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才剛開始:專訪陳丹青談木心美術館 (周婉京 訪問、陳丹青 筆答)

周婉京(以下簡稱「周」):木心先生不像貝聿銘,不像陳逸飛,他似乎從未刻意融入某個華人藝術家圈子,也沒有建立或鞏固起自己的藝術權力。相反,他對世界文學有很深刻、內斂、自省式的了解,但他同時對所謂包容的美國社會卻也保持一種無奈又清醒的距離。您是如何看待木心旅美時的處境?與他的交往對您旅居紐約的階段有什麼影響?陳丹青(以下簡稱「陳」):是的,木心很清醒,但未必「無奈」。「無奈」的意思是,他試圖「有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