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佛緣九一九──馬悅然訂婚與離世之日(曹乃謙)

腦血栓後遺症使得我經常頭暈,兩年了不能寫作。今年秋天我就來到山東龍口高爾夫壹號養病,為的是這裏海邊的氧氣足。這天上午接到一個女孩的電話,可我耳聾,聽不清她說什麼,讓她給我寫短信。一會兒短信來了,先說是成都《華西都市報》文化記者張傑,可後面的話讓我倒吸了一口冷氣,她問我可知道馬悅然先生有不幸的消息嗎?我趕快簡單回覆問﹕「什麼不幸消息?」她說﹕「你和馬悅然先生是好朋友,你也不知道這事,那但願是誤傳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