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重讀查良鏞與父親信札有感(羅海雷)

父親保留的信札中,我們整理了五百六十二通,涉及寫信的相關人士有二百零八人。平均每人少於三封信。而查良鏞就有七封(六封給父親,一封給母親)。除了一九五九年的那封談公事,其他都是寫於父親「北京十年」期間的信。其實我一直在想他們兩人是相交逾一甲子的老同事,但在九十年代以前沒有什麼公開的往來,兩家之間更沒有任何的交往,並不像我們平常理解的朋友;和父親與因為統戰關係相交而變成朋友的個案也不太一樣;究竟他們能

更多

錯綜複雜的「八九民運」(節錄) (羅海雷)

  羅海雷給羅海星撰寫的傳記《星沉南海》,本刊特別刊載有關「六四」分析的一段,深入探討八九民運「為什麼會有這麼悲慘收場」。他提出多個疑問,如:「中共黨內兩條路線鬥爭不知凡幾,也基本上是腥風血雨,但一般不牽連老百姓,這次為什麼破例?」「支持『保守派』採取強硬手段的『政治元老』,在其後三到五年都先後向『偉大領袖』報到,如果改革派不倒,時間其實是在學生這一邊,學生們急什麼?」──編者

更多

父親羅孚首次講述「間諜」故事 (羅海雷)

  著名老報人羅孚先生一九八二年遭北京當局秘密逮捕,經過十三個月關押,在不公開審判中判刑十年。當時新華社報道,羅孚充當美國間諜,但判刑後又馬上享受「高規格」假釋待遇。羅孚從來不談這件事的原委,即使家人也不知悉真相。羅孚兒子羅海雷決意撰述《我的父親羅孚——一個報人、「間諜」、作家的故事》,去年一月,羅孚終於「開口」披露「間諜」一事。本文為作者摘錄書中「間諜」故事和重要章節內容,並交代成書經過,本刊率先刊登,揭開歷史謎團。——編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