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案判決的三點解讀 (陳子明)

  法院宣判之前,筆者接受記者採訪時曾說:「在薄熙來全面否認檢察院指控的情況下,法院如果部分接受薄熙來一方的抗辯意見,刑期大概在十年至二十年之間;法院如果不接受薄熙來一方的抗辯意見,判決大概是無期徒刑或者死緩,前者可能性更大,因為畢竟要與親手殺人的薄谷開來有所區別。由於法院最終沒有採信薄方的抗辯陳述,根據其所認定的犯罪事實,判決無期徒刑是適宜的。  對於薄熙來案的一審判決,總的來說還是一個政治判決。判決比一些人預料的要重,此中的政治含義,我們可以做出三點解讀。  第一,雖然習近平、王岐山等人打「大老虎」的決心很大,但是阻力和障礙也很大,他們的打虎計劃並不一定能夠順利實現。因此,他們不能放過薄熙來案這個眼前的案例,來展現自己的「打黑」、「打虎」決心與成果。如果對薄熙來判輕了,表現出紅二代對自家兄弟的庇護,習近平、王岐山在普通民眾中的聲望會受到很大影響。告訴紅二代:薄是前車之鑑  第二,紅二代是現政權的主要社會基礎,但是他們的政治觀點和所作所為並不一致。習近平作為紅二代中的小弟弟,現在還沒有獲得一言九鼎的地位。有些紅二代對於習、王的「反貪腐」警告置若罔聞,繼續我行我素地貪污腐化搞特權。有些紅二代明確地站在薄熙來一邊,對薄案審判多有指摘,對最高當局的不滿溢於言表。有些紅二代批評當局「反憲政」、「反普世價值」,譬如說「十八大」前活躍的紅二代發言人張木生就嘲弄眼下官方意識形態對於中國特殊性的過份強調,他的名言是:不能因為別人都說要吃飯,就偏說我們要吃屎。有些紅二代老大哥如胡耀邦之子胡德平、陳毅之子陳小魯,本身就是體制內憲政派的重要代表人物。習近平需要通過薄案的判決,給紅二代兄弟們一個強烈的信號:我才是掌握最高權力的人,凡是不跟着我的指揮棒走的人,薄熙來就是前車之鑑。「革命左派」會更加活躍  第三,習近平、王岐山要給毛左一個警告。從去年薄案發生以來,毛左一直將薄熙來作為自己的領袖來擁戴,去年「九一五」全國幾十個城市遊行,毛左還公開打出了擁薄的橫幅。著名毛左理論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韓德強最近說,毛左分為「革命左派」和「改良左派」,薄熙來是「改良左派」的旗幟,審判薄熙來,對「改良左派」是一個沉重打擊,「但是,對革命左派來講,他們本來就認為改良是不可能成功的,今天中國的兩極分化只能通過革命解決」;因此「革命左派」今後會更加活躍。毛左是當局用來牽制憲政派的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是,當局也不允許毛左過於囂張。判處薄熙來無期徒刑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就是要告訴毛左,你們不要對薄再抱希望了;當局眼下雖然主要打擊憲政派、普世價值派,但在必要的情況下,也會打擊和壓制毛左,作為一種政治平衡術。另一位著名毛左理論家、中央民族大學成人教育學院教師張宏良的微博最近被禁言,就是一個徵兆。  (作者是北京觀察家。)

更多

「紅知兵」為什麼要打「大老虎」? (陳子明)

  「紅知兵」核心本來應該有三個人:習、王之外,還有薄熙來(他完美體現了「紅知兵」的全部要件),由於薄谷開來怒殺洋人、王立軍潛逃美領館的偶發事件,才破壞了「鐵三角」的穩定架構。但是習、王會給薄一條生路,留下已經建立起「左派領袖」名聲的薄熙來,就是為紅色江山留下一個超越於現體制的潛在可能性。

更多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我們與曉波同在 (陳子明)

  北京市公安局在二○○九年六月二十三日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正式逮捕劉曉波,相信跟劉曉波發起《○八憲章》有關。作者分析,《○八憲章》的內容「在十多年前就已經有過系統的闡述」,認為北京拘捕劉曉波,還是與「六五二一」(建國六十周年、達賴喇嘛流亡海外五十周年、「六四」二十周年和法輪功事件十周年)有關。——編者

更多

把我打成「六四黑手」的政治黑幕 (陳子明)

  「六四」事件後,被官方打成「六四黑手」,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和「陰謀顛覆政府罪」被判處十三年有期徒刑的著名不同政見者陳子明,在「六四」二十周年的今天,特撰文揭開當年的政治黑幕,對當局指控他的五條罪狀一一反駁,文章並揭露起訴過程中,當局如何篡改事實、亂扣帽子,以圖令他入獄的經過。——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