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石既來之,則安之 (許鐵民)

  身在海外的筆者剛從網絡上得悉,不久前福州壽山石圈,因原石市場冒出大量外來越南石而鬧得沸沸騰騰。當地多個媒體紛紛就此事件發表專題評論,其中有《海峽都市報》鄭榕和《福州晚報》劉磊兩位頗為熟悉壽山石行業的專職記者先後撰文各抒己見,剖析外來石產生的利弊及影響,試圖為壽山石業者紓解種種困擾及疑惑。劉磊同時引述多位專家學者對外來石事件的看法;綜合這些意見所得出的結論,大致上認為應該收容接納,妥為處理,善加利用。   筆者作為「大壽山主義」的主要倡導者,目睹近年來不斷擁入福州的各種外來石,包括巴林石、仙游石、新疆玉、黃龍玉、金田黃、漳州石、西安綠及越南石等。不禁經常私下暗喜,深為慶幸之餘,更加視為求之不得的天大好事。須知「大壽山主義」反對的是「唯壽山獨大」者,尤以夜郎自大者為恥,而主張致力杜絕山頭主義者畫地為牢,黑箱作業,坐井觀天,故步自封於福州彈丸之地的種種惡劣言行。幸虧抱有獨大心態的壽山石既得利益者,以今日的福州來說,已明顯大為減少。「大壽山主義」鼓吹的是,如何培養維護「唯壽山最大」的專業團隊,而其成功關鍵就在於不缺豐富的玉石資源,以及採取開明的輔助政策。無疑「大壽山主義」也意味着福州雖然擁有眼下全國最為龐大而優秀的專業團隊,於新中國對外開放的短短三十年間,能一舉成為國石行業的老大哥,絕非僥倖。如今可以說是天佑福州,源源不絕的外來石,足以解決正統壽山石面臨枯竭的嚴峻局面,並能進一步發揮優秀專業團隊潛在的真正實力。「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事實上,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內蒙古巴林石已部分為福州業界採用,還偶爾被行家誤判為壽山石,而目前崛起的浙江田黃及印尼金田黃,亦絕大部分出於壽山雕刻家之手。由此可見,壽山製造的「大壽山品牌」,早已處於凝聚成形的階段;如能及時催生並認可「大壽山品牌」,必定對壽山石業界的未來發展,起到最佳的作用。最近全國各地玉石市場所發出的種種訊號,正顯示不少企業和財團熱烈支持參與玉石行業的拓展,其瘋狂程度令人側目,往往被視為市場炒作;而筆者卻認為此種炒作,非同一般,最大的分別在於玉石乃不可再生的寶貴天然資源。所以筆者敢於大膽判斷,玉石市場之興旺,只處於起步階段,來日方長,如有所波動,應屬於短暫調整而已。目前的形勢,相關的主要材料資源,有相當部分在福建境外,而壽山石真正的最大本錢,就是福州當地龐大的專業人才隊伍,故業界必須懂得珍惜栽培,設法發揮這方面的優勢,方不至於肥水外流,分享不到更多更大的成果 。  總而言之,壽山石本身的確有充分條件成為最大及最好的品牌,但必須同時兼容並蓄,生產創造更多種類的玉石產品,視各種外來石作品為不同型號,成為「大壽山品牌」旗下的奇兵利器。不難想像,如果壽山石行業能夠長期包容吸納各種外來石,本身專業團隊將隨之成長壯大,有關的市場版圖和佔有率亦同樣相對擴大;有朝一日,所取得的成就及地位,不但穩佔最大玉石集散地的龍頭席位,亦不只限於立足國內的「印石之都」, 勢必成為蜚聲國際的玉石大都會。   毫不諱言,筆者身為國際壽山石協會創辦人之一,理當藉此良機再次呼籲壽山石業者,尤其是年輕一輩,應放眼世界,為進軍國際市場而有所準備,並視之為終身奮鬥的目標。最後筆者謹藉福州先賢——民族英雄林則徐的著名集聯句:「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與業界同仁共勉之。  (作者按:標題中「則安之」可作「好好安置」解讀。)   (作者是巧雕學家,國際壽山石協會秘書長。)

更多

巧雕大師劉東的不朽之《朽》 (許鐵民)

  筆者外號石狂,涉足福州壽山石業界將近三十年。因長期專注於國石巧雕藝術的研究及推廣,除了學術上有所得着而自行立論的《六巧之說》(指巧色、巧思、巧工、巧形、巧妙、巧合),曾經接觸的各種玉石巧雕珍品數以萬計。由此有幸結識不少傑出巧雕藝術家,其中表表者有如今正值盛年的劉東。

更多

壽山石的市場概況 (許鐵民)

  壽山石歷史,始於一千五百多年前南北朝貴族陪葬品的出現;而受到世人矚目,則始於清代著作《觀石錄》。如今壽山石聲勢日隆,主因是其品種石「田黃」及「芙蓉」曾備受清朝皇室青睞所致。然而壽山石的成功崛起,嚴格來說,只不過是近二三十年間的事。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新中國對外開放後,部分壽山石業者,尤以福州市雕刻工藝品總廠為主要代表,開始走出國門,在鄰近區域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方,舉辦大小不一的壽山石專場展銷會,凝聚一定數量的相關愛好者,並逐漸引起部分藝術界人士的重視。至八十年代後期,中國大陸對台灣實施三通政策,促使兩岸更多的壽山石愛好者直接參與買賣活動,同時也形成了以福州為中心的壽山石文化小圈子。  自二十一世紀起,中國經濟的突飛猛進,富裕人囗的迅速增長,產生日益龐大的藝術收藏隊伍,順理成章地擴大壽山石圈子。在短短三十年間,壽山石從福州小圈子不斷邁向中華大圈子,一路走來的最大動力是業界眾囗一詞,強調壽山名石的色彩繽紛、晶瑩剔透,以及珍貴罕見,並因此在國石評比中,屢次獨佔鰲頭,榮登國石榜首,一舉成為全國大小拍賣會的重要角色。二○○○年初,福建省民間藝術館聯同福建省東南拍賣行率先舉辦一連串頗具成效的壽山石專拍,間接促使中國最具權威的拍賣行北京嘉德於二○○八年春季首次舉辦壽山石專場,不但奠定壽山石在藝術殿堂的地位,並且進一步促成收藏界的廣泛認同,以及藝術界的高度重視。  毫無疑問,壽山石能成為現代收藏家眼中的奇珍異寶,主要原因有賴於「田黃石」所取得的成就。所謂成就者,就是名氣大,價值高;兩者的相輔相承,所產生的影響力,直接促使其他壽山品種石的價位水漲船高,亦間接啟動國石文化的全面發展。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壽山石在國石文化的發展路向,只限於帶領者。應該如何圖謀霸主地位呢?壽山石業界必須充分利用福州作為軸心基地,大膽採用省外各地不同的彩玉石,使數以萬計的專業人才得以各司其職,發揮所長,承先啟後,不斷壯大。至於行業的發展方針,除了堅持繼續宣傳「以石為主」的印石文化,也應致力推廣「以巧取勝」的巧雕藝術;因為根據筆者二十多年在海外辦展的實際經驗,只有後者相對容易與國際藝術品市場接軌。  回顧過往多年累積的壽山石心得,筆者姑且大膽預測——壽山石勢必成為國石文化主角,其未來市場前景的發展空間,從福州小圈子,到中華大圈子,再到國際超大圈子,雖說漫漫長路,任重道遠,卻是海濶天空,無遠弗屆。   (作者是國際壽山石協會秘書長。)

更多

印石新論 (許鐵民)

  「印石三寶,獨步天下」是福州著名書法篆刻家、壽山石評論家陳石先生為筆者著作《石藝之道》內頁的題字,同時也宣示了印石三寶——田黃、雞血及芙蓉,在收藏界的崇高地位。而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前,印石三寶已經聲威遠播,尤其在台灣、香港、日本及東南亞等地方。  對於雞血之所以位列印石三寶,筆者大膽猜測是因為江浙一帶較多文人雅士,樂於代為口宣筆傳的緣故。平心而論,雞血能聞名一時,純粹以色彩艷紅為主因,其造型乏善可陳,幾乎全屬平頭素章,缺少觀賞角度。由於石材結構及顏色分布所局限,不宜人工雕琢,所以缺乏藝術價值,因而收藏價值理應大打折扣。相比之下,多樣化的田黄,明顯實至名歸,造型既有鈕飾,也有薄意及浮雕,而類別與色澤,各有五六種之多,其材質溫潤程度,無出其右。至於知名度較低的芙蓉,在筆者眼中,其造型絕不遜色於田黃。芙蓉本身是天然彩石,有二、三、四、五彩,優質者分「老性」與「晶體」,絕大部分為中下品「鹼性」,因此影響到芙蓉的身價。  從八十年代起,其他名貴印石品種,紛紛湧現,爭妍鬥麗,包括近年在拍賣專場異軍突起的荔枝、善伯、汶洋、內蒙雞血等等,並逐漸威脅到印石三寶鼎足而立的局面。如果按照當前評價印石的準則,「色澤或柔和,或亮麗,觸久溫潤,觀之可人」,「雕工形神兼備,鈕飾不落俗套」,「幼細絕不粗糙,無雜質無裂痕」,「大小比例恰當,軟硬適中可攻」加以檢驗,勢必呈現優勝劣敗,能者居之的局勢,形成更加完整健全的印石市場。  除此以外,關於印石未來走向,筆者提出預測及建議,在適合的印石刻上文字或圖案將會逐漸受歡迎,而進一步與篆刻藝術相互結合,結合高層次文化洗禮,也是未來的一大方向。對於其他形狀的印石,特別是隨形章,或稱把玩章,應該採取開放的態度,並進而推廣;事實上,幾乎所有隨形章都含有巧雕藝術的養料,可貴之處,不容置疑,其發展潛力,絕對不能低估。  總的來說,印石之中,時至今日,田黄貴為石中王者,並穩踞三寶之首,已是不爭的事實。至於其他在市場上早已佔有席位的各種優質印石,也必定百花齊放,大放異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