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訪梁振英談成立文化局(節錄) (舒 華)

  舒華(下稱「舒」):為配合新一屆政府總部架構重組,你提議增設兩位副司長,加大力度推動政策發展,自然有人贊成也有人反對。你還提到要增設一個新的文化局,並積極推介,為什麼你認為有這樣的需要?  梁振英(下稱「梁」):香港作為中西文化的交匯點,擁有極佳的條件發展成為饒富特色的文化中心。成立文化局,是我與文化藝術工作者和民間溝通時,大家產生的共識:政府要有一個專門的部門統籌文化事務。  目前許多相關文化政策由不同部門負責,力量分散。我認為首先要把文物保育,圖書館和博物館,藝術撥款,電影、出版和創意產業,以及西九龍文化區發展相關的事務,全交由文化局統領,這樣可以加強政策的一致性,更有效地推廣文化活動和交流,培養人才與文化團體,提升香港人的文化素養。這是切實的做法。政府還要適度有為,鞏固並提升香港的支柱產業,配合經濟發展。文化產業是香港具優勢的產業,文化局可制訂政策,協助推動文化產業的發展,開拓新出路。

更多

第一家中外股份制企業「原野」的故事  談《中國股市第一案》 (舒 華)

  如今中國的股市如日中天,牛氣逼人。回想起來,中國政府允許成立私人企業也不過才二十來年工夫。這二十多年來,中國的私人企業起伏浮沉與中國社會的發展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原野是中國第一家中外股份制企業,第一家收購國營公司的民營企業,第一家有房地產開發權和外貿權的非國營單位,第一家外資佔大股份的上市公司。  《中國股市第一案》一書,寫的正是原野公司。與一般人的看法不同,原野事件並非政府或者官員貪污索賄所導致。故事的展開,被善哉先生放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上。由於深圳政府在改革開放過程中一個小小的錯誤觀念,又經過層層官員的互為誤導,這公司被重整,被吞噬。吞噬這個公司的人竟然是改革開放大旗手的親姪女。  書裏的人物全是真人真名真姓,而且都是大人物,例如鄧小平的親屬、朱鎔基、李灝、厲有為等,個個有頭有臉。這書也親切,幾個小人物,如彭建東和鄧六根等,他們的故事,香港報紙多多少少曾經談過。書中的故事力求符合真實。雖然作者承認,因為時間久遠的緣故,書中還原的故事不能百分之一百真實,尤其是對話;但作者肯定地說凡事件涉及法律的地方,一定百分之一百真實。這真實其實是由一份一份政府文件和法律文件構成的。由於這事件涉及的官司在香港進行,因此一份一份政府文件和國內法庭文件都成了呈堂證供。  這本書的精彩不在於故事的鋪陳,而在於善哉先生的探討。比如說,互為誤導的運作模式,國有資產的概念,香港法制的缺失,正義與程序以及法律與黨的領導的關係等等。  善哉先生是誰?他採訪了一個個原野事件的當事人,掌握了事件由始至終的文件和判決。他假設所有人都是好人,他始終維護改革開放,而這本書就是一本獻給深圳的書,顯然他無法在深圳出版他的書,現在書在香港出版了,深圳接受他的奉獻嗎?深圳將怎樣對待他所探討的事件和人物?深圳會不會把他也送進大牢?這真像另一個懸疑故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