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提與金庸先生合招博士生(陳平原)

金庸先生去世那天(十月三十日),我先後接受了十家媒體的電話採訪。除了變法子說好話,我再三強調,本人只是一個金庸小說的讀者,最多算半個研究者,與查先生本人並無深交,不能謬托知己。好在不久前北大出版社推出《千古文人俠客夢》增訂版,其中有幾篇談金庸的長文短札,於是被廣泛摘編。記者中有知根知底的,一定要我談與金庸先生在浙江大學合作招收博士生的事,我都謝絕了。事情是真的,我在〈很遺憾,沒能補好台〉(初刊二

更多

「筆墨留情」──丁衍庸的藝術與情懷(陳冠男)

二○一八年是丁衍庸先生辭世四十周年紀念,他生前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任教時之學生及友好捐贈大批丁氏書畫遺作予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於二○一八年五月十二日至九月二日舉辦「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展覽,延續丁氏慷慨精神,表達感念之思。捐贈作品原有一百零三項(其中三項早於一九八九年及二○一六年已捐贈),展覽期間又另獲四項捐贈,合共一百零七項,另借展十一項,是中大文物館近年所獲最

更多

特稿:革命、保守與幸運──楊振寧、翁帆《晨曦集》讀後(陳方正)

將近二十年前,在楊振寧教授榮休的學術討論會晚宴上,楊先生的老朋友戴森(Freeman Dyson)發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講,將他稱為「保守的革命者」。為什麼呢?因為他雖然破壞了宇稱守恆的思維結構,卻建立起由數學對稱性支配的非阿貝爾規範場,成為日後物質結構根本理論的基石,而他雖然終身從事西方科學探索,卻仍然服膺於中國文化傳統。所以「革命領袖可以分為兩類:像羅伯斯庇爾和列寧,他們摧毀的比創建的多;像富蘭克

更多

特輯:他希望中國人活得像人樣──從柏楊的《中國人史綱》談起(陳漱渝)

談到史學,大家公認中國史學的祖師爺是司馬遷。司馬遷的《史記》是史學經典,同時又是文學經典。司馬遷修《史記》繼承了孔子的傳統。因為「王道缺,禮樂衰」,孔子才修《春秋》。《史記》之所以成為千古絕唱,也是因為這部作品針砭了「王道缺,禮樂衰」的現實。柏楊是一九六八至一九七七年成為階下囚之後才潛心治史的。柏楊不是宮廷史學家,也不是學院派史學家,而是一位平民史學家。他研究歷史不是為了補王道的缺失,重振封建時代

更多

台灣的民主(陳若曦)

自美返台定居二十多年了,碰到台海兩岸和美國朋友,講到個人遷徙的前因後果,總很自傲地豎起拇指說:「台灣有民主!」然而這兩年,談到台灣民主,逐漸感到理不直也氣不壯了。民主不就是人民當家作主嗎?自由提案和選舉就是標桿。台灣有《公投法》,任何提案具有了一定人數就可以啟動公眾投票,通過據以制定法律。問題是,議題、議案可以沒有底線嗎?說有也有,執政的民進黨推翻以前的審議機構,另立一個「中選會」來審議。也即,中

更多

香港人的「敦煌佛跡結善緣」(陳青楓)

香港人真正比較普遍認識敦煌石窟藝術的緣起,我想還是打從商務印書館出版《敦煌石窟全集》開始。 與陳萬雄積極推廣敦煌文化當年,陳萬雄(退休前是聯合出版集團副董事長、總裁)一力承擔起這出版重任。萬雄曾對我說:「日本人說過,『我們日本可以把整個敦煌石窟內容拍下來,然後在日本復原。他日你們敦煌石窟毀了,還有我們呢!』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決定與敦煌研究院合作,由我們聯合出版集團承擔出版全集。李先生(李祖澤,當

更多

我的「右派」生涯 (陳 震)

我今年八十四歲,二十四歲那年被打成右派,「花樣年華,正待綻放,卻已凋零……」我要感謝親人和喜歡過我的人。也感謝那些欺侮我,折磨過我的人。前者在精神上支持我歷盡坎坷。後者用獄火焙燒錘煉了我,使我擁有極大的財富—運動員般的體魄和頑強不屈的毅力。我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在重慶出生,取名陳訓能。父親陳肇虞,字學池,母親王幼茗。我有個大我三歲的同父母哥哥陳訓明,還有一位大我十五歲的異母姐姐陳訓方。我出生三個月

更多

李敖的棒子,你接不接? (陳學祈)

李敖走了,一個曾站在時代波濤頂端、笑傲古今的文化人,如今走入歷史,成了歷史的一部分。有人說李敖是大師,也有人說李敖是「文化頑童」,但筆者寧可用「文化梟雄」來稱呼他。說李敖是大師的人,可能不了解中國近現代學術史發展(怎樣才算大師?不妨看看胡文輝的《現代學林點將錄》)。認為李敖是文化頑童的人,大概只看到他的文章,沒注意他的言行,因為李敖早已超過「頑童」的程度了。眾人皆知李敖打官司的功力一流,不論是年輕

更多

漂木歸根 漂木不朽—沉痛悼念洛夫先生  (陳浩泉)

溫哥華時間三月十八日傍晚,驚聞洛夫先生辭世,極感哀傷,心情沉重!在這之前,已得知洛夫先生患上肺腺癌,正延醫服藥,治療之中,但沒想到病魔竟如此凶狠,這麼快就擊倒原本看來體型魁梧、健康狀況甚佳的「詩魔」,一下子就奪去了他的生命!據知,洛夫先生於三月十日因氣喘不適進入台北榮民總醫院,兩天後進加護病房,最後於十八日(台灣時間十九日凌晨三時許)離世。三月上旬,我打電話到台北,與洛夫太太談了一陣,她說洛夫先生

更多

菁莪毓士度金針--饒公與浸大饒宗頤國學院 (陳 致)

二○○○年來香港之前,當然飫聞饒先生之盛名,也讀了不少先生的著作。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的時候就知道,饒先生是這裏中文系的創系系主任。但第一次見饒先生,是在二○○二年。當時先生在中文大學有個演講,是關於古史中玄鳥的傳說。講座中,聽者如雲,坐滿了中文大學的大講堂;饒先生則舉凡甲骨、金文、器物、文獻,縱橫出入,令人折服。特別是舉證甲骨文中「玄鳥」的合文,是此前我未曾注意到的。其後,二○一○年,陳新滋校長

更多

十月革命百年有感 (陳佳榮)

中國教科書曾這麼寫道﹕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俄曆十月二十五日)夜,阿芙樂爾巡洋艦轟擊彼得格勒冬宮的炮聲,揭開了俄國十月革命的帷幕,開啟了全球社會主義革命新紀元。中國的社會主義者對此無比地歡呼,李大釗曾屢發宏文〈法俄革命之比較觀〉、〈庶民的勝利〉、〈布爾什維主義之勝利〉、〈十月革命與中國人民〉。毛澤東更以其名言「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響徹了中外。雖說中國人接受馬克思主義最早

更多

李斯被自創的集權體制害死 (陳四益)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這是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的前幾句。華麗、豪放,氣派!「牽黃」一語,出自李斯之歎。李斯發此歎,已是同他兒子一道被綁縛刑場之時,可稱絕命之歎了──那是秦二世二年七月的一天。曾為丞相,權傾一時,深得始皇帝信任的李斯,同他的中子俱被抓捕,「腰斬咸陽市」。刑前,李斯對兒子說:「我再想同你一道牽黃狗、出上蔡縣東門,去追獵兔子,還能夠嗎?」父子相對而哭

更多

天地公心在,何人是帝王? (陳思和)

孔子最大的貢獻有兩點。第一,就是在官學以外,興辦私學,用現代語匯來說,即民間辦學。孔子本想讓統治集團接受自己的思想,可此路不通,最終興辦私學。孔子開創了中國文化的格局,這是個讀書人的傳統,完全不受統治者或宗教影響。第二,孔子編教材,即六經,可真了不起。《易經》是哲學的精華,《禮記》是政治學的先河,《尚書》是中國古代文獻,《春秋》是當代史,《詩經》是文學,《樂經》是音樂——孔子早已奠定了今天人文學科

更多

懷念理想主義者——陳映真 (齊益壽、陳文芬、鄭政恆)

齊益壽(台灣大學中文系退休教授)得知映真兄去世,頭腦一片空白。你以「純真熱誠」四字形容他,頗為簡要。(「你」發給齊師電郵說道「純真熱誠,這樣的作家一時想不到第二人。」)他熱誠於淑世,要救台灣於奴性的顢頇,要救中國於拜金的狂潮,要救世界於弱肉強食。他純真於理想,要人類立足於平等,終生為弱勢而奔走呼號。他是小說家,更是社會評論家。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他身上仍然流動着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激情。 陳文芬(旅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