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大精深的「文藝復興人」──紀念楊牧(應鳳凰)

詩人及作家楊牧(王靖獻)三月十三日在台北國泰醫院辭世,享年七十九歲。消息來得突然,震驚台灣文壇。王教授東海大學外文系畢業赴美,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比較文學博士。歷任麻薩諸塞、普林斯頓、華盛頓大學教授。也曾寓居香港,為香港科技大學人社院創院人之一及講座教授。晚年選擇回歸故鄉花蓮,曾任東華大學人社院院長,創辦以創作為號召的「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首創國立大學「駐校作家」制度。雖

更多

回首那段為理想拼搏的日子──紀念尉天驄教授(應鳳凰)

二○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尉天驄教授於台北萬芳醫院辭世:「清晨六時於睡夢中安詳地離開我們」,當日收到其兒子尉任之傳來短訊。尉教授是影響台灣文學史重要文化人:創辦一系列文藝雜誌,引領一個時代文學風潮。當年寫評論、編選集,是台灣上世紀七十年代「鄉土文學論戰」主場戰將。教職退休後仍筆耕不輟,一篇篇凝練深情散文,為戰後一代文人繪出他們風骨錚錚的卓絕身影。上世紀六十年代創辦《文學季刊》,從版面到內容都夠得上是台

更多

特輯:文學史遺失了柏楊小說(應鳳凰)

很多人不知上世紀五十年代是柏楊的「小說時代」,是他一生中小說創作最勤、成果最豐的黃金十年。那時「柏楊」的筆名猶未誕生,他的文學起步是小說,全用本名「郭衣洞」在報刊發表,然後結集出版。那時他還沒有辦自己的「平原出版社」,台灣書市火紅熱銷的「柏楊雜文」、「異域」及「平原」等字眼,都是六十年代以後的事。一九四九年柏楊從上海搭船來到台灣,這年剛滿三十歲,此前並無投稿經驗。機緣巧遇,一九五一年某日在報上看到

更多

應鳳凰--人生小語

一直很喜歡《西遊記》。沒事愛翻讀唐三藏西天取經的故事。唐三藏為什麼前往西天取經?說穿了不外乎是:自我的救贖、知識的魅力,以及命運的安排。不論中西小說都有類似的主題。好比《奧德修斯返國記》,同樣具備「離家、歷險而後返家」的小說原型。人類受到某種召喚,總要出外去流浪,然後克服種種難關,經過一番搏鬥之後,又回到原來出發的地方。果真不錯,文學就是人學,歷來文學作品都透露着人生的奧秘。回到的地方,可以是原來的家,也可以是生養人類的大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