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包產到戶的高層爭論  專訪前國家農業委員會副主任杜潤生 (續文生)

  一九七九年初,杜潤生被任命為國家農業委員會副主任,自此他力倡包產到戶的政策。本刊訪問杜潤生,請他談談在農委期間推行包產到戶的阻力,包括與反對包產到戶的李先念和農委主任王任重的理性討論,亦牽涉一些文件字眼上的模糊應用。他亦分析包產到戶最後能夠成功推行的原因:說服黨內領導幹部。——編者

更多

《炎黃春秋》獲獎風波 中宣部電話干預頒獎始末 (神州沉思錄-續文生)

  二○○八年一月十九日廣州《南方周末》在北京舉辦「致敬二○○七——《南方周末》年度盛典」,《炎黃春秋》榮獲中國媒體最高致敬獎第一名,大會邀請該社社長杜導正出席頒獎會。榮獲媒體最高致敬獎  據說,《南方周末》先是跟《炎黃春秋》總編輯吳思聯繫,希望社長杜導正代表《炎黃春秋》上台領獎,吳思最初回答說「社長太忙了,來不了」,並說杜老讓他(吳思)代表領獎。後來《南方周末》再三邀請,並舉出有力的理由﹕這不是個人榮譽,而是《炎黃春秋》整體的榮譽,因此希望杜老無論如何也要出席。盛情難卻下,八十五歲的杜導正只得推掉當日其他事務答應出席。  十九日下午一點半,《南方周末》頒獎大會會場八一劇場人頭湧湧,杜導正和吳思準時到達貴賓室,《南方周末》幾位領導人熱情接待敍談。談起中南海各方面的情況,杜老說政治民主像大家預料的那樣,比之前更開放、更求實,是一個很好的形勢。談話中,杜導正高度評價廣東現任省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汪洋近日在廣東提出的思想大解放,改革大發展。不過,他建議說,如果把這個「大」字改成「新」字,即「新一輪思想解放」,會更妥當些。  杜導正對這幾位廣州同行說,他特別讚賞汪洋在一篇講話中提出凡是阻礙先進生產力發展,阻礙先進文化發展,阻礙國家再進步的一切陳舊的過時的觀念思維都應該勇敢地突破的呼籲。汪洋反覆重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人民滿意不滿意才是判斷一切事物是與非的標準。中宣部的一個電話  正當眾人漫話暢談之際,《南方周末》一位領導人悄悄把杜導正拉到一邊,顯得有點無奈說﹕「杜老,有點新情況,實在是對不起了。今天大會得獎的名單是全國許多媒體一起評的。評了六個特別獎,評出了六個最優秀的單位,你們《炎黃春秋》排在第一名,原來是請您代表《炎黃春秋》到講台領獎的,我們已經定了,領獎時的熒幕都已經做好了,可是今天中宣部某局某人(不報名字)剛剛來電話,電話裏面這麼問:『為什麼要選《炎黃春秋》?要選《炎黃春秋》為特別致敬獎?為什麼要給《炎黃春秋》特別重要的獎?我們不批准,不同意。』我們解釋道,『這不是我們一家評的,是全國許多媒體人共同評選出來的。』中宣部那人說﹕『那也不行。』我又說,電視熒幕裏面已經有《炎黃春秋》得獎的大鏡頭,這是無法刪的了。他卻說,『熒幕的這個鏡頭也必須刪掉。』」  這位《南方周末》領導接着說﹕「杜老,實在對不起!我們能請到您這麼德高望重的老人家來,是給我們大會增輝啊,現在,您看看這個事可怎麼辦呢?我們提了我們的意見,正等候中宣部答覆,可是中宣部到現在仍沒有任何答覆。我們很為難。請您萬萬諒解。」  杜導正回答:「《炎黃春秋》宣傳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宣傳鄧小平理論,宣傳三個代表思想,宣傳十七大精神,一直是堅定的、鮮明的、求實的、比較有力的、有目共睹的。所以受到各方面的支持,中央對我們一直也是寬容的,才辦成這麼一個國內外有點影響的刊物。但是大家看法也不盡一致,有些部門不一定這樣看。所以你們對《炎黃春秋》這個評價也是會有爭議的。我說你《南方周末》敢在年度特別獎裏面把它評為第一名,這就難能可貴了。我以為這是對黨對國家對人民負責的一種獨立思考精神,我以為這是大體正確的行為,我說這就很夠了,用老百姓的話說,『你們的膽子也夠大』。非常感謝你們了,至於說上台領獎不領獎,《炎黃春秋》要不要從你們的熒幕裏刪掉,這個根本沒有關係。咱們都實實在在做事情嘛,不要考慮這些東西,沒有關係的。」(以上談話據錄音整理)冒險放進熒幕  杜老的通情達理讓《南方周末》領導放下心來,也決定了不去「雞蛋碰石頭」,免得「全鍋端」——因為《南方周末》歷史上已經因為發表過一些敏感文章,有報社高層幾次被中宣部撤換過的紀錄。  大會開始,與會者三百多人。獎項分為四五個系類別:最優秀的民營企業、電影電視界的優秀單位,還有幾個優秀的出版單位,最後是媒體。全國媒體評選中,《炎黃春秋》仍是第一名。  慶幸的是,《炎黃春秋》這幾個字還是在大熒幕裏打出來了,籮筐那麼大的。知情者說,看來《南方周末》還是冒了風險的。不過,這六個優秀媒體領導人上台領獎時,名主持人曾子墨和梁文道就沒有念《炎黃春秋》的名字,當然杜導正也沒能上台領獎,更沒有照原來《南方周末》領導的安排,向與會者致意了。中宣部違憲  內地媒體和文化部門都有這樣的共識和記憶:自一九八九年夏以後,中宣部一些部門一些領導人如要批判懲罰哪個單位,一般都不發正式文件,只是打電話通知,在電話裏,你問他是誰,他從來不回答,給人一種鬼鬼祟祟的印象。(大概是害怕,不知道怕什麼。)一般情況是,電話中僅僅說是中宣部某某局。  至於《炎黃春秋》此次是不是該拿媒體特別獎?筆者打電話問杜導正,他表示,評不評沒有關係的,公道自在人心,也從來不爭這個東西的。問題在於這次是民間評選的,至少是半官方的媒體人評選的,難道就視民意如草芥?  筆者認為,中宣部是共產黨中央的一個機構,不是政府機關,即便要干預某事,也應該通過政府——新聞出版署來或圍或堵,中宣部赤膊上陣,早已違法違憲!況且《南方周末》是在中共廣東省委省政府領導下,應該按照規章,須通過廣東省委省政府,而不是由中宣部直接下令干預。中宣部這種做法跟汪洋的講話相去太遠,這不能不令人想起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北京宣傳工作領導中常常出現兩把聲音﹕中南海胡耀邦那裏一把聲音,中宣部鄧立群這裏另一把聲音。請中宣部公開批評  《南方周末》是發行量約一百萬份的報刊,國內外影響很大。大會上還讚揚了《紐約時報》、新加坡的《聯合早報》出色的中國報道,兩報的記者編輯部也有出席這次頒獎會,中宣部用一通電話粗暴干預這樣的一個民間大規模的評選活動,難道就不怕紙包不住火?難道就真的能把大陸媒體人的共同心聲一筆勾銷?  筆者以為,自十七大以來,胡錦濤領導下的中央在意識形態管理方面有明顯的進步,《炎黃春秋》最近幾期文章裏面連講胡耀邦和趙紫陽,提到趙紫陽改革開放裏面的功勞,更發放有關照片等,中央沒有說話。左翼那麼反對中央,最近更正式提出來把三個代表和鄧小平理論從憲法和黨章那裏刪掉。中央都沒有簡單地、粗暴地懲罰他們。這一段時期,國內政治輿論環境明顯地比較寬鬆。可是正在這麼一個大好環境下怎麼就能發生這件使人遺憾的事呢?實在令人驚詫莫名!  於是,業內人士認為,這件公開干預民間評選,不許《炎黃春秋》得獎的事,中南海肯定是不知道的;有人說,如果中央知道了這件事也會批評中宣部的;也有人說,這是中宣部個別人士的不良行為;甚至有人說,中宣部根本沒發生過這件事,是有人故意給中宣部抹黑。  那好,筆者建議中宣部不妨出面公開就此予以澄清。(作者是內地自由撰稿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