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問錄 (梁世杰記錄)

問李歐梵、劉再復、鄭培凱教授:中國文化出路,是以中國文化為本位嗎?鄭教授回答:所謂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是當時的情況。在我看來,經過了一百年文化雜交或文化融合,我們的思維方式大多數是:西學為體;至於中學,希望可以追尋回來,讓我們中國人安身立命,有點根據。我們還處在一個混亂迷惘的時代。現今,西學是比較重要的思維脈絡,我們還在摸索中國的脈絡,可能還要摸索好幾代。 問左貞觀、陳思和、韓少功先生:文化的雅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