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五十 (董橋)

一晃,《明報月刊》五十歲,依舊那麼傳統,依舊那麼乾淨,依舊那麼秀氣,真是可喜。這樣孤獨的一瓣心香,一絲傳承,時代標舉的偉業儘管遠遠不如抗戰時期那麼雄壯堅毅,《明月》終歸做了應做的貢獻,在紛紜的爭議裏,在轉型的陣痛中,始終留住一份執著的清醒。生日快樂!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更多

在微風裏 (董橋)

倫敦晚夏斜陽慵倦,綠蔭巷子一片寂靜。我四點鐘準時趕到,按門鈴沒人應門。百年小宅子蒼老殘舊,紅磚牆上爬滿枯藤,纏滿枯葉。正門石階兩邊幾盆花草也沒有修剪,枝蔓雜亂,葩卉糾結。我走去巷口電話亭打電話,也沒人接聽。走出亭子正想趕去大馬路搭公共汽車,迎面一部計程車拐進巷子停了下來,老比爾匆匆下車,頻頻道歉,說賣書的老太太開車進城繞錯路遲到二十五分鐘:「我急壞了,趕緊坐計程車趕回來。」老比爾蘇格蘭口音到老改不

更多

二十一世紀中國文藝復興  香港的角色 (白先勇、李歐梵、董 橋 演 講,張 繼、陳 芳記錄整理)

  「永遠的白先勇」——每回聆聽白先生大力鼓吹崑曲、鼓吹中國文化復興,越發相信這句話所言不虛。華瑋教授說:「大陸有那麼多崑劇團,如果沒有白老師,不仍然是一蹶不振嗎?……個人做事比較被動,需要白將軍登高一呼。」李歐梵教授說:「每次看見白先勇苦口婆心談中國文化復興,我都很感動,所以說,如果香港要有一場文藝復興,我們一定要請白先勇來做旗手。」那麼,白先生怎麼說呢?他說:「人生沒有夢想的話,就太沒意思了。二十一世紀中國文藝復興,有沒有可能,不知道。可是總得有這個夢想。」  二月十九日,中文大學校園裏,白先勇、李歐梵、董橋諸位先生發表一個半小時演講,另有一小時的講者和聽眾交流。主題是「二十一世紀中國文藝復興——香港的角色」,盧瑋鑾教授做主持。這場演講在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十年的開頭提出,文化界的有心人,無不翹首期待。白先勇先生提出了香港的優勢,證明她為何可以在二十一世紀中國文藝復興這場運動裏擔當角色。李歐梵先生潑了冷水,指明香港不足的地方。董橋先生冷靜異常提出解決方法:各人做好本分就夠了,復興不復興是其次。演講台下,聽眾提問發言也頗多真知灼見。演講圓滿結束,誠如大會主持盧瑋鑾教授所言,引起關注和討論,是好的開始,並非結束。  本刊在截稿前把八千五百字長文及時整理出來,因為我們深信「文字守護心靈」,深深盼望白先生興滅繼絕的「悲願」能感染眾人。——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