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照逝水(張香華)

每逢老朋友從外地來到坐落在新竹偏遠鄉間的家來看我,我總會親自到新竹高鐵站去接、送他們,一者是為了回報朋友的熱情,再者是因為我可以再一次欣賞到新竹高鐵站建築新穎而奇幻的景觀,遠遠看過去車站像一隻銀灰色的大鳥伏在綠色的草地上,好像正準備展翅高飛,我總不忘向朋友介紹:「這是我最欣賞的一個高鐵車站,它的設計者名叫姚仁喜。」我向朋友說,朋友們點點頭,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這位建築師,其實我對建築師姚仁喜知道

更多

徘徊在意識形態之間的官方歷史教育--從殖民地走到特區時代 (張 往)

八九民運作為影響歷史走向的轉捩點,對香港歷史教育也有深遠影響。「六四」事件發生後,外交政治形勢劇變,隨着《基本法》落實,彭定康被委任為港督,中英雙方在回歸前的政治角力變得激烈。到了回歸前夕,教育局分別頒布新版本的中史科及歷史科課程綱要,中史課程加入「建立對民族、國家的認同感及歸屬感,達致民族團結,共同建設國家」的原則,開始加添國民教育的色彩。而歷史科則維持強調公民精神,但無着墨於對英國的認同或政治

更多

從學生時代談起—專訪林青霞 (張惠珊)

二○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林青霞出席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的高桌晚宴,並接受書院委任成為書院的榮譽院務委員。晚宴前,林青霞接受書院專訪,分享學生時代的回憶、從影前後的挑戰、執筆為文的緣由。回想學生時代,林青霞憶述︰「剛升上高中時,我長得又矮又瘦。步入教室那天,我比其他同學晚了進去,同學見到我,還以為有人走錯教室,原來他們把我看作初中生呢。」高一時,她身形瘦小,坐教室第一排,三年之後,倒長高不少,遷往最

更多

比蕭伯納夫人幸運 (張香華)

和柏楊相處、生活,時逾三十年,換句話說,我是他一生中最後三十年相處的人。那時,他剛出獄不超過一年,我和他一見面,就被他的語言、思想、行動,以及他的整個精神面貌所懾服。我發現,不是他被囚在牢房裏將近十年,反而是囚房外的我們芸芸眾生,被囚在另一種牢房裏,大多數的我們,生活在閉鎖、怯懦、糊塗、顢頇、不思長進……的牢房裏。我承認,我從來沒見過像他這麼強壯、振作、努力、奮鬥而熱情的人,他有什麼話就直截了當地

更多

說故事的力量:柯文訪浙大談「臥薪嘗膽」 (張圭陽)

十月十八日中國共產黨召開第十九屆全國黨代表大會,同一天晚上七時,柯文應浙江大學社科學院的邀請,在紫金港校區為浙大「東方論壇」主講第二百一十次演講,講題是「危機中歷史故事的力量」。主持人開宗明義請出席者不要在網絡上發布柯文講話,傳媒也不能宣傳,因為當天是「十九大」開幕,要聚焦「十九大」,請大家理解。柯文(Paul Andrew Cohen),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所名譽研究員,威爾斯利學院榮休教授。柯文

更多

取消議員資格後的一國兩制 (張楚勇)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在七月十四日就四名反對派議員違反《基本法》一○四條以及《宣誓及聲明條例》關於效忠宣誓規定的裁決,無論從法理上還是從政治上來說,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都有深遠的影響。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和姚松炎是去年十月十二日至十一月二日期間在立法會進行宣誓的。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一○四條進行解釋時,則是去年十一月七日的事。原訟法庭現在裁定梁、羅、劉、姚當日宣誓無效並馬上失去議員

更多

新特首能否打破政治僵局? (張楚勇)

要打破香港的政治僵局,在這篇文章的意思是,如何創造條件讓一國兩制能在香港健康地繼續發展,而不是強行的使香港變成一國一制,或者讓立意要使香港脫離中國的政治運動成為主導政壇的一大要素,因為後兩者很可能為香港帶來災難性的極端後果,表徵着香港政治僵局的白熱化,對香港和中國大陸來說,都是極不可取的。候任特首林鄭月娥是否有足夠的政治遠見、才智、籌謀,打破香港政治上的對抗、分化、缺乏互信、激進化等僵局呢? 不樂

更多

香港戰後政治的分水嶺? (張家偉)

二次大戰後香港最嚴重的騷亂,為香港人帶來什麼歷史教訓?六七暴動的歷史,決不是與香港社會發展毫無關連的「死的歷史」,而這場腥風血雨對香港社會有着深遠影響,堪稱香港戰後歷史的分水嶺。 左派報章銷路一落千丈六七左派騷亂對香港經濟和社會秩序帶來嚴重衝擊,左派在與港英衝突升級後發動罷工、罷市,以至放置真假炸彈,引起市民不便,生命安全更受到威脅。部分左派人士對當年的極左行徑也深惡痛絕。左派報章因積極支持左派反

更多

關注中國文化 (張曉卿、周偉立)

學者為中國文化把脈 (張曉卿) 《明報月刊》創刊人金庸說:「我們堅持愛中華民族的文化,堅持愛國、愛中華文化這個中華。」「我們決不刊登暴力文字、暴力文章。」《明報月刊》五十年來堅持弘揚中華文化,堅決捍衛中華文化的純潔,這正是對當下繁囂社會的思想超越。半個世紀以來,《明報月刊》所以堅持不黨不私、獨立、中立的方向,是因為我們希望竭盡所能發出時代真實的聲音,而不是被人為扭曲或人為美化的邪音俗調,所以,文化

更多

一生常見月當頭 (張曉卿)

當我站在這裏,我感到無比自豪,一本標舉人文精神的刊物,竟然無視商品社會的風摧雨蝕,不屈不撓地屹立了五十個春秋,這在人類社會顯然是一樁不尋常的事!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在視頻錄影中指出:「五十年來,風風雨雨,《明報月刊》卻獨立不移,持續至今,在華人世界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也樹立了一個榜樣,值得慶賀和表彰。」哈佛大學王德威教授說:「我想《明報月刊》在香港能夠持續五十年,很難得,這甚至是過去一

更多

詩與歌共舞的共和國(張鐵志)

卜.戴倫從來都是一個文學青年。在自傳《搖滾記》(Chronicles Vol.1)中,他曾描述剛到紐約時住在一個朋友家,他的房間滿是書。他在那裏讀法國文學、俄國文學、福克納,他也讀哲學和思想史,他說「我總是會鑽進書堆裏……像個考古學家似地往書中挖掘」。那個紐約朋友的房間其實更像是一個譬喻,一座文學知識的城堡,而他在其中奮力勤讀。卜.戴倫的少年時期,還在明尼蘇達,是上世紀五十年代,那是搖滾樂的年代,

更多

雨傘運動後對一國兩制的反思 (張楚勇)

  佔領主要街道的雨傘運動結束之後,香港面對不少政治難題。其中包括本地的民主運動應如何走下去、特區政府在面對民主派的不合作抗爭時怎樣維持有效管治,以及因佔領行動所產生的社會分化可以怎樣彌補等等。來自北京的一些意見認為,以青年人參與為主的佔領行動反映了香港需要對一國兩制再啟蒙,以加強香港年輕一代對國家民族的認同。  歐洲十八世紀的啟蒙運動其中一項主張是要求我們每個學人都要敢於理性獨立思考,並以此作為標準指導我們的行為。我覺得在雨傘運動結束後的今天,我們需要的不是對一國兩制再啟蒙,而是實事求是地看看一國兩制出了什麼問題。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北京領導人提出一國兩制這重大國策時,其目的是要務實地為中國的和平統一作出努力,在台灣和大陸的不同政治體制之間、大陸與港澳的不同經濟和社會制度之間,以及在中國和英葡殖民宗主國之間,尋求可行的妥協方法,在達至中國統一之餘,充分尊重台港澳當地各自不同的制度和高度自治權。因此,一國兩制的性格並非是由抽象而講求邏輯一致性的理性所決定的。它是務實、求同存異、避免衝突對抗的。一國兩制所追尋的,不是理念或意識形態的連貫性,而是在充滿張力甚至矛盾的不同理念和體制之間,不求理性上的一致,只看實際上的包容。因此,在內戰中的敵我政黨應要放下恩仇,姓資姓社可以兩制並存,昔日的侵略者可以是今天聯合聲明的夥伴。儘管目標是收回主權,手段卻是有商有量。導致今日困局的原因  可是,在香港回歸十七年後的今天,在政改爭議導致的大規模雨傘抗爭運動當中,這種務實、求同存異、避免衝突對抗的一國兩制,已逐步被教條、勝者全勝、非友即敵的思維和行動所取代。後者這些和一國兩制原本性格不相符的取向如果繼續惡化的話,恐怕在不久的將來,一國兩制就是名存也逃不了實亡的命運。  導致今天這樣的一個困局,我認為中央、特區政府、特區的建制派和反對派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北京近年對一國是兩制的前提的傾斜越來越嚴重,但對尊重兩制是一國自我設限的莊嚴承諾卻日益稀薄。人大常委會在二○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就香港普選安排的強硬而具體的決定,是沒有在法律框架中自我設限的政治決定,因為決定既非依照《基本法》明文規定的政改程序作出,也超出了人大常委以往對政改第二部曲的安排,在接納香港的政改報告和批准特區政府展開未來政改方案的諮詢時,已率先詳細地為具體的可能安排設下種種限制。儘管人大常委擁有中央憲政地位的權威,但這類超越法律框架中自我設限的政治決定,對以完整包容的觀點去理解的一國兩制,有充分的尊重嗎?其他如二○一四年六月份國務院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中對中央擁有香港全面管治權的宣稱,以及要求香港司法人員在內的管治班子對一國的效忠等,都使人感到北京那種尊一國、輕兩制的偏向。北京對香港建制派也不放心  香港民主派批評人大常委「八三一」的決定是假普選,關鍵是這決定規定要取得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的提名委員會過半數委員支持,才可以成為下屆特首的候選人。換言之,反對「八三一」決定的,把提名委員會提名的二至三名候選人,視作是中央篩選後才接受港人一人一票洗禮的欽點式建制人物,所以這是既不公平,也剝削了選民的提名權。  名義上,北京說這樣的安排是為了均衡參與,讓商界、金融業等精英能發揮作用。但我認為這安排其實表示了北京對香港建制派也不放心。依照目前選舉委員會的選舉安排,一千二百名委員中約一千人幾乎肯定會由建制派人士出任。「八三一」的決定規定提委會參照選委會的界別、組成和產生方式來選出。這便等於說,未來的提委會約有一千委員幾乎肯定會由建制派人士出任。以提名二至三名候選人的規定來說,假若一提委只限一提名的話,平均只要取得三百多名建制提委的支持便很可能成為三名候選人之一,餘下的約二百名民主派選委根本不夠人數提名其陣營中人當候選人。中央把提名門檻定在半數以上,其實是對建制提委的不信任,擔心他們部分會和民主派合作,成功提名中央不屬意的人成為候選人。這種在選舉上要做到穩操勝券的安排,和兩制中相對尊重程序公正的自我設限精神是相違背的。尊一國輕兩制在此可見一斑。中央傳媒在佔中運動期間一度對香港富豪沒有公開指摘佔中作出追究,後來雖然收回有關報道,但那種非友即敵,連不說話的自由也不滿的傾向,對務實的一國兩制很容易造成損害。道德感召不一定敵得過勇武抗爭  反對派方面,那些堅持公民提名、寸步不讓的,和中央那種強硬而不留餘地的取態如出一轍。包括大律師公會在內的不少法律意見認為,公民提名並不符合《基本法》的提名委員會提名的規定。主張公民提名者,當然也可以主張修改《基本法》把公民提名加進這小憲法之內。但《基本法》一天未改,堅持寸步不讓,就是讓對某種民主提名權的片面信仰,凌駕在求同存異、實事求是地解決分歧的要求之上。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他們原初的策略是以大規模公民抗命的行動作籌碼,希望迫使中央同意和泛民主派談判,以便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普選方案。但理性的計算往往擋不住意料之外的結果的出現。佔中運動在他們安排的普選方案協商討論和投票當中,把所有沒有公民提名安排的方案一一淘汰,令求同的基礎根本無從說起。之後對抗局面到了無可避免的時候,佔中組織者在雨傘運動中從頭到尾都處於被動。首先由學聯和學民思潮(「雙學」) 率先「重奪」公民廣場迫使「佔中三子」要提早佔中,到之後在旺角佔領區和龍和道出現的種種不受「三子」和「雙學」控制的勇武衝撞,整個雨傘運動越來越被主張行動升級的群體主導,以致後來出現以暴力衝擊立法會大樓而得到「雙學」有條件的支持,「雙學」更在十一月三十日呼籲行動升級,讓示威者直接衝擊在政府總部的警察防線,就是發生流血衝撞也在所不措。一旦形成對抗的格局,警方和示威者雙方行動升級容易,「三子」退場困難,道德感召不一定敵得過勇武抗爭,「愛與和平」公民抗命換來的,是暴力被認為是有可以接受的灰色地帶。創造條件讓中間力量主導  雨傘運動喚起了一整代年輕人對香港民主的追尋。他們當中的積極分子不滿過去三四十年香港民主運動太不痛不癢,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換來了一次又一次的「假普選」承諾。他們認為民主回歸已死,香港是我主場,不接受中央定下的規則,甚至要抗爭行動不斷升級,抗命到底。但在香港內部的激烈抗爭,以及所謂的不合作運動,真的能動搖到偌大的、遠在北京的中國政權嗎?這些積極分子對溫和民主派和一些傳統社運人士的不滿,不低於他們表面上對特區政府和中國共產黨的痛恨,他們在不接受「大台」(即泛民組織領袖)指揮之餘,卻在言論上展開簇擁勇武式的領袖造神運動,假追尋民主之名,以粗暴的方式去打擊溫和的民主力量。這樣的「民主」運動,能在香港持續發展嗎?  上述中央和反對派的強硬立場,一方面是互相對立,但另一方面在性質上卻如出一轍,都是站在一國兩制那種務實性格的反面。這正是令人最憂慮的地方。更糟糕的是,目前特區政府不但在兩者間起不到緩衝作用,在憲政問題上只做中央強硬立場的傳聲筒;在面對內部抗爭時也只懂躲在警隊背後,任由理應中立的執法機關直接受政治衝擊。至於香港的大部分建制派,不少繼續躲在小圈子選舉的政治特權背後,卻產生不了能駕馭政局的建設力量。他們當中的領袖從董建華到梁振英,沒有一個是能夠為香港帶來長治久安的。這樣下去,香港能不變成管治不了的地方嗎?  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的政治前景困局重重。原本務實的一國兩制逐步被對抗政治的激進抗爭所取代,換來的極可能是日益高壓的控制。解決之道,端賴各方能否恢復一國兩制的精神:也就是在充滿張力甚至矛盾的不同理念和體制之間,不求理性上的一致,只追尋實際可行、求同存異的包容。要這樣做,首要是北京能有遠見,在香港創造條件,讓中間的而非分化的力量再次主導,否則一國兩制、和平統一,大概離我們越來越遠了。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

更多

從當前社會氛圍看教育處境 (張仲凌)

  罷課本身絕對可為公民教育的推展創造出建設性的可能,基於學生的自覺和認定,他們以年輕人的熱情,自發地開拓公民討論時政、改變社會的空間和可能,因此這一參與不可能是不負責任的選擇,其中過程足以寫成教育史上的一頁篇章,而至為關鍵的一點是:教育工作者應該由此引導學生作情感疏通和理性表達,而非壓制和蔑視他們的真誠和熱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