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訏無端活到九十年代 (黃建平)

  徐公離世二十九年,貴刊三月號文章《徐訏獲得新評價》則云:一九九六年初蘇雪林(其時亦早已作古)於傳記文學罵魯迅。然後讚賞徐挺身而出:這樣的文字在十幾年前是許多和台灣有關係的人不敢寫的。柳文又云:徐訏在上海是上一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著名作家,主編過人間世。事實則為:徐先生三十年代成名,獲聘擔任編務;五〇年避秦來港,浸會書院(即今浸大)曾邀為系主任。先生以東方既白筆名撰文藝評論,對毛澤東共產黨不假辭色,於既白之東方可見端倪。  另外,萬之《為虎作倀的視覺藝術》甚佳,可惜將五星旗的四粒小星說成:人人皆知的工農商學四個社會階層。豈知,官式定義原是「農民、工人、小資產階級、民族資本家」,新定義已改為「中華民族大團結」;而工農商學兵、士農工商、漢滿蒙回藏之類皆無其事。  卷首語「一九七六年……亞當斯密……」,年份當屬手民小誤,與潘總無關。(編按﹕應作一八七六。)柳蘇回應   三月份刊出之拙文《徐訏獲得新評價》,其中有誤。其一說徐是「五六十年代著名作家」,應是三四十年代(其實五六十年代也依然是)。另一說一九九六年初蘇雪林在台灣《傳記文學》罵魯迅,則是一九五六年之誤。承黃建平先生來信指出,謝謝!  柳蘇 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