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夷的政治膽識 (蕭蔚彬)

  二○○二年金秋,中共十六大開幕前夕,我曾去醫院看望即將出席這次盛會的廣東省選出的黨代表任仲夷。  當時八十八歲高齡的任老敏銳不減,談鋒猶健。他從黨的十六大的召開,說到老同志要解放思想,與時俱進;要勤學習,多讀書。他認為人的真知既來自直接的實踐,也來自間接的實踐,所以要通過書本去獲取來自間接實踐的知識。但是,我們不能死讀書;不能只讀一種書;不能只讀一種觀點的書。那樣做會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任老風趣地說:「不讀書,會蠢;只讀一家之書,也會蠢。」  從廣東省委書記崗位上退下來之後的任老,正是通過涉獵廣泛的閱讀,理性深邃的思考,始終保持著超乎常人的機敏和睿智。解放思想與民主政治  二○○三年一月,任老欣然接受我們的聘請,擔任《同舟共進》的顧問,幾年來發表的言論和文章,其主題概括起來,就是解放思想,與時俱進;就是改革體制弊端,發展民主政治。  《任仲夷縱論發展社會主義民主》(二○○○年第八期),介紹了任老關於民主集中制的思考,如對民主與集中、少數與多數、民主與法制、照搬與借鑑辯證關係的分析,無不別具新意,啟人深思。  中國共產黨建黨八十周年之際,任老應約寫的紀念文章直截了當以《推進政治改革,加強民主建設》為題(二○○一年第六期)。文章再次強調「經濟改革呼喚政治體制改革」,提出「加強民主建設首先是發揚黨內民主」,並對當前政治改革的步驟提出了四條建議。  這篇文稿付印前,我專程到任老家中最後核校。交談中,任老忽然提出,文章在政協刊物發表,政治體制改革同政協很有關係,是否應加上一小段?所以,文章刊出時,加上了這麼一段文字:  在現有國家架構中,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的作用,加大民主監督的力度,可以作為改革的一個切入點。毛澤東同志早就提出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要「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人民政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重要機構,有著深厚的政治基礎和廣泛的社會影響。如何改進政協民主監督形式,強化民主監督職能,是政治體制改革中值得認真探索的問題。  二○○一年年末,任老「抱著學習的目的」到順德考察當地貫徹落實「三個代表」要求的情況,回來以後,寫出《與時俱進必須解放思想》一文(二○○一年第十一期)。文章明確表示,貫徹「三個代表」的要求,一定要解放思想,與時俱進,排除「左」和右的干擾。任老不說套話空話,而是一語破的,深中肯綮:  解放思想、與時俱進兩者是不可分的。不解放思想就不能與時俱進,要與時俱進就必須解放思想。解放思想、與時俱進的關鍵是實事求是。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  二○○二年,《同舟共進》分別在年初和年末刊出任老的兩次重要談話:《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二○○二年第一期)和《再談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二○○二年第十一期)。論題本身就語出驚人,流露出「仲夷式」的機智和幽默,展現出提問者獨特的人格魅力。  在這兩次談話中,任老以一種近乎天真無邪的孩童心態,探尋一個有趣卻又嚴肅的哲學命題:既然人的正確思想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腦子裏原來就有的;那麼,人的錯誤思想又是從哪裏來的呢?任老認為,「這個問題也要搞清楚。」  任老經過獨立思考得出的答案是:  從認識的來源來說,錯誤思想終歸是從實踐中來的,不是從直接實踐中來,就是從間接實踐中來。社會實踐是認識的源泉。人的認識,都是客觀外界各種現象在人的頭腦中的反映,凡是如實的反映了客觀外界現象的,就是正確的,反之,就是錯誤的。不論對的還是錯的認識,都離不開人的實踐活動。  對於實踐的局限性和錯誤實踐的後果,任老也作了具體的分析:  實踐之所以會產生錯誤思想,是由於人們在每個具體的實踐過程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局限性。……這種有局限性的實踐就不可避免地帶來有局限性的認識,即不正確或不完全正確的思想。這個問題,與人的認識過程有關。作為人類的認識能力是無限的,但某個時代某個具體的人的認識,則是有限的,這是認識的辯證法。人的實踐能力是無限的,但某個具體的實踐又是有限的,這是實踐的辯證法。  如果說,上述思辯性的文字讀起來多少有點費力的話,那麼,當任老把理論與實踐聯繫一起時,人們馬上看到了真理的簡潔明快:  有些思想要許多年才分辨得清楚。只憑一種權威下結論,就有可能搞錯,變成壓制正確思想了。壓制正確思想,就大錯特錯了。……明明白白去壓制正確意見的事時有發生,而武斷地把正確當作錯誤去壓去批就更為多見。我們不要小看這種事情,它阻礙了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的惡果是非常嚴重的,批《新人口論》,批商品、市場都阻礙了我國的歷史進程多少年。因此,「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發展思想、繁榮學術文化的正確方針,捨此無他途。  任老用「大躍進」、「放衛星」以及文革中的紅衛兵、破四舊、大批鬥為例子,說明錯誤思想一旦支配了群眾,可以造成何等慘痛的後果。擲地有聲的金玉之言  翻開二○○二年第五期《同舟共進》,封二是任老和漫畫大師冰兄老人在說「悄悄話」的一幀彩色照片。編輯設計的對白也很有意思——冰兄對頷首微笑的任老耳語:「我今天跟您說的話,一百年之後才好公開。」  幾個月後,編輯部收到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信,裏面是《同舟共進》第五期封二複印件和一位旅美作家寫的超短文《讀畫有感》(二○○二年第十期):  一位是著名漫畫家廖冰兄,一位是前遼寧、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前者絮絮細語,後者微笑聆聽,氣氛和諧,神情兼備。尤有編者設計的「對白」,深刻幽默,可圈可點。  既然可以在公開場合「耳語」,那麼,暢所欲言的局面,還會遠嗎?  在兩年之後的二○○四年盛暑,我不知道任老是否也懷著這種期待春天的善良願望,接受一位晚輩的採訪。但任老這次確實是「暢所欲言」了一番。儘管他在談話中曾感慨「再過兩三個月我就九十一歲了」,但是,洋洋灑灑一萬五千字的訪談,記錄下來的不僅僅是一位革命家飽經風雨的人生歷練,不僅僅是一位開拓者開放改革的膽識魄力,不僅僅是一位領導人著眼未來的政治思考,更多的是一位不老的戰士堅守理想信念的澎湃激情!  當任老決定把這篇反覆斟酌、再三修改過的訪談發表時,囑咐採訪者關山:「就這樣發吧,不再改了!如果有人要在雞蛋裏挑骨頭,讓他挑去吧!雞蛋本來就是有骨頭的嘛,要不怎麼變小雞?」還提請編者「筆下留情」,盡可能保留原貌。  儘管態度如此決絕,我理解老人的心。這篇題為《任仲夷談鄧小平與廣東改革開放》的長篇訪談,編輯部討論後決定一字不易地在二○○四年第八期《同舟共進》全文刊出。  作為黨的高級幹部,任老有著豐富的政治經驗和深厚的理論積累。在這篇訪談中,他對中國革命的歷史作了縱向回顧,也對人類文明的發展作了橫向比較,在對中國現實政治透徹了解和深刻分析的基礎上,他以嚴密謹慎的文字表述和無懈可擊的邏輯推論,就中國民主政治建設的前途發表了自己最後的意見和建議。廣大讀者和眾多媒體特別注意到,文章涉及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中確確實實擺在面前而理論家和政治家們卻往往有意無意繞開的若干問題。  其一是要學習借鑑國外先進的政治文明:  現在腐敗得不到有效的遏制,根本原因是權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約。立法、行政、司法這三種權力,資本主義國家存在,社會主義國家也存在,「三權分立」指的是這三種權力相互制約、相互平衡,它的本質就是制約權力的手段。西方國家幾百年的實踐已證明,「三權分立」對制約權力遏制腐敗非常有效。就像市場經濟能有效配置資源一樣,這是人類創造的管理國家、管理社會的有效工具,是人類創造的政治文明,不應是資本主義的專利。  其二是關於意識形態領域的改革:  中國最大的資源是人力資源,但只有解放思想,啟蒙而不是愚民,才能讓億萬人民的聰明才智競相迸發,人口包袱才能變為國力優勢。可是我們在意識形態方面並沒有與時俱進,基本上還是計劃經濟時期那一套。八十年代,報紙傳媒還是活躍開放的,政治改革不像今天那樣敏感,是可以公開討論的,經常能看到和聽到不同的聲音。而現在,只要有一點出格的言論,就禁書、封報、攔網。這是解放思想還是禁錮思想?是啟蒙還是愚民?  其三是關於小平同志的不足:  總的來講,鄧小平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是中國人民英明、傑出的領袖,人們把他稱做中國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我看他是當之無愧的。  當然,人無完人,不犯錯誤的人是沒有的。他自己就說能對半開就不錯了。顯然這是他謙虛的表現,但不能說他沒有過。歷史會給他客觀的評價。  我個人認為,小平同志主要的不足就是沒有利用他的崇高威望適時地進行他所主張的政治改革。  何等精闢的見解!正視這些問題,需要何等的理論勇氣和政治胸懷!這是一位真正具有政治眼光的老革命家積一生經驗留下的金石之言。幾時人人都能說話?  七月三十日,第八期《同舟共進》出版,比以往早了五天。  讀者反應熱烈,雖然事先已增加印數,卻依然是洛陽紙貴,一冊難求。  當然,也有來自遠方的若干非議,風傳千里。雖說風無形影無蹤,卻很讓一些關心刊物的讀者徒生隱憂。任老很坦然,編輯部也很坦然:白紙黑字,鐵證如山,留著讓歷史去評說,讓人民去選擇吧!  整個八月,《同舟共進》就在廣大讀者的熱評和無形無蹤者的暗咒中繼續自己的運作。  但是,第九期的編輯出版工作,卻因屢屢遭到領導的臨時「審查」而處於半癱瘓狀態。該期付印前,編輯部奉命臨時撤下四篇文章(一長三短),其中包括省文聯和廣州軍區讀者高度評價任仲夷訪談錄的兩封來信摘要。我以主編身份,專門詢問了文章被撤的理由,未得到合理解釋。  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在九月二日就已經被秘密免去主編職務。所有人包括編輯部同仁和我本人卻是在若干天之後才知道這一事實的。  事態的發展引起顧問們的嚴重關切,其中任老襟懷坦蕩地表示:「要問就來問我嘛,為什麼不來找我談呀?」  十天後,任老、南公和其他幾位曾擔任黨內領導職務的顧問聯名辭去《同舟共進》顧問職務。  幾個月後,在一次小型座談會上,我又見到了任老。晚飯時候,任老特意招呼我在他和王玄大姐身邊就座。不當「顧問」了,任老一句也沒提雜誌的事,只是同我談家常,關切地詢問我現在的工作安排和生活情況。見我只顧答話,任老風趣地拿筷子比劃起來:「快吃,人的嘴呀,要說話,也要吃飯,這才能和諧!」  我頓時想起他在許多場合講到的這個意思:「和」就是有口要吃,「禾」者糧食,「口」者嘴嘛!「諧」者皆言,就是都要發言,都能說話。人人都有飯吃,人人都能說話,天下就和諧了。

更多

任仲夷的政治膽識 (蕭蔚彬)

  二○○二年金秋,中共十六大開幕前夕,我曾去醫院看望即將出席這次盛會的廣東省選出的黨代表任仲夷。  當時八十八歲高齡的任老敏銳不減,談鋒猶健。他從黨的十六大的召開,說到老同志要解放思想,與時俱進;要勤學習,多讀書。他認為人的真知既來自直接的實踐,也來自間接的實踐,所以要通過書本去獲取來自間接實踐的知識。但是,我們不能死讀書;不能只讀一種書;不能只讀一種觀點的書。那樣做會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任老風趣地說:「不讀書,會蠢;只讀一家之書,也會蠢。」  從廣東省委書記崗位上退下來之後的任老,正是通過涉獵廣泛的閱讀,理性深邃的思考,始終保持著超乎常人的機敏和睿智。解放思想與民主政治  二○○三年一月,任老欣然接受我們的聘請,擔任《同舟共進》的顧問,幾年來發表的言論和文章,其主題概括起來,就是解放思想,與時俱進;就是改革體制弊端,發展民主政治。  《任仲夷縱論發展社會主義民主》(二○○○年第八期),介紹了任老關於民主集中制的思考,如對民主與集中、少數與多數、民主與法制、照搬與借鑑辯證關係的分析,無不別具新意,啟人深思。  中國共產黨建黨八十周年之際,任老應約寫的紀念文章直截了當以《推進政治改革,加強民主建設》為題(二○○一年第六期)。文章再次強調「經濟改革呼喚政治體制改革」,提出「加強民主建設首先是發揚黨內民主」,並對當前政治改革的步驟提出了四條建議。  這篇文稿付印前,我專程到任老家中最後核校。交談中,任老忽然提出,文章在政協刊物發表,政治體制改革同政協很有關係,是否應加上一小段?所以,文章刊出時,加上了這麼一段文字:  在現有國家架構中,充分發揮人民政協的作用,加大民主監督的力度,可以作為改革的一個切入點。毛澤東同志早就提出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要「長期共存,互相監督」,人民政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重要機構,有著深厚的政治基礎和廣泛的社會影響。如何改進政協民主監督形式,強化民主監督職能,是政治體制改革中值得認真探索的問題。  二○○一年年末,任老「抱著學習的目的」到順德考察當地貫徹落實「三個代表」要求的情況,回來以後,寫出《與時俱進必須解放思想》一文(二○○一年第十一期)。文章明確表示,貫徹「三個代表」的要求,一定要解放思想,與時俱進,排除「左」和右的干擾。任老不說套話空話,而是一語破的,深中肯綮:  解放思想、與時俱進兩者是不可分的。不解放思想就不能與時俱進,要與時俱進就必須解放思想。解放思想、與時俱進的關鍵是實事求是。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  二○○二年,《同舟共進》分別在年初和年末刊出任老的兩次重要談話:《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二○○二年第一期)和《再談人的錯誤思想是從哪裏來的》(二○○二年第十一期)。論題本身就語出驚人,流露出「仲夷式」的機智和幽默,展現出提問者獨特的人格魅力。  在這兩次談話中,任老以一種近乎天真無邪的孩童心態,探尋一個有趣卻又嚴肅的哲學命題:既然人的正確思想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腦子裏原來就有的;那麼,人的錯誤思想又是從哪裏來的呢?任老認為,「這個問題也要搞清楚。」  任老經過獨立思考得出的答案是:  從認識的來源來說,錯誤思想終歸是從實踐中來的,不是從直接實踐中來,就是從間接實踐中來。社會實踐是認識的源泉。人的認識,都是客觀外界各種現象在人的頭腦中的反映,凡是如實的反映了客觀外界現象的,就是正確的,反之,就是錯誤的。不論對的還是錯的認識,都離不開人的實踐活動。  對於實踐的局限性和錯誤實踐的後果,任老也作了具體的分析:  實踐之所以會產生錯誤思想,是由於人們在每個具體的實踐過程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局限性。……這種有局限性的實踐就不可避免地帶來有局限性的認識,即不正確或不完全正確的思想。這個問題,與人的認識過程有關。作為人類的認識能力是無限的,但某個時代某個具體的人的認識,則是有限的,這是認識的辯證法。人的實踐能力是無限的,但某個具體的實踐又是有限的,這是實踐的辯證法。  如果說,上述思辯性的文字讀起來多少有點費力的話,那麼,當任老把理論與實踐聯繫一起時,人們馬上看到了真理的簡潔明快:  有些思想要許多年才分辨得清楚。只憑一種權威下結論,就有可能搞錯,變成壓制正確思想了。壓制正確思想,就大錯特錯了。……明明白白去壓制正確意見的事時有發生,而武斷地把正確當作錯誤去壓去批就更為多見。我們不要小看這種事情,它阻礙了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的惡果是非常嚴重的,批《新人口論》,批商品、市場都阻礙了我國的歷史進程多少年。因此,「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發展思想、繁榮學術文化的正確方針,捨此無他途。  任老用「大躍進」、「放衛星」以及文革中的紅衛兵、破四舊、大批鬥為例子,說明錯誤思想一旦支配了群眾,可以造成何等慘痛的後果。擲地有聲的金玉之言  翻開二○○二年第五期《同舟共進》,封二是任老和漫畫大師冰兄老人在說「悄悄話」的一幀彩色照片。編輯設計的對白也很有意思——冰兄對頷首微笑的任老耳語:「我今天跟您說的話,一百年之後才好公開。」  幾個月後,編輯部收到一封來自大洋彼岸的信,裏面是《同舟共進》第五期封二複印件和一位旅美作家寫的超短文《讀畫有感》(二○○二年第十期):  一位是著名漫畫家廖冰兄,一位是前遼寧、廣東省委書記任仲夷。前者絮絮細語,後者微笑聆聽,氣氛和諧,神情兼備。尤有編者設計的「對白」,深刻幽默,可圈可點。  既然可以在公開場合「耳語」,那麼,暢所欲言的局面,還會遠嗎?  在兩年之後的二○○四年盛暑,我不知道任老是否也懷著這種期待春天的善良願望,接受一位晚輩的採訪。但任老這次確實是「暢所欲言」了一番。儘管他在談話中曾感慨「再過兩三個月我就九十一歲了」,但是,洋洋灑灑一萬五千字的訪談,記錄下來的不僅僅是一位革命家飽經風雨的人生歷練,不僅僅是一位開拓者開放改革的膽識魄力,不僅僅是一位領導人著眼未來的政治思考,更多的是一位不老的戰士堅守理想信念的澎湃激情!  當任老決定把這篇反覆斟酌、再三修改過的訪談發表時,囑咐採訪者關山:「就這樣發吧,不再改了!如果有人要在雞蛋裏挑骨頭,讓他挑去吧!雞蛋本來就是有骨頭的嘛,要不怎麼變小雞?」還提請編者「筆下留情」,盡可能保留原貌。  儘管態度如此決絕,我理解老人的心。這篇題為《任仲夷談鄧小平與廣東改革開放》的長篇訪談,編輯部討論後決定一字不易地在二○○四年第八期《同舟共進》全文刊出。  作為黨的高級幹部,任老有著豐富的政治經驗和深厚的理論積累。在這篇訪談中,他對中國革命的歷史作了縱向回顧,也對人類文明的發展作了橫向比較,在對中國現實政治透徹了解和深刻分析的基礎上,他以嚴密謹慎的文字表述和無懈可擊的邏輯推論,就中國民主政治建設的前途發表了自己最後的意見和建議。廣大讀者和眾多媒體特別注意到,文章涉及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建設中確確實實擺在面前而理論家和政治家們卻往往有意無意繞開的若干問題。  其一是要學習借鑑國外先進的政治文明:  現在腐敗得不到有效的遏制,根本原因是權力得不到有效的制約。立法、行政、司法這三種權力,資本主義國家存在,社會主義國家也存在,「三權分立」指的是這三種權力相互制約、相互平衡,它的本質就是制約權力的手段。西方國家幾百年的實踐已證明,「三權分立」對制約權力遏制腐敗非常有效。就像市場經濟能有效配置資源一樣,這是人類創造的管理國家、管理社會的有效工具,是人類創造的政治文明,不應是資本主義的專利。  其二是關於意識形態領域的改革:  中國最大的資源是人力資源,但只有解放思想,啟蒙而不是愚民,才能讓億萬人民的聰明才智競相迸發,人口包袱才能變為國力優勢。可是我們在意識形態方面並沒有與時俱進,基本上還是計劃經濟時期那一套。八十年代,報紙傳媒還是活躍開放的,政治改革不像今天那樣敏感,是可以公開討論的,經常能看到和聽到不同的聲音。而現在,只要有一點出格的言論,就禁書、封報、攔網。這是解放思想還是禁錮思想?是啟蒙還是愚民?  其三是關於小平同志的不足:  總的來講,鄧小平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是中國人民英明、傑出的領袖,人們把他稱做中國社會主義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我看他是當之無愧的。  當然,人無完人,不犯錯誤的人是沒有的。他自己就說能對半開就不錯了。顯然這是他謙虛的表現,但不能說他沒有過。歷史會給他客觀的評價。  我個人認為,小平同志主要的不足就是沒有利用他的崇高威望適時地進行他所主張的政治改革。  何等精闢的見解!正視這些問題,需要何等的理論勇氣和政治胸懷!這是一位真正具有政治眼光的老革命家積一生經驗留下的金石之言。幾時人人都能說話?  七月三十日,第八期《同舟共進》出版,比以往早了五天。  讀者反應熱烈,雖然事先已增加印數,卻依然是洛陽紙貴,一冊難求。  當然,也有來自遠方的若干非議,風傳千里。雖說風無形影無蹤,卻很讓一些關心刊物的讀者徒生隱憂。任老很坦然,編輯部也很坦然:白紙黑字,鐵證如山,留著讓歷史去評說,讓人民去選擇吧!  整個八月,《同舟共進》就在廣大讀者的熱評和無形無蹤者的暗咒中繼續自己的運作。  但是,第九期的編輯出版工作,卻因屢屢遭到領導的臨時「審查」而處於半癱瘓狀態。該期付印前,編輯部奉命臨時撤下四篇文章(一長三短),其中包括省文聯和廣州軍區讀者高度評價任仲夷訪談錄的兩封來信摘要。我以主編身份,專門詢問了文章被撤的理由,未得到合理解釋。  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在九月二日就已經被秘密免去主編職務。所有人包括編輯部同仁和我本人卻是在若干天之後才知道這一事實的。  事態的發展引起顧問們的嚴重關切,其中任老襟懷坦蕩地表示:「要問就來問我嘛,為什麼不來找我談呀?」  十天後,任老、南公和其他幾位曾擔任黨內領導職務的顧問聯名辭去《同舟共進》顧問職務。  幾個月後,在一次小型座談會上,我又見到了任老。晚飯時候,任老特意招呼我在他和王玄大姐身邊就座。不當「顧問」了,任老一句也沒提雜誌的事,只是同我談家常,關切地詢問我現在的工作安排和生活情況。見我只顧答話,任老風趣地拿筷子比劃起來:「快吃,人的嘴呀,要說話,也要吃飯,這才能和諧!」  我頓時想起他在許多場合講到的這個意思:「和」就是有口要吃,「禾」者糧食,「口」者嘴嘛!「諧」者皆言,就是都要發言,都能說話。人人都有飯吃,人人都能說話,天下就和諧了。

更多