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莪毓士度金針--饒公與浸大饒宗頤國學院 (陳 致)

二○○○年來香港之前,當然飫聞饒先生之盛名,也讀了不少先生的著作。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的時候就知道,饒先生是這裏中文系的創系系主任。但第一次見饒先生,是在二○○二年。當時先生在中文大學有個演講,是關於古史中玄鳥的傳說。講座中,聽者如雲,坐滿了中文大學的大講堂;饒先生則舉凡甲骨、金文、器物、文獻,縱橫出入,令人折服。特別是舉證甲骨文中「玄鳥」的合文,是此前我未曾注意到的。其後,二○一○年,陳新滋校長

更多

戰國竹簡重光  清華大學李學勤訪談錄 (陳 致)

  由清華大學校友捐贈、從香港文物市場搶救回來,為清華大學所藏的戰國竹簡,目前由李學勤先生和他的團隊負責研究整理。這批竹簡對歷史研究將會產生重大影響。新的發現可能釐清甚至推翻我們現有的歷史知識。本刊邀請陳致教授專門訪問了李學勤先生。李先生詳述了清華簡的研究進程和目前的發現,並預測清華簡將來會產生的影響,內容珍貴。——編者

更多

知識人與社會擔當  余英時教授訪談錄 (陳 致--傑出華人系列)

本訪談稿中,余英時先生談到中國知識人的「邊緣化」,知識人甚至為革命暴力所毀滅。他還對「知識人」作了定義,提出「必須把知識人理解為一種潛在的社會功能,寄託在每一個專業人員的身上」。此外,對於「漢學」與「中國研究」的區分以及研究方面的得失,余先生也提出了看法。——編者

更多

國學與現代學術的種種  余英時教授訪談錄 (陳 致--傑出華人系列)

  在訪談中,余英時先生精要地對國學熱潮作了冷靜的分析,並別有會心地分別官方意識形態和學者及民間追求的價值。余先生目前着手探索唐代精神世界,他笑談自己可以「倚老賣老了」,不必把時間耗費在技術和二手文獻上,可直接交通唐代的精神世界。——編 者

更多

直入塔中,上尋相輪  余英時教授訪談錄 (陳 致)

  二○○六年十二月,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系余英時教授榮獲美國國會圖書館頒發的克魯奇獎。該獎項頒發給諾貝爾獎所未覆蓋的人文學科領域中有傑出成就的學者,以肯定他們在學術研究中的終身成就。余英時先生是在前後三屆獲獎的五位學人中唯一的華人學者,余先生在中國思想史研究上的成就為中外學術界所公認。筆者受《明報月刊》委託,通過越洋電話訪問余先生。訪談連續兩日,長達五個小時。在訪談中余先生一再強調,學者之名宜只入同時學人著作的注腳中,而不應見諸報端,所以只討論學術問題。筆者因就訪談記錄作了一番整理,其中着重在筆者就知見所及問及余先生關於他治學的途徑、經歷、方法和重點,以及他對學術、思想、人文等方面的看法等等。撮其要者,結為此文,以饗讀者。——陳 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