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一夢間 (傅薇揚)

  正在舉辦的「香港舞蹈節二○一三」,由香港芭蕾舞團與德國多特蒙德芭蕾舞團聯合編導的《紅樓夢——夢紅樓》,以西方古典芭蕾舞去立體呈現和詮釋《紅樓夢》這一中國經典名著,為「紅迷」們提供嶄新的觀賞角度,可謂芭蕾舞蹈中的創新嘗試。  《紅樓夢》的故事,幾天幾夜也說不完,解讀之文獻資料更是浩如烟海。以芭蕾舞劇為載體,故事突然變得簡單而又複雜。稱其簡單,是編者專注於寶玉、黛玉、寶釵的愛情故事,木石前盟貫穿寶玉的一生,又跨越時空——清代、民國、現代;稱其複雜,在於舞蹈的舉手投足和場景布置都蘊含心思,窺見大觀園百態。服裝也是一大亮點,全劇約二百套服裝,著名時裝設計師張天愛為舞劇擔任服裝指導,除了須體現出不同時代的特質,設計師更獨具匠心,服飾中添加了不少雪紡、輕紗等材料,既突出朦朧且飄逸的東方之美,又可體現芭蕾舞蹈獨特的輕柔舞姿。  用西方古典芭蕾舞譜出中國經典小說《紅樓夢》,既是創新嘗試,亦是挑戰。對於香港這個中西文化相遇、碰撞和結合的地方,將中國歷史、文學經典元素糅合於芭蕾舞中,無疑可以成為香港芭蕾舞團的獨到之處。  「對香港芭蕾舞團而言,找回自己的本土身份尤為重要。」香港芭蕾舞團總監區美蓮說,當大家總是在跳《睡美人》、《天鵝湖》,香港芭蕾舞團還有沒有其他的可能呢?另一邊廂,旅歐二十多年、了解中西文化的著名華裔編舞家、德國多特蒙德芭蕾舞團藝術總監王新鵬也一直在尋求一個與中國有聯繫的文化回歸之作,雙方攜手,《紅樓夢——夢紅樓》應運而生。該舞劇在德國的首演得到好評,十月底,移師香港演出。  出乎意料之外,一段政治審查插曲,令該劇成為全城熱議。在十月廿五日的首演後,舞劇中十二分鐘涉及「文革」背景投影片和紅衛兵高舉《毛語錄》等群舞被刪,舞團解釋來不及打字幕而刪戲,多特蒙德芭蕾舞團則表明,該劇在當地演出時並無字幕,加字幕手法不尋常。又如刪去「紅牆坼裂」的情形,原有場景是劇中主角賈寶玉在林黛玉死後無比傷痛,在空空的舞台上,面對投影的紅牆泣訴;影像由紅牆坼裂,再穿越明清兩朝、走向民國、「文革」,牆上會出現清朝慈禧太后、國共內戰等內容。王新鵬在首映前曾接受報章訪問,透露要以《紅》劇展現中國的大觀園,不止着眼於主角的感情細節,希望「透過台上的一道牆,穿越明代、清代,經過民國、『文革』,到今天」,「中國所經歷的苦難,天災人禍、戰爭什麼的都有。寶玉不只是寶玉,而是個中國人」。  在輿論的一致批評聲中,被刪除的片段最終重回舞台。  紅樓夢醒,寶玉在白雪紛飛下出家,一切回歸虛空。舞到劇終,一夢醒來,不知看台上的觀眾,又看到了什麼?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