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 題 (張菊)

  讀罷《明報月刊》二〇〇九年十二月號潘耀明先生《吳晗的啟示》及吳晗逝世四十周年祭等文章有感而記之:  打人的人,逝去了;  被打的人,逝去了;  叫人打人的人,也逝去了;  被打不死的人,也都逝去了。  然而,  見人打人及見人被打的人,  活着。  這就是歷史,  真實的歷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