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紺弩刑事檔案(節錄) (寓 真)

精彩摘錄:我昨天去找了聶,與他「暢談」了一陣。下午,我帶了一瓶酒先去找向思賡,向看到有好酒,欣然同往聶處。我打算約聶外出,如果他不願外出,那就去他家裏喝。去時,聶一人在家寫詩。我提出了邀請,聶很乾脆地答應了。傍晚時,到西苑餐所後,聽聶的安排,在露天座裏喝酒,等到晚八點吃夜宵。於是第一次買了火燒、炸蝦、豬肝、蛋卷、腐竹等喝酒。我一直沒有主動提出什麼。等到酒乾了半瓶之後,聶已酒酣耳熱,他單刀直入地展開了一場反動的談話。向思賡在旁邊不時幫腔。興致非常好。再加叫了兩樣冷菜,聶更要吃熱菜,又叫了。直談到夜宵上市以後。吃完夜宵後,步行到動物園附近,聶叫了人力車,同往他家,在那裏又聊了一陣。一個晚上我得到了一點東西,破去不少鈔,總算起來在二十元以上。茲將他的談話,盡最大可能真實地記錄下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