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犧牲品:文革後草根「三種人」的命運 (野夫)

時下的青年,很少有人聽到過「三種人」這一說法。因為文革一直是影視和出版的禁區,即便偶有文學作品寫過,也很少有人願去寫「三種人」,似乎他們就是文革的兇手和罪人。他們即便怎樣被懲罰和報復,都不應該得到理解和同情。我的小說《1980年代的愛情》,幾乎是這些年第一次碰觸「三種人」這個題材。小說中那個女主人公的父親,就是因為在文革後被定為「三種人」,因此被發配到公母寨監督改造。也因此他的女兒無法通過高考的政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