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時代前瞻  看美國霸權領導與美中台關係 (陳一新)

  在十一月四日美國大選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奧巴馬以「山崩式的勝利」(landslide victory)擊敗他的共和黨對手麥凱恩,成為美國首位非裔總統。美國人對小布殊的不滿 超過對黑人總統的疑懼  這位擔任過一屆聯邦參議員的奧巴馬本身優點不少,但是對手麥凱恩與其陣營的諸多弱點,顯然幫了他很大的忙。首先,麥凱恩年事過高,今年七十二歲,果真選上,將成美國最高齡的總統。其次,他的健康紀錄欠佳。第三,他挑的副手阿拉斯加州長佩林並未替他帶來加分作用。第四,他背負著不得人心的小布殊總統的包袱。第五,小布殊政府發動的伊拉克戰爭不僅不得民心,也拖垮美國經濟。第六,從二〇〇七年八月次級房貸風暴以來,小布殊政府一直束手無策,導致美國陷入經濟蕭條。第七,近兩個月來爆發的金融海嘯,更讓小布殊政府雪上加霜。  這些因素,加上奧巴馬本人用功勤奮,能夠在短期內吸收各種知識,利用其能言善道與雄辯滔滔的口才,說服美國民眾。他長於大型造勢,使群眾如醉如癡,從開始質疑他到最後接受他,終於使他在這場有史以來最戲劇化的總統大選中勝出,成為美國開國兩百三十二年以來的第一位黑人總統。  簡言之,真正讓許多美國人願意敞開心胸接受他、並投票給他的理由是,他們對小布殊總統的不滿,遠遠超過了對奧巴馬可能成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的疑懼。共和黨痛失三選戰 真的從此前途茫茫?  不少人認為,經此一役,共和黨輸掉總統、參議院與眾議院三項選舉,而且都敗得很慘烈,可能會從此一蹶不振,成為長期的在野黨。的確,共和黨需要一段時間休養生息。但是,從這次兩黨的普選得票率來看,民主黨得票率超過百分之五十二,共和黨則超過百分之四十七,顯示共和黨的基本盤並未鬆動。而且,在許多共和黨長期佔優勢的州份,共和黨得票率仍然大幅領先,而在許多搖擺州份,民主黨僅小勝,顯示儘管小布殊總統不得人心,共和黨黨員的政黨認同度仍相當之高,跑掉的多半是對小布殊不滿的中間選民。  大多數人最關心的問題就是,奧巴馬明年一月二十日入主白宮後,他將如何有效治理美國?他會不會帶領包括亞洲國家的所有國家走出這次金融風暴?他將如何維持美國的霸權領導地位?他的對華政策或中國政策是否會有變化?他會如何看待兩岸關係?搶救中產階級成主軸 增富人稅要拿捏分寸  雖然這次美國大選顯示,種族主義並沒有妨礙到奧巴馬的白宮之路,但並不表示種族主義就此從美國社會或選舉中消聲匿迹。另一方面,奧巴馬支持窮人減稅與富人增稅的社會主義傾向,也使許多美國人對他的意識形態抱持懷疑態度。面對種族主義與社會主義交相激盪的選後情勢,他的當務之急是先安定人心。  此次大選期間,美國經濟不景氣以油價上漲為起端,接著又有次按風暴,包括油公司炒作、中下階層的房屋夢及華爾街的推波助瀾都難辭其咎。然而,最無辜的受害者卻是美國的中產階級。因此,奧巴馬在振興國內經濟上,以「搶救中產階級計劃」為主軸,不失為公平之舉。另一方面,搶救中產階級也最有可能在促進消費上見效。因此,對於中產階級的減稅,便成為奧巴馬的政策重點;但與共和黨不同的是,為了平衡預算,奧巴馬計劃找油公司開徵暴利稅及提高富人的資本利得稅。在搶救中產階級與提高富人稅之間如何拿捏分寸,可能是奧巴馬上任後面臨最重要的抉擇之一。  經濟方面,在入主白宮之後,他可以先透過民主黨主導的國會參眾兩院採取立法行動,通過平衡預算赤字的法案,讓美國能在數年內達到平衡赤字預算的目標。當年列根總統卸任時留給美國兩兆多美元的債務,克林頓總統就是通過平衡赤字預算的法案,在他卸任前打平預算赤字。儘管這次小布殊總統留給美國的債務沒有列根總統那樣高;但因美國陷入空前的經濟蕭條與金融風暴,可能會使奧巴馬在處理赤字預算的過程中,面對難以預測的新變數。處理金融海嘯  期望用人唯才  如同奧巴馬自己在勝選感言中所說的,他希望選民給他幾年時間來處理金融海嘯。由於奧巴馬過去只有擔任參議員的經驗,卻沒有擔任州長的經驗,因此大家只有期望他能夠找到適才適所的財經與金融人才,在上任之後提出有效的經濟與金融改革政策,帶領美國恢復經濟景氣。只有美國先擺脫金融海嘯,才有餘力帶領其他國家走出這次金融海嘯。  在貿易政策方面,奧巴馬不支持美國與許多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包括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與美國和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他認為美國應該與加拿大與墨西哥重新談判,以加強有關勞工與環境的條款。  由於奧巴馬是美國首位非裔總統,又在印尼長大,他可能會更加關注非洲和東南亞。此外,他也可能對第三世界的亞非拉國家的抗貧運動,以及對抗愛滋病與其他國際性傳染疫病投入更多的心力與資源。伊拉克,繼續負政治責任 阿富汗,曾承諾增兵七千  在外交政策上,奧巴馬在競選期間主張應該透過談判與多邊合作,解決重大國際問題,以重新確立美國的霸權領導地位。他還表示,會與朝鮮、伊朗、敘利亞、古巴與委內瑞拉等所謂敵對國家的領導人直接談判,解決歧見。  選舉期間,古巴領導人卡斯特羅痛批麥凱恩,但卻對奧巴馬持正面評價。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已祝賀奧巴馬當選,對美國釋出難得的善意。朝鮮領導人金正日則臥病在床,陷入接班危機。如果奧巴馬能善於運用這些國際新形勢,或許他有機會將美國帶出目前的困境。  在伊拉克問題上,奧巴馬在競選期間所佔的優勢是,他從未投票支持小布殊總統的伊拉克戰爭。在競選期間,他更承諾如果他當選總統,會在上任後十六個月內將駐伊拉克美軍作戰部隊全數撤出。  問題是,近一年來伊拉克情勢轉趨穩定,主要就是拜小布殊總統在伊拉克大量增兵與採取正確的戰術所賜。如果奧巴馬撤軍,伊拉克情勢可能很快就惡化。畢竟,作為一個霸權領導國家,美國不能不對伊拉克負起政治責任,一走了之。  在海外戰爭方面,為了展現他的強勢作風,奧巴馬在競選期間表示,如有必要會增兵七千人到阿富汗,並威脅巴基斯坦如果不對邊境的殘餘恐怖分子採取行動,美國將單方面採取軍事打擊行動。  在掌握了舉世無匹的戰爭機器之後,其實很難期待任何一位美國總統能夠擋得住「權力的誘惑」。例如,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年輕時也不喜歡戰爭,甚至為了逃避越戰而去英國攻讀碩士,但在當選總統之後,卻發動了索馬利、科索沃與南斯拉夫等戰爭。  「速戰速決」與「快進快出」是美國多位國防部長與參聯會主席提出的美軍海外作戰準則。然而,「速戰速決」與「快進快出」說易行難,一旦奧巴馬上台後派遣美軍赴海外作戰,又怎知不會陷入另一場戰爭的泥淖?同樣地,增兵到阿富汗,又怎知不會把阿富汗變成另一個伊拉克?美國外交政策具延續性 華府東亞政策不致變化  對於美國自從列根、老布殊、克林頓與小布殊四位總統愈來愈重視亞洲的趨勢,奧巴馬就職總統後,也很難作出重大改變。此外,他在歐洲如日中天的聲望,料有助美國與歐洲改善關係。  奧巴馬的東亞政策將不會有太大變化,因為後冷戰時期的東亞政策早在克林頓時期已成形,當時美國強化與日本的聯盟關係,同時與東京聯手,積極跟北京交往,協助中國融入國際社會。小布殊總統蕭規曹隨但是作了一些修正,一方面邀請北京成為「負責任的關係利害國」,繼續幫助中國加速融入國際社會,另一方面也推出「有備無患」的戰略,強化與日、澳、印尼的聯盟關係,以在必要時協助中國作出正確的戰略選擇。  奧巴馬於七日致電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直接在電話中用英語交談約十分鐘,就加強美日同盟關係以及在全球金融危機、全球氣候變遷、朝鮮和阿富汗等問題上的緊密合作達成共識,並強調「經濟大國日本的協助對美國極為重要」。麻生除了向奧巴馬表示祝賀,並特別強調「加強美日同盟關係是日本外交的第一原則」。  在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方面,奧巴馬主張美國需要與中國建立長期、積極、具有建設性的關係,認為應該深化美中經濟安全和全球戰略與政策的高層對話,加強美軍與人民解放軍的兩軍交流。其實,他的許多主張正是小布殊政府現在正在進行或推動的政策,並無太大差別。  以上種種顯示,美國的外交政策具有相當高的延續性,奧巴馬不可能改變後冷戰時期克林頓與小布殊兩任政府的東亞政策,最多只會略作修正而已。貿易協定難度增加 樂見兩岸改善關係  在地球暖化的問題上,奧巴馬將會要求與中國合作尋求解決之道。不過,他比較強烈的保護主義傾向,加上競選期間對中國利用金融作為外交工具的批評,可能會讓兩國在經貿與人民幣問題上出現一些摩擦。  而過往奧巴馬在國會的投票紀錄顯示,他不支持美國與許多國家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因此,中國與美國談判自由貿易協定的難度,可能大幅增加。  另一方面,民主黨政府一向比較保守的對台軍售立場、其陣營在競選期間反對出售台灣F-16C/D 與潛艦的發言紀錄,加上中國日益崛起的因素,可能使他在對台軍售政策上更趨謹慎。這點當然讓北京放心,卻讓台北不安。  而針對正在改善中的兩岸關係,奧巴馬在競選期間曾經表示樂觀其成。其實,兩岸關係的持續改善,也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因為他可以將更多心力投注在其他國際議題之上。所以,在奧巴馬領導之下,美國的兩岸政策應有可能從過去八年的失衡,朝平衡的方向發展,為美中台創造三贏的新局面。  最後,奧巴馬勝選之後,他的挑戰才剛開始。從安定選後浮動的人心開始,到處理預算赤字、金融海嘯、自由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多邊合作或雙邊談判、權力的誘惑、朝鮮、伊朗、阿富汗、伊拉克、東亞政策、歐亞孰輕孰重、非洲、第三世界,到中國政策與兩岸政策,不僅需要他殫盡心智與國安團隊提出藍圖,更需要他找到適當的人選去執行,才有可能重新確立美國的霸權領導地位。(作者是台灣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教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