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提與金庸先生合招博士生(陳平原)

金庸先生去世那天(十月三十日),我先後接受了十家媒體的電話採訪。除了變法子說好話,我再三強調,本人只是一個金庸小說的讀者,最多算半個研究者,與查先生本人並無深交,不能謬托知己。好在不久前北大出版社推出《千古文人俠客夢》增訂版,其中有幾篇談金庸的長文短札,於是被廣泛摘編。記者中有知根知底的,一定要我談與金庸先生在浙江大學合作招收博士生的事,我都謝絕了。事情是真的,我在〈很遺憾,沒能補好台〉(初刊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