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就是你 (陳靜抒)

  在民意的「強姦」下,公務員、城管、醫生、校長,這些名詞全都成了不問緣由的攻擊對象。  今年夏天在美國,最重要的一樁官司就是少年馬丁被槍殺案。在台灣,最重要的則是洪仲丘事件。換了在過去,這是兩件多麼尋常的事情,在美國一天之內就有無數黑人不良少年被拷問關押,若是說當中從沒發生過一起因襲警而導致開槍的事情,恐怕很難令人信服。殺死馬丁的齊默爾曼也不是純粹的白人,說種族主義也很牽強,而且在當今美國,敢搞這麼明顯的種族歧視,不是蠢貨就是白癡。就是這樣一個簡單的故事,被幕後推手無限擴大成數個城市的大遊行,搞得那一陣子人心惶惶不敢出門。而在台灣那樣的社會,軍隊裏濫用私刑的事情恐怕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新聞,洪仲丘既不會是第一個,也絕不是最慘的一個。可卻莫名其妙發動了二十五萬人的力量,像模像樣地為不知道在何處的民主意志招魂。無數好事者就這樣打着「下一個就是你」的旗號,用瘋狂的口水淹沒了真相和真理。  在網路政治化的時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句話其實也從來沒有實現過,全國一年到頭那麼多情色案件,李天一如果不是被渲染成十惡不赦的嚴嵩兒子,不會有這麼多人誓要置他於死地;而反過來,集資詐騙、毀了一方民生的曾成傑,放到《包青天》裏,根本就是一齣大堂之上狗頭鍘斬立決的戲文,別說家屬見面,家屬敢冒個腦袋,都能被憤怒的板磚拍死,到如今,卻賺取了一大把人性關懷的同情之淚。同情泛濫過頭了,就會成為胡鬧。因為害怕「下一個就是你」而不顧一切地出頭,其實還是明哲保身,不是嗎?  我們曾經嗤笑,文革時,弄壞了印着偉人頭像的報紙都要大禍臨頭是多麼落後和愚昧。而在所謂進步文明開放的今天,劉嘉玲發一張熱愛北京天安門的照片,同樣被微博小字報的口水淹沒。二者之間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在民意的「強姦」下,公務員、城管、醫生、校長,這些名詞全都成了不問緣由的攻擊對象。對於我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重要不重要的事情了,先罵一頓就對了。  七月份,京滬有兩件有意思的事。一個是上海的某商人,自己打諜戰,跟蹤舉報了法官群嫖事件,起因當然還是死人恩怨,因為他自己的官司被法官葫蘆判斷了,所以他選擇了這樣的方式報仇,既功成又可身退。這幾乎是近期所有抵抗暴力公權力的行為中最值得喝彩的一件了。與此同時,北京有個大學生,沒事幹拍下城管執法,被人打了一頓。據說很多人提出要為他聲援。聲援什麼呢?聲援就意味着支持,支持隨便哪一個路人甲動不動就利用現代資訊優勢搶佔道德高地,隨意評判他人的工作?這種站在制高點不分青紅皂白玩杯葛的,不叫仗義執言不叫拔刀相助,叫美國。  下一個就是你,而你到底想做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