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朝鮮半島局勢有何改變? (鍾樂偉)

踏入二○一八年以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擺脫掌管平壤政權六年多以來的常態,先於年初的新年講話上,向當時新近上任不足一年的韓國總統文在寅伸出和解之手,表示願意在未來日子就改善朝鮮半島關係踏出友善的一步。首個重要舉措,自然是因應年初平昌冬奧契機,金正恩先派出龐大的朝鮮選手團與文藝表演團參加,後來也透過其妹妹金與正親身到訪首爾,與韓國總統文在寅直接會面,拉近兩國的信任。到了四月底,兩韓正式踏進近十年來難

更多

「五一九」和北大整風反右 (嚴家炎)

一九五六年,彷彿是個沒有寒冬而只有暖春的年份。正是這一年,由中宣部長陸定一倡議,中共中央經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同意在文藝與學術領域實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給整個文藝界、學術界和廣大青年作者帶來巨大鼓舞。此年九月,中共第八次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大會通過的決議還宣告:「我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解決,幾千年的階級剝削制度的歷史已經基本結束」。這個決議是包括毛澤東在內的全體代表一

更多

饒公與文學館藏 (潘耀明)

哲人其萎,本刊又一位顧問遽逝!饒公以一百零一歲羽化登仙,海內外華人社會及文化學術界同表悼念。饒公生前,曾撰寫一篇提綱挈領的文章:〈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饒公在這篇文章指出:「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①眼下對「中國夢」的企求,大都墨於硬件部分,我們的強國夢,是對於經濟、軍力而言。

更多

特輯:陶鑄古今說饒公

這張相片,讓我們想起二○○六年饒公接受本刊「傑出華人系列」訪問時的片段:「他充滿童心,才說起打坐,隨即挪動身子即席示範,盤腿而坐,腳背放在股上,笑着追問:『這叫跏趺,你做得到嗎?』」(本刊二○○六年十二月,頁四七)十一年過去,我們還未能做到跏趺,饒公卻已仙逝。本期特輯,文化名人紛紛撰文悼念。饒公「學藝雙攜」,其學術世界既廣且博,儒學、道學、佛學、詩、詞、文、史、目錄、考古、敦煌學、簡帛學、音律、書

更多

追憶與饒公的最後幾次活動 (鄭會欣)

我於一九九○年十月正式擔任饒公的學術助手,至今已近三十年,那時饒公每周都要到中大來一兩次,上世紀九十年代期間,饒公曾不間斷地邀請眾多內地學者來中大訪問,饒公每次來都同我們一起討論學術、回顧人生,中午再一起吃飯,那也是我們平時最為期盼的時光。最近十多年,因為饒公年事已高,很少再來中國文化研究所,而我自二○一○年開始對饒公進行口述史的採訪,幾乎每月都要到饒公家中訪問幾次,因此與饒公還是經常見面。這篇小

更多

菁莪毓士度金針--饒公與浸大饒宗頤國學院 (陳 致)

二○○○年來香港之前,當然飫聞饒先生之盛名,也讀了不少先生的著作。在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書的時候就知道,饒先生是這裏中文系的創系系主任。但第一次見饒先生,是在二○○二年。當時先生在中文大學有個演講,是關於古史中玄鳥的傳說。講座中,聽者如雲,坐滿了中文大學的大講堂;饒先生則舉凡甲骨、金文、器物、文獻,縱橫出入,令人折服。特別是舉證甲骨文中「玄鳥」的合文,是此前我未曾注意到的。其後,二○一○年,陳新滋校長

更多

踏莎行草憶饒公 (鄭欣淼)

饒宗頤先生仙逝,舉世悼懷。我也思緒萬千,忽然想到十多年前曾寫過四首〈踏莎行〉,題詠與饒公有關的活動,現將其刊布出來,略加說明,亦為對饒公的一點紀念。廣州藝術研究院於二○○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舉辦饒公書畫展,筆者有幸出席開幕式,遂填〈踏莎行〉: 金石清奇,禪門意象,更驚潑墨如山嶂。藝壇一幟早高張,暮年腕底風雲 曠。  韻漾情懷,氣求壯旺,不今不古饒家樣。信然腹笥富根基,拈來餘事天花放。 饒公選堂先生嘗針

更多

饒宗頤教授的學術歷程述要—敬悼吾師 選堂大先生 (鄭煒明)

饒宗頤先生,字伯濂,又字選堂,號固庵,生於潮州。 先生幼承家學,從事學術研究及教學工作逾八十載,研究範圍廣博,蓋可歸納為上古史、甲骨學、簡帛學、經學、禮樂學、宗教學、楚辭學、史學、中外關係史、敦煌學、目錄文獻學、古典文學及中外藝術史等十三大門類,出版著作八十多種,發表文章九百五十餘篇;另亦善詩書琴畫,刊行有詩文集十餘種,書畫集八十餘種。 先生精通中國古代文獻及多種外語,研究注重史料考證,且不斷創新

更多

追憶饒宗頤先生的敦煌緣 (樊錦詩)

饒先生對祖國的歷史文化懷有崇高的使命感和責任感,對學術秉持着深厚的敬意與真切的熱愛。先生幼承家學淵源,學養深厚,終身潛心治學,其治學廣博深湛,橫無際涯,博古通今,學貫中西,宏通人文學科的十餘門學科,取得巨大學術成就,為國學發展做出卓著貢獻,成為海內外景仰的國學泰斗。先生治學具有極為廣博的視野,對每一項研究都力求窮其源流,崇尚求真務實,不做蹈空之論,無不以紮實的文史資料的考證和調查為基礎,並融會貫通

更多

胸羅四庫,藝高一代—淺談饒公的書法藝術 (單周堯)

二月六日早上,我回香港能仁專上學院上古典散文課。一個學生走過來告知我饒公當日凌晨仙逝的消息。這消息來得太突然了。去年十二月初,我生日那天,學術界開了一個研討會,饒公行動不便,沒有參加研討會晚宴,卻送來一個上書「壽而康」的祝壽匾額(見圖一),這實在是一個異常珍貴的賀禮。一月九日,收到李焯芬教授的電郵,邀約參加一月二十五日舉行的「蓮蓮吉慶二○一八新春聚餐暨《蓮蓮吉慶饒荷盛放》圖冊發布會」,這是饒公畫冊

更多

憶饒公 (楊 健)

饒公走了,走得平靜,走得安詳,也走得有點突然。饒公家客廳牆上的掛曆上二月九日這一欄,至今清楚寫着「楊健 4 pm.」幾個字。就在幾天前我與饒公家屬約好,九日下午四點陪同我辦王志民主任去探望饒公,提前給他拜年,未料他六日凌晨竟溘然仙逝,令人歎息不已。     一我在廣東工作時,饒公的名字就如雷貫耳,學術界、文化界人士說起「饒宗頤」三個字更是推崇備至、稱頌有加。他被認為是最後一位集大成者,其卓絕學術造

更多

饒宗頤教授繪畫理論與實踐 (鄧偉雄)

饒宗頤教授仙去,是中國學術及藝術界的巨星殞落。繪畫與書法,是他兩個主要藝術領域。要了解饒教授的繪畫,就一定要清楚他對中國繪畫藝術的理念。饒教授在繪畫方面一向堅持「學藝雙攜」,並將董其昌的「詩書畫合一」這個觀點擴展為「學藝互益」。饒教授認為,他的畫以及學術方面,無論是創作的意圖或研究的方向,都是互補,甚至是互益的關係。這個關係可說是擴展了我們中國人認為「詩、書、畫三位一體」這個觀點。他認為不僅僅是詩

更多

附錄: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 (饒宗頤)

二○○一年,我在北京大學的一次演講上預期,二十一世紀是我們國家踏上「文藝復興」的新時代。而今,進入新世紀第二個十年,我對此更加充滿信心。現在都在說中國夢,作為一個文化研究者,我的夢想就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文化復興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甚至在相當意義上說,民族的復興即是文化的復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我們的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沒有中斷過的古老文明。儘管在近代以後中國飽經滄桑,但歷史輾轉至今,中華

更多

附錄:維也納﹕鐘錶博物館 (饒宗頤)

年前有機緣到布拉格,那時尚在鐵幕籠罩之下,往返途中,必通過維也納,這個多麼令人眷戀的音樂古都。到處簇簇的森林綠葉,襯托美麗的噴泉,正是音樂靈感孕育的溫床,音樂大師莫札特便在這樣的環境下誕生。目前,作為首都的維也納,整個國家只有一百六十萬人,戰前亦不過二百萬,還不及我們一個小縣。戰爭更替它減少了人口包袱的負擔,雖飽嘗滄桑,但高度的教育水平與合理的生活方式,反而爭取得「富裕」與「舒適」。我們躑躅於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