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機場事故背後的無私支援  港英最後的政績工程 (陳佐洱)

  陳佐洱先生上兩期分別記述了中英九十年代就香港新機場問題的多次談判,由陳佐洱對伯恩斯,到魯平對柯利達,最後簽署了新機場《諒解備忘錄》。雖然之後仍然偶有風波,使機場未能如期九七年前落成,但一九九八年,赤鱲角機場終於啟用。機場啟用後不久,出了一個亂子,陳佐洱本期描述中央如何及時為香港解決第一個危機。──編者

更多

簽署《諒解備忘錄》的角力  香港新機場談判過程 (陳佐洱)

  中英雙方九十年代初就香港新機場問題展開談判,本刊上期獨家刊載陳佐洱先生的文章,記述了陳先生跟英方代表伯恩斯的交鋒,鬥智鬥力。雙方經過兩輪會談,仍然談不攏。承接前文,本文細述兩國如何以秘密會談打破僵局,達成協議。陳先生細膩的筆觸,把會議的過程、各人的心路歷程一一呈現眼前,不乏第一手資料。──編者

更多

我要說清楚「車毀人亡論」  由港府高速提高福利開支說起 (陳佐洱)

  回歸前期擔任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的陳佐洱先生開始撰寫香港過渡期中英談判的回憶錄。本刊獨家發表他選中的頭篇──最為港人熟悉、當年炒得沸沸揚揚的「車毀人亡論」。陳佐洱先生娓娓道出來龍去脈,原來香港人一直都未有看清全貌。——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