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給病毒奪走了──哭姑姑(嚴歌苓)

愛我的和我最愛的二姑姑走了。那個從台北移居洛杉磯、在洛杉磯一住四十多年的父親的二姐,於二○二○年三月二十一日長辭於世。那個在饑荒年代通過香港朋友給我們寄來香腸、奶粉、白糖的嚴家最不受待見的二小姐,在一個瘟疫橫行、春風沉醉的日子裏永遠閉上了眼睛。那個在一九四九年初跟着開飛機的丈夫匆匆別過母親和祖母、留下所有浮財、飛到海峽對面的最孝順的嚴家二姑娘,在吃完早餐、洗完澡、不需鏡子而手指熟門熟路給自己塗上口

更多

特輯:借唐婉三字:瞞、瞞、瞞(嚴歌苓)

遙望武漢,春風又綠漢江岸。而這是個多少人沒有等來的春天。這是個多少逝者無法被吻別的春天。這是個被一千三百萬武漢人錯過的春天。我在柏林,遙遠地陪伴武漢人,自我囚禁在院子的鐵柵欄內,也是一天天錯過了早春。院裏院外,野花都開了,最近開放的是勿忘我。花朵雖小,但一藍一片,藍得靜謐而傷感:勿忘我,勿忘我,似乎是明白人間終究薄情而善忘,誰又堪勿忘?假如我們民族都長了一副好記性,記住一次次災難,我們的記憶存儲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