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賞花季  ——記馬來西亞花蹤文學獎 (賀婉蜜)

  花蹤世界華文文學大獎得主是中國當代作家閻連科,他從世華媒體集團兼星洲媒體集團執行主席丹斯里拿督張曉卿爵士手中接過獎項後幽默指出,過去自己或許特別渴望金錢、特別渴望權力而患上頸椎病和椎間盤突出。  「但我發現,金錢與權力不過如此。現在,是我告別低頭哈腰的日子,我剩下的日子只會向文字低頭彎腰。」  代表評審發表讚語的陳思和,稱譽閻連科為當代最具探索勇氣的作家,因他從不重複自己的作品,雖然他的作品最具爭議,但他有原則地揭露事實,贏得了讀者的喜愛。出生於一九五八年的閻連科來自河南省嵩縣,其著作包括《堅硬如水》、《風雅頌》、《我與父輩》、《受活》、《四書》等,引起中國文壇的熱烈討論。他的多部作品也被翻譯成多國語言。閻連科除了獲得由大會頒發的銅雕一座,也得到獎金一萬美元。  本屆馬華文學大獎得主是馬華詩人沙禽。他獲得主辦單位頒發銅雕一座與獎金一萬令吉,並由主辦單位出版一本著作。馬華散文首獎,由馬華作家曾翎龍與牛油小生二人獲得。曾翎龍還獲得馬華新詩大獎,成為雙料得主。另外,小說首獎由王筠婷獲得,許裕全則獲得報告文學首獎。  張曉卿爵士在頒獎典禮上致辭時說,社會希望文藝創作者敢怒敢言,揭露社會的謊言,成為社會的代言人和時代的鼓手,卻又吝嗇付出一份應有的關心和支持,對他們而言,這是不公平的;對社會而言,也是不健康的。他提及馬華文學前路的開拓和探索時說,作家的正義、文采和思想,令人渴望和羨慕。但是,作家的社會良知和道德勇氣,以及所承擔的壓力和風險,卻是人們最常忽略的。  張曉卿指出,花蹤再一次寫下馬華文壇新的佳話和掀起馬華文學發展新的浪潮,馬華文壇的前輩、新秀和各地的賞花人,國外的知名作家學者,組成了空前的陣容,為花蹤護航,大家共赴這場文學的盛宴,共賞繽紛的花季。他堅定地說:「作為花蹤忠實的賞花者和支持者,我們一定會迎頭向前走,不會停頓;我們只許花開絢麗燦爛,不容它凋零。」重視馬華文學  這次出席盛會的十九位海內外作家,分別是黃子平(中國)、張錯(旅美)、陳思和(中國)、閻連科(中國)、平路(台灣)、梁文道(香港)、錢鋼(中國)、李銳(中國)、徐泓(中國)、蔡素芬(台灣)、陳義芝(台灣)、陳育虹(台灣)、蔡深江(新加坡),以及由台灣文化部邀請的六位台灣作家,楊照、陳雨航、羅智成、宇文正、焦桐和夏曼.藍波安。他們一致認為,是次頒獎禮莊嚴的氣氛,體現了對馬華文學的重視,他們也感受到大馬華人對文學堅持的信念。  中國小說家李銳:「我覺得讓我感觸很深的,可說比得獎更重要,就是來了這麼多人,可見文學成為大家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看到大家這麼真誠對待文學,這是讓我挺感動的。  「最重要的不是誰得獎,而是在廣大的人群裏保持這種精神狀態,這是會產生好文學的。這種現象其實不能保持很長時間,但我每次來馬來西亞都可以感覺得到。」  在香港和北京的大學都擔任教職的學者黃子平對方言節目印象特別深刻,他說:「今天的節目都很精采,我發現很有趣的是方言在表演節目裏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有客家人的歌、粵語歌催眠曲《月光光》和焦桐以閩南語吟詩,這都是以往所沒有的新元素,很有特色,更能體現馬華語言的豐富。」  在香港大學供職的中國作家錢鋼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閻連科的獲獎感言,我當時很感動。我跟他都是中國大陸的知識分子。他所說的『抬起頭,挺直腰』道盡了很多人的心聲,是這世界上一種獨立的精神。」  台灣作家平路緩緩道出體會:「這次的花蹤關鍵詞是得獎者曾翎龍說的『真心』。不管是得獎作品還是主辦當局,都讓我感到真心。我希望看到往後在文學上也如此,他們的真心一如初心,我想不到如果非真心,為何他們要努力辦這麼多年?」她還說,「我評散文獎,入圍作品的文字功力相當整齊,看得出來一屆一屆作品累積的功力越發圓熟。」  台灣作家兼學者陳義芝別有會心指出:「在多元及各種干擾的環境中,倘若要別人重視,必須有所行動。《星洲日報》用高規格的水平來呈獻所有的節目,背後有很多人付出,讓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對文學的重視。這場文學頒獎典禮不只是這個時代的人記得,它也能供後人作為借鏡。這絕不是奉承的話,他們的努力與用心,值得學習。」   台灣作家夏曼.藍波安傾訴心聲:「花蹤文學頒獎典禮,讓我感覺馬華作家比台灣作家來得有尊嚴,馬華作家有作家的感覺,我們台灣作家很難感覺這樣的氛圍。從文學研討會到頒獎典禮,我發現《星洲日報》、文學愛好者對文學付出了很多時間,認真的經營,他們邀請了中國、台灣、香港、新加坡文人共聚一堂。頒獎晚會輕鬆愉快,隆重神聖。這對一名得獎作家而言,會是一個非常好的回憶。」  花蹤除了是一場文學的盛典,也是一項為期兩天的文學研討會。本屆花蹤國際文學研討會,第一天將主要探討「來自島嶼的文字——台灣文學談」,而第二天則着重於讓來自不同地區的華文作家,做面對面的同場交流。兩天研討會共吸引了近五百名文學愛好者參與。伴隨作家成長  星洲媒體集團總編輯兼花蹤文學獎工委會主席蕭依釗,在閉幕式上致謝辭時提到,二十二年前,她懷着一份十分單純的信念創辦花蹤文學獎,過程中遭遇不少預想不到的阻難。如果沒有張曉卿社長和當時的劉鑑銓總編輯一路護航,以及海內外藝文界朋友的鼎力支持,花蹤的種子難以萌芽,更不可能有今天的百花綻放,繽紛多彩。「我們欣慰地看到二十二年來,花蹤伴着許多年輕作家成長,包括黎紫書、曾翎龍、許裕全、龔萬輝、翁菀君、方路、呂育陶等。花蹤予他們一份肯定,而他們以優秀的作品增加了花蹤的價值。」  蕭依釗在閉幕禮上致辭時同時宣布,兩年後的花蹤不再由她籌辦,因她明年起將轉換跑道,從事社會公益工作。出席研討會的海內外作家對這項宣布無不感到錯愕和傷感,不過,對她的這個決定給予深深的祝福。她哽咽着完成致辭後,出席的作家、文學愛好者以及營員們都站立鼓掌,掌聲久久縈繞。許多跟她共事多年的同事,也因不捨而哭紅了雙眼。  今年進入第二十二個年頭的花蹤文學獎和文學研討會,孕育了不少傑出的作家和文學愛好者。這場綻放光彩的花蹤盛典,讓來自兩岸三地的與會者透過這個平台分享文學耕耘的成果。  (作者是馬來西亞《星洲日報》柔佛州高級採訪主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