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情誼.故事  ——《文訊》三十周年的藝文盛宴 (蕭瓊瑞)

  在兩岸激烈對峙的時期,沒能分身兩岸的藝文人士,乃至學術界人士,都成為對方政權口中的「匪」或「幫」,於是朱光潛在台灣成了「朱匪光潛」、徐悲鴻成了「徐匪悲鴻」、林風眠成了「林匪風眠」;當然胡適、錢穆、蘇雪林,乃至海外的張大千,在中國大陸也都成了「蔣幫」的同路人。  不到半個世紀,隨着政治情勢的轉移,文化終於超越政治。中國大陸近年來積極展開對「赴台人士」的各種研究與了解;而台灣對那些「陷匪人士」的理解、探討、吸納,早已是天經地義的基本常識。  文化超越政治,《文訊》也是一個具體的案例。這個曾經是國民黨文化工作中的一個項目,在歷經台灣兩次政權轉換、社會經濟變遷的嚴峻考驗後,存活了下來,早已成為台灣文化界集體的記憶、共同的資產;其意義還不只在藝文資訊的交流,更重要的,是對當代文學史料的保存、研究與再出版。文化回歸生活、回歸真實的生命,政治只是一時的主張或堅持,文化終歸沉澱、積累出動人的篇章。  穿越時空的洗練,《文訊》仍在歷史長廊的考驗中持續尋找生存的力量,而這樣的力量,也將由文化界的自身引爆。「卅年」的淬礪、而立之年的期許,《文訊》在目前主持人——封德屏社長的規劃之下,將尋覓一個長治久安的基地成立社會共有、共享的資料中心,讓學者持續整理、研究、出版,發揚文化志業。  這樣的一個呼籲,透過一則則簡訊、一通通電話的發送,在短短三四個月間,激起了藝文界如巨浪濤天的回響,提供捐贈義賣的書畫、文物,竟多達六百餘件。而這些書畫、文物的背後,都是一個個藝文人士深情交往的感人故事;至於擁有者的無私捐捨,更是令人動容的高貴情操。原因無它,只在這個社會對《文訊》存在的珍惜,及對她可能消失的不捨。  台灣藝術拍賣市場的熱絡,也可算是台灣社會奇迹的一部分;但類似《文訊》三十周年這樣的書畫文物義賣,則是這個蘊育文明奇迹的島嶼,尚屬罕見的壯舉,值得全社會的支持與鼓舞。豐子愷畫作  一件文物、一段情誼,一個餽贈、許多故事;就如此次拍賣品中的十三幅豐子愷的漫畫(參見圖一),是作家畢璞的夫婿林翊重(林語堂的姪子)在廣州擔任《宇宙風》編輯時,由豐子愷自上海寄來的作品,分期刊登在這個由林語堂創辦的雜誌中。隨着兩岸的分治,這些圖稿也被帶到了台灣,珍藏在畢璞家中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但是為了響應《文訊》的呼籲,也是基於對文學的熱愛,畢璞大方地將收藏捐贈了出來。期待有心人士的持續擁有、珍藏。三毛彩墨牡丹  另如張拓蕪之慨捐三毛的畫作。張拓蕪、三毛、劉俠是藝文界周知的「鐵三角」摯友。劉俠的病痛、三毛的情傷、張拓蕪的殘障,和三人共有的熱誠率真性情,讓他們彼此相知、相憐,更惺惺相惜,情逾手足。後來,半世流離的張拓蕪,幾經波折,終於買下了一戶屬於自己的「窩居」。劉俠的媽媽首先就非常務實地送了他一張新牀,三毛則表示要送他一組家具。張拓蕪卻跟她說:「家具我自己就有,不要你送!你真心想送我什麼,就送我一幅你的畫吧!」三毛當時人在國外,就寫信請她的父母找出她的畫稿,挑選一幅送給張拓蕪。陳家父母於是選了一幅《彩墨牡丹》(圖二);由於畫稿上沒有題款,陳伯伯還特別請了一位名家代題上下款,由陳媽媽親自送到張家。張拓蕪非常高興,從此,這幅畫就在張家客廳牆上一掛三十多年。曾有人在他經濟窘迫之際,開出高價想要收買,張拓蕪斷然拒絕,他說:「就算給我幾百萬,我也不可能賣!」如今,為了《文訊》的持續生存,張拓蕪卻毅然捐出。毓鋆白描觀音像  此外,作家愚溪也特別捐出他個人收藏多年的愛新羅覺.毓鋆早年手繪的《白描觀音》(圖三)。愚溪與毓老結識於一九七○年代,當年愚溪才二十出頭,居住在花蓮和南寺,他的朋友如孫鐵剛、吳克、辛意雲等都是毓老的學生;愚溪到溫州街拜訪過毓老後,兩人便經常一起品茗論道。毓老乃一代國學大師,飽讀詩書、滿腹經綸外,書畫造詣也高,毓老曾云其繪畫功夫乃學自頤和園畫工。毓老在母親仙逝後,為紀念雙親,發願繪作千幅觀音大士像,分送有緣善信。其觀音像仿自唐代畫聖吳道子,而自成一格;衣衫頭巾以濃墨折筆勾勒,臉、手、足則以淡墨細筆繪之。觀音大士頭髻前繪有阿彌陀佛像;上方拓有乾隆御筆的《波羅密多心經》全文,下方則加上毓老題跋,是頗為精緻的珍品。  總之,此次提供義賣的書畫作品,都是藝文界人士間彼此饋贈、交誼的珍品,特具意義。除前述諸家外,資深書畫家還有:于右任、朱玖瑩、陳立夫、林語堂、張佛千、王方宇、高陽、趙友培、史紫忱、汪中、莊嚴、秦孝儀、溥心畬、董作賓、臺靜農、馬壽華、張隆延、王靜芝、于還素、梁寒操、周夢蝶、陳奇祿、思果等;當代名家則有:郎靜山、陳庭詩、楚戈、劉國松、王家誠、陳其茂、李奇茂、賴傳鑑、黃光男、李錫奇、朱為白、梁秀中、席慕蓉、奚淞、朱銘、謝里法、莊靈、王俠軍等。而許多作家為表達對《文訊》的支持,在已經提供作品之外,或沒有作品捐贈的情形下,也以自己的著作、手稿、題箋,提供義賣,如:白先勇、余光中、王文興、張默、羅門等人均是,情誼動人。  台灣的生命力、台灣的軟實力,顯然就在《文訊》三十周年——作家珍藏書畫募款展覽暨拍賣會此一藝文盛宴中再次獲得驗證與開展;而這一切的行動,包括表達支持、贊助的購藏者大名,都將在未來捐贈圖錄的編輯中,成為一頁美麗的台灣藝文歷史,傳諸後世。  (作者是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