文件內提及中文科的改革方向為:一、減少考核卷數;二、強化文學經典的學習。雖然文件中未明言需減少的是哪份考卷,但諮詢文件中引述持份者意見,質疑的是聆聽及說話兩卷的效果: 有持份者認為文憑試中國語文科的課程設計着重語文運用的功能,並建議在教學上增加中華文化元素。另有意見指,中文既為大部分學生的母

更多

特輯:夢魘槍聲的迴響──從「六四.三十」到「反送中」(陳清華)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三時 北京天安門廣場歷史博物館門外,旁邊那趟大的空地,今夜已變成了救傷站,傷者不斷從四方八面送來,先治理一下再送醫院。在橫七八躺的各種擔架上面,躺着學生、市民、媽媽、小孩,死的死、傷的傷;擔架已不敷應用到一個地步,連廣場帳篷中的生鐵摺床和醫院本身的附床也直接用來搭抬傷員。我走在傷者痛楚中的哀嚎與逝者永遠的沉默之間,在強忍着面對強權冷血打壓的憤怒,在試着專心眼前也許仍能生還的人

更多

特輯:神話的崩落與重建(陳愷祺)

二○一二年反對國民教育運動,一四年雨傘革命,乃至今年的「反送中」運動,政治議題貌似逐步把社會以年齡分成兩派:新一代人與老一輩人。雨革時有一句話:「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當時走上街頭的都自命是「生於亂世」的,「被時代選中的小孩」,為社會為公義,「我們」做「你們」上一代人不願和不敢做的,「我們」替「你們」爭取自由,「我們」承擔「你們」懦弱的後果。的確,從雨革到反送中,走上街頭的大多是青年,甚至學生。就

更多

青史他年有定評──關於《陳克文日記》回應的一點補充(梁基永)

《陳克文日記》(下稱《日記》)自出版之後,引起史學界的關注,由於牽涉重要史事,多與汪精衛南京政權有關,遂引起汪精衛家屬的反響,汪先生的外孫女,何重嘉女士撰寫了一篇讀後回應,由筆者翻譯並修改後,發表於《明報月刊》今年三月號上,同時亦由陳克文先生之公子,陳方正教授撰寫一文作為回覆。筆者並非汪氏或何氏親屬,執筆寫此文,乃因為文獻學專業的關係,覺得史料之提供,須以真實為第一要務,故不憚饒舌在此奉覆。筆者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