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九」和北大整風反右 (嚴家炎)

一九五六年,彷彿是個沒有寒冬而只有暖春的年份。正是這一年,由中宣部長陸定一倡議,中共中央經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同意在文藝與學術領域實施「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給整個文藝界、學術界和廣大青年作者帶來巨大鼓舞。此年九月,中共第八次代表大會在北京舉行,大會通過的決議還宣告:「我國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基本解決,幾千年的階級剝削制度的歷史已經基本結束」。這個決議是包括毛澤東在內的全體代表一

更多

走向精神的坦途 (嚴家炎)

如果從春秋戰國算起,中國文化至今已有二千五百年歷史,可以說久遠而豐富。《周易大傳》的兩句話:「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體現了中國文化具有堅韌頑強、綿延不絕的活力和包容萬物、融會更新的品格與機制。既有樂天知足的豁達,又有居安思危的清醒。在道德本體上,中國文化早已確立了仁義、和合、忠恕、孝悌、中庸(恰如其分,不是折中)等核心觀念。這類核心觀念都是中華民族長期探索、研究、創造的

更多

有感於莫言獲諾獎 (嚴家炎)

  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我並不感到意外。因為在我心目中,莫言是一位藝術上很有作為、很有才華、敢闖暗礁、敢衝禁區的作家,遲早總會引起世界文學愛好者的更多注意。在文壇出現不久,他就掀起過一陣「紅高粱」旋風。隨後的作品也掀起或大或小的衝擊波。這是他很有藝術獨創性的表現。  莫言的小說不但有衝擊力,而且耐讀,經得起品味,經得起一讀再讀。像《檀香刑》,我就認認真真地讀過兩遍,第一遍還是八年前評茅盾文學獎時作為候選作品讀的,給我留下的印象很深。這部作品不但語言運用極其成功,而且交融着歷史的神秘氣氛和民間的荒誕情趣。尤其出色的是藝術結構,第一章通過眉娘浪語,就向讀者巧妙地介紹了全書三個最重要的人物——她的三個爹:公爹、親爹、乾爹,實際上提調起了故事矛盾的總綱。此後三章各自從一個角度使人物關係得到補充展示,使整部作品的頭開得十分漂亮。中間部分的內容充實而富於黑色幽默,尾部收縮有力而留有餘味,啟人思索。整部作品的成就相當全面。以後的不同長篇也都有各自的獨特創造和新的推進。莫言的許多作品都有近乎奇特的敍事方式。讀莫言小說,我們彷彿在看語言文字的焰火:五光十色,繽紛多姿。借鑑中國民間說唱藝術  莫言的作品很少有輕飄飄的東西,它們幾乎都體現着嚴酷的生存考驗和野性的生命張力,並且滲透着強烈的社會良知與責任感,鞭打着過度消費和奢侈的享樂主義,因而總有相當厚重的力度。莫言獲諾獎,無異於向前進着的中國文學提出了新的挑戰。  莫言受過馬爾克斯的魔幻現實主義的影響,這是許多人都知道的。但莫言在《檀香 刑.後記》中說:  民間說唱藝術,曾經是小說的基礎。在小說這種原本是民間的俗藝漸漸的成為廟堂裏的雅言的今天,在對西方文學的借鑑壓倒了對民間文學的繼承的今天,《檀香刑》大概是一本不大合時尚的書。《檀香刑》是我的創作過程中的一次有意識地大踏步撤退,可惜我撤退得還不夠到位。  照我想,莫言在這裏說的也同樣是正確的。西方的小說藝術,中國民間的說唱藝術,都是今天的中國作家可以而且應該借鑑的,問題只在於要從自己的具體情況出發,只在於要通過自己的創造性勞動而不是簡單的生搬硬套。這大概是我們從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中必須得到的一點啟示。  二○一二年十月十六日寫於北京寓所  (作者是北京大學終身教授。)

更多

中國現代文學起點在何時? (嚴家炎)

  本文分別從理論主張、國際交流、創作成就三種角度,考察了中國現代文學起點的狀況。可以說,甲午前夕的文學已經形成了這三座標誌性的界碑:一是文學理論上提出了以白話(俗語)取代文言的重要主張;二是伴隨着小說戲劇由邊緣向中心移位,創作上出現了一些比較優秀且真正具有現代意義的作品;三是開始了與「世界文學」的雙向交流,既將外國的好作品翻譯介紹進來,也將中國的好作品向西方推介出去。——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