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吃了沒有? (陳文巖)

  中國人碰面第一句話通常是「吃飯了沒有?」果然是「民以食為天」也。人吃五穀,但也吃肉,動植物共同供應人類所需的能量。但隨着文明的進步,「吃」已不再是為了充飢那麼簡單,而且隨着人類的大量繁衍,自然界的生物數量已漸漸不足以支撐人們的所需。五穀的種植、禽畜和魚類的養殖都應運而生,但同時也衍生出其他問題。  養殖禽畜時常用大量的抗生素以減低因細菌感染造成的死亡。醫學界經常呼籲禽畜業不要濫用抗生素以免病毒細菌產生耐藥性,可是沒有多少效果,結果抗生素的用量遠遠超過醫生的臨牀處方!為了迎合特別的口味,人們在種植和飼養的過程花了很多心思。中國人喜歡吃嫩雞,雞農便給雞注射雌激素,令牠皮光肉嫩;近代因營養過剩,人們每每棄肥肉取瘦肉,豬農便在豬的飼料中加入「瘦肉精」,雖可以去肥添瘦,但到底是刺激交感系統的藥物,吃了這類含藥的肉,焉能不「心亂如麻」?飼料的組成最終決定生物的體質成份,日本人給牛「喝啤酒」和「按摩」,難怪「和牛」的肉那麼入口鬆化,別有滋味!用粟米養的雞皮黃而肉味較濃,最近國內有用蛆(蒼蠅的幼蟲)加入飼料餵雞,據說那雞下的蛋要比一般的大,蛋黃顏色較深且醇固醇含量低,果然這般的話,愛吃蛋的人可有福了。值得一提的是用蠅蛆飼餵的雞隻不容易惹上傳染病,有猜測指那是因為蒼蠅經常在骯髒環境活動因而「百毒不侵」,那幼蟲體內可能有母體的抗病因子,雞吃了也順帶受益!這無疑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課題。道理可能和哺餵母乳一樣,母乳中的抗體可以減少嬰兒的腸道感染,至少在出世後的頭三個月作用是明顯的。  行文至此,不得不說一點有關奶粉的事。近年市面上流行什麼「2A」(DEA,DHEA不飽和脂肪酸)奶粉,聲稱可幫助嬰兒腦部發育。藥商各出奇謀,卻並沒有確實證據證明嬰兒吃了含2A的奶粉會變得較聰明。但望子成龍的母親們爭相購買,那價錢便提上去了。 至於為了檢測過關利用三聚氰胺去冒充蛋白質,則更是匪夷所思!一度流行國內的電視劇《大宅門》中同仁堂的家訓「製藥無人見,存心有天知」早已被中國這代人拋到天外去了。  人們即使嘴饞,還是想知道入口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早前台灣有人揭發某牛肉乾被混入死貓肉,愛貓者吃後才知道真相不把腸子都吐出來才怪。如果混進了豬肉,虔誠的伊斯蘭教徒豈不更冤?生物科技的飛躍,為人類生產足夠糧食,很多農作物如大豆、西紅柿等經常會因自然災害(如黴菌感染和天氣異常等)而失收。利用生物科技,如雜交或基因改造,可以生產出更耐霜寒和菌害蟲害的新品種,保證糧食產量,難怪所謂「基因改造」的食品充斥市場。大量種植經基因改造的農作物對自然生態環境肯定有影響,但長期服用這類食物是否會影響人類健康卻還不清楚。所以大多數國家都要求在食品包裝上清楚標示,讓人們自行選擇。香港最近也實施了食物標籤法,法例要求注明食品的主要成份及含量,包括糖(碳水化合物)、熱量、蛋白質、膽固醇、脂肪(包括「反式」脂肪,不飽和脂肪有「順」、「反」之分,近年的研究認為「反」式脂肪會增加冠心病的風險)、鈣和鈉。「反式」脂肪的檢測難度較高,而煎炸食品的用油正是「反式」脂肪的來源。筆者曾觀察許多在超市擺放的煎炸類食品上的標籤,只有一款在包裝上注明含有少量「反式」脂肪,其他的都標明不含「反式」脂肪。我實在不大相信那些食品商真的全部掏錢去做那昂貴的「反式」脂肪檢驗!但願其中沒有「溝渠油」便阿彌陀佛了。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輪流撰寫。)

更多

自作孽,不可活 (陳文巖)

  世界在變,社會在變,生活節奏在加速,生活質素在下降,這是發達國家的普遍現象。  追逐暴利已成大眾夢想,所謂greed is good也,誰也顧不得對環境的破壞了,事實上中國道家主張「天人合一」和「無為而治」,追求的是人類和自然環境融洽相處,比時下亡羊補牢式的環保行動要有遠見,可惜在弱肉強食的自然規律下,無為的社會制度一定敵不過兇悍的資本主義。  且張開眼睛看看﹕  塑膠無疑是化學的重大發明,PVC不生鏽,堅硬而輕,又容易塑造成各種形狀。很難想像現代都市人沒有塑膠怎樣生活。為了創造商機,用完即棄的食具面世了,垃圾堆填區每年不知多了幾萬萬噸不可分解的有毒化學物質。製造食具尚可美其名為食品衛生,可是連手提電話機匣都年年月月不同款就有點過份了。  汽車用以代步,可是大型運輸系統如火車肯定要節能得多,奇怪的是以美國的遼闊國土竟然沒有像樣的鐵路系統,難怪大多數人都自己駕車穿州過省,全世界半數的石油就這樣被耗掉了。缺油導致瘋狂的到處開採,藏在海底的也不放過,連番漏油對環境造成很大破壞,尤以墨西哥灣事件更為驚人,對人類的長遠危害恐怕難以估計!強國為了保障自家用油的揮霍,那些制度落後而油藏豐富的國家可倒楣了。誰都知道美國入侵伊拉克所為何事,難道真相信是正義之師?  汽車排出的廢氣是環境染污的一大源頭,香港政府最近提出的停車熄匙頂多是做做樣子而已。比較有效的應該是限制車輛數目,包括公共汽車在內,君不見香港街道上巴士經常霸佔了大半條路,而且連人站的空隙也找不到。廢氣的一大主要成份是二氧化碳。大自然巧妙安排綠色植物可利用水和二氧化碳在陽光的催化下轉成碳水化合物,這便為地球上所有的動物提供食物,碳水化合物(如米、麥、番薯等)經動物體內消化分解又成了水和二氧化碳,呼氣排出後又再為植物提供光合作用的原料,就這樣生生不息形成碳循環。可是為了經濟發展,熱帶雨林的大面積砍伐已把自然界那自我淨化的功能嚴重破壞了。於是大氣層穿了洞,太陽的輻射令地球的溫度上升,北極的冰層溶化,不久可能連冬天也沒有了。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義,兩儀生四象,四象亦即春夏秋冬,從混沌(無極)而來的這一切,包括人類的文明,可能要被我們的貪念毀掉。  最近報紙上刊登了一張圖片,有北極熊和她的小熊無奈地倚偎在一浮冰上,很是悽慘。看來冰塊一溶,那小熊也逃不了淹死的命運。我忍不住就寫了下面一首七律﹕  茫茫大海望無邊,子望母兮母望天,體弱餓徒哀母哺,腹空倦且抱冰眠。唯驚積雪隨時化,未曉容身何處遷,已是披毛居極北,難逃靈掌禍牽連。  有些人可能覺得北極熊充其量是動物園中的擺設,沒了就沒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要是極地的千年冰層真的溶化,誰也不知道冰層裏冷藏了些什麼,如果有罕見的,甚或至今未聞的高致病病毒,那一時可未必應付得來,毀了北極熊的窩,可能連自己的存亡也成問題。大量的冰層溶化肯定會改變海洋的生化環境,海洋的暖流現象也會改變,接着是氣候改變,歐洲可能為冰河覆蓋,海面水位上升,有些如馬爾代夫那樣美麗的島嶼可能沉入水底,到時恐怕那些天價的海濱別墅已無人問津了。寫到這裏,我不禁要問,一個醫生又救得幾多人?還不如魯迅那樣「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春夏與秋冬」!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輪流撰寫。)

更多

醫療產業所為何事? (陳文巖)

  三國時吳國有名醫董奉,醫好病人免收費,只要求病人種一杏樹,後來樹種多了成林,於是有「杏林」二字用作醫學界的代語,一直沿用至今。  筆者學醫時,大部分同學的理想是救死扶傷,很多人畢業後選擇的都是公認為富有挑戰性、臨牀方面較為艱苦的專科。可是現今最受歡迎的是皮膚科、眼科等收入好而又不需要熬夜的專科,不是說這些學科不重要,但如連班中成績最優異的都爭着這樣幹,那麼「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的青年豪情已難再見了。  由於社會的極度商業化,再加上近二十年金融界用所謂財技炮製的神話﹕一個入職投資銀行不久的「新仔」年薪加花紅可達幾百萬,各行各業繼而掀起對收入的無止境追逐。當然很難杜絕或阻止醫生「向錢看」。除非本身是太子爺,否則效法董奉可能連自身的生活都成問題。事實上即使一味「向錢看」也不是什麼大罪,只是傳統的「醫患關係」便蕩然無存了。這又怪得了誰?當房價漲到連五十萬元都買不到一個廁所時,又怎能怪醫生「向錢看」?君不見曾有醫生投訴收入不足購買一容身之所嗎?  最令我懊惱的是政府竟然提出醫療是六大產業支柱之一。把醫療視作產業,在當前的企業文化下,不但要求賺錢,而且要大賺特賺,利潤年年增長,否則對不住股東。病人成了顧客(client),醫生只是提供服務者(service provider),以往那特殊的醫患關係逐漸消失,彼此也就不再互相信任了。病人不再尊重醫生,繼之而來的就是所謂防禦醫學(defensive medicine),醫生看病時,首要保障自己不會被牽入訴訟,於是只要病人一提頭痛,便建議做腦部電腦掃描或核磁共震檢驗,腹部稍有不適便胃鏡、腸鏡「上下其手」矣。說出來難以置信,我有一朋友因吃壞肚子到某私立醫院就診。入院住了兩天,胃鏡腸鏡等全套做齊,出院時承惠八萬大元,雖是保險公司賠,到頭來還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要說醫院做錯嗎,萬一我朋友真的大腸生瘤那怎麼辦?  因為互信的破產,加上資訊氾濫,行醫時要麻煩得多,動不動媒體便大做文章,說醫生沒有作詳細解釋,但可知道真的要把所有藥物的副作用解釋清楚,不要說時間不允許(每種藥恐怕逾半小時,如果病人服用六種藥,那就要超過三小時了,只要看看每種藥所附的逾萬蠅頭小字說明便可想像到),恐怕說完了沒人敢服用,如果病人信任醫生,醫生只需把常見的副作用解釋清楚便是。如果不幸碰到那千人一遇的罕有副作用,那可是「意外」。  最近有一病人因腰骨問題看了骨科,醫生建議動手術,可病人看了手術同意書後嚇得跑來找我詢問意見,你猜猜上面怎麼寫?除了做腰骨手術的併發症外,還有「你可能手術後發生心臟病、中風,甚至死亡」,據說是跟從醫管局的版本改寫的。天啊!這樣的手術同意書肯定是防禦醫學的產物,類似各公司法律文件上的免責條款。可是病人只不過因為腰痛要做手術,卻告訴他可能會中風甚至死亡,怎不把人嚇死!誰不知道吃雞可能會被雞骨噎死,可請人吃雞時要不要先簽同意書說明可能會因而噎死?這類同意書就是醫患喪失信任的明證。  醫療事故沒可能完全杜絕,但肯定可以減少。醫療糾紛大多是在醫患失去互信後引發的。醫療事故不一定會導致醫療糾紛,除了醫護界的努力外,整個社會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政府不要再推什麼「醫療產業」,病人不要有不切實際的期望,社會不要推波助瀾增長那「賴皮」風氣。最近美國有小孩玩滑梯時屁股及大腿給滑梯(因久在酷熱陽光梯板被曬得很熱)燙傷,竟有人問有沒有告滑梯的主人。難道父母不應該先試試滑梯是否燙手?香港有小孩不慎墮樓死亡,那正在忙於家務的祖母因「疏忽照顧」被抓到警署!好像這世界上沒有「意外」這回事!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輪流撰寫。)

更多

不信華佗能盡活 (陳文巖)

  華佗,三國時名醫,因給關羽刮骨療毒而家喻戶曉,可惜被曹操所殺,大部分著作佚失。沒有核對正史,不知刮骨是否真有其事,但《三國》的魅力卻已長留民間,往往以「再世華佗」稱讚醫生的醫術高明,可華佗真的什麼病都能醫好,甚至起死回生嗎?被稱為「再世華佗」可不是好事,萬一病治不了怎辦?君不見坊間報紙大字標題醫療事故者幾乎每周都有,而且過份渲染,正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醫療事故無法完全避免,若在民智未開的地區則特別難處理。幾年前台灣不就有死者家屬抬棺到醫院嗎?國內近年經濟起飛,但醫療事故頻仍,令當局十分頭痛,最近在南中國發生的一起醫療事故,更體現這問題的嚴重性!  話說有一名中年男人,因為腰疼和全身不適到當地醫院求醫,被診斷為因腎結石導致尿毒症,需要動手術。手術據說很順利,可手術後病人投訴傷口痛,醫生給他注射止痛藥後,病人當天死亡。可以想像家屬的反應,好端端的一個人,走進醫院,做完普通手術後卻不明不白的死了。醫院要求解剖屍體找出原因,死者家屬堅持不肯,結果把屍體停放在醫院大堂不肯下葬,還硬把負責醫生押到屍體前,強令跪下,親吻屍體謝罪。院內有一醫生,可能少不更事,罵了一句,結果也被家屬扣押在一房間。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很多醫護看不過眼,趁死者家屬大多出外午飯時衝入房間救出被扣押的同事,混亂中打傷了一位家屬。那還了得!午飯後家屬鄉里大舉增援,甚至連木棍及刀都帶上了。醫院上演大武鬥,結果被打碎的鹽水瓶無數。有位醫生更被刀刺傷背而被送入深切治療部——誰還敢在當地行醫?  簡直駭人聽聞!試想想如果那動手術的醫生真是華佗,病人死了,怎麼辦?即使華佗也不會沒有「醫死人」的經驗。其實問題往往就出在「醫死人」這三個字,病人在接受治療後死亡,家屬往往直覺認為是被「醫死」的,而不會考慮是否病人本身疾患導致死亡。當然,手術的意外、藥物的副作用都可能直接或間接地引致死亡,可未弄清楚原因前不應妄下判斷。  近年香港傳媒的大肆渲染,令醫護界風聲鶴唳,有人在治療時死去,那必定是醫生的錯!曾有死者家屬告訴我要控告某醫生,因為他洗腎時「醫死」了病人。其實雖然病人在洗腎時死亡,卻是因冠心病突發引起的,洗腎時血壓穩定,所以可以肯定洗腎不是導致死亡的原因,假如某人在睡眠中因心臟病突發死亡,難道是「睡死」了人?醫療事故肇因必須由專家醫生判斷,但如其意見不符合家屬的直覺,往往不被接納,還說是醫醫相衛,其實同行如敵國,何來包庇?不要忘記,醫生有一天也會成為病人,也需要和病人同樣的保障。  由於法庭判的賠償額越來越大,這方面香港縱未趕美,也已超英,須知羊毛出在羊身上,婦產科醫生每年那幾十萬保費還不是從病人身上要回來!不斷膨脹的賠償額終會把醫療系統拖垮,不久前澳洲某郡的外科醫生全部拒絕做手術,就是由於不能再負擔昂貴的保費!  醫療事故似乎愈見普遍,歸根究柢有如下幾個原因﹕  一、人們對現代醫療技術有不切實際的期望,醫學進步使很多以往被認為不能醫治的疾病(例如肺癆、腎衰竭、突發心肌梗塞、因輸卵管閉塞導致不育等)時下都以為是小菜一碟,必可治好,萬一治療失敗便歸咎於醫生。  二、醫生沒有就病情和治療方案作詳細解釋。  三、醫患之間缺乏互相信任,出了事傳媒未審先判,醫生同業在未知詳情時互相指責。  病人看醫生就是把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都交託給醫生,有醫德就是把病人當作自己親人一樣處理。我曾在赴急診後填《鵲橋仙》詞一闋如下,願與同業共勉﹕  和衣才睡,傳音又起,寂夜披霜上路,思無別繫御風趣,便過了紅愷幾度。 救心起搏,返魂洗血,不服冥蒼定數。硬從瀕死搶人歸,要無負枯瞳餓肚!  (本欄由黃岐、陳文巖、苗延琼輪流撰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