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中國文化 (張曉卿、周偉立)

學者為中國文化把脈 (張曉卿) 《明報月刊》創刊人金庸說:「我們堅持愛中華民族的文化,堅持愛國、愛中華文化這個中華。」「我們決不刊登暴力文字、暴力文章。」《明報月刊》五十年來堅持弘揚中華文化,堅決捍衛中華文化的純潔,這正是對當下繁囂社會的思想超越。半個世紀以來,《明報月刊》所以堅持不黨不私、獨立、中立的方向,是因為我們希望竭盡所能發出時代真實的聲音,而不是被人為扭曲或人為美化的邪音俗調,所以,文化

更多

一生常見月當頭 (張曉卿)

當我站在這裏,我感到無比自豪,一本標舉人文精神的刊物,竟然無視商品社會的風摧雨蝕,不屈不撓地屹立了五十個春秋,這在人類社會顯然是一樁不尋常的事!二○○○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在視頻錄影中指出:「五十年來,風風雨雨,《明報月刊》卻獨立不移,持續至今,在華人世界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跡,也樹立了一個榜樣,值得慶賀和表彰。」哈佛大學王德威教授說:「我想《明報月刊》在香港能夠持續五十年,很難得,這甚至是過去一

更多

拯救生態從拯救文化觀念開始 (張曉卿)

  這一屆,大會進入了「知天命」的境界,將華文旅遊文學研究的目標,與全球普通民眾和學者們關心的共同主題——文化生態——聯繫一起,這是「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的擔當,也是用一種新的世界觀、新的文學批評方法,來研究世界華文旅遊文學的新嘗試,本人當然樂逢其盛,也樂盼其成!

更多

拚命辦好她! (張曉卿)

  二〇〇〇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捎來了對《明報月刊》四十五周年的祝賀。他的賀詞是這樣說的:「在(香港和)海外,一個無利可圖也無國家支持的人文刊物,有四十五年的生命力,有覆蓋全球的中文讀者圈,有如此寬闊的視野與綜合性質量,就值得祝賀與紀念。」  高行健的賀詞是令人鼓舞的,也是對《明報月刊》最大的策勵!  過去《明月》所走過四十五年漫漫長路,是艱辛而曲折的。查良鏞先生在《明月》創刊四十周年酒會上的講話指出,他在一九六六年那樣複雜的政治環境下創辦《明月》,是「拚了命的」。中國大陸的文革就是要「革中國文化之命」,我們決心保衛中國文化。這就是當年辦《明月》的因緣。這一決定,是頗壯烈,俱見膽識和勇氣。查先生在講話中,還擔心《明月》將來「可能抵擋不了商業考慮的壓力,可能會在暴力之前害怕了、退縮了」。五年後的今天,《明月》並沒有淹沒在商業大潮之中,也沒有屈服於暴力之下,她還是那麼溫文爾雅,兼容獨立、不黨不私。為了保存她,延續中國文化的薪火,我們將秉承當年查先生「拚命辦刊」的精神,拚命地保存她、發揚她、提升她!  在逝去的人類歷史的夜色裏,不少流星光芒炫目,但稍瞬即逝;有的星宿卻孤獨地燃燒着,發光發熱。《明月》彷彿是籠罩着濃厚商業氣味天宇中一顆不屈的星宿,只要她還沒有完成歷史使命,她還是要繼續燃燒下去,發出一抹幽微的光芒。  四十五年的風雨歲月已過去了,我想在這裏重複我在《明月》四十周年酒會上的講話:「我們將不負大家的期望,勉力為二十一世紀精神文明的建設竭盡綿力。」  (作者是世界華文媒體有限公司集團執行主席、明報月刊社長、丹斯里拿督爵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